,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1578章 眉眼如初 岁月如故(完结篇)

  第1578章 眉眼如初 岁月如故(完结篇)

  自季玉深受伤后,虽说只是破了点皮,但是她非说他受着伤,舍不得让他再出去卖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便是一大清早的总会跟去,由苏幼仪自己来卖。

  等卖完了再是孤身一人回来,还每日出门前都要在腰间别上一把柴刀,只说以后谁敢再来犯,她非将那人弄得没命去了。就这等模样,谁相信当年是坐在御园里头的太后娘娘?

  但是她能护着自己,他也算是放心了。

  这日回去的路上,不晓得怎么回事,季玉深总觉得有些奇怪,过于不寻常的了,比如时常路过的那家裁缝铺。他们家的小孙子在自己的学堂念书,双方总是认识的,平日也打打招呼。

  可是今日,竟不但是打招呼,那当家的招着手笑呵呵的就是请他进门去,原以为是孩子有什么事儿,不曾想他原是拿出了一身绛红色的衣衫给他。

  这莫不是客人剩下的?也不是,那衣衫明明是量身定做的,不但颜色喜庆,展开一瞧是一身黑边金绣锦袍。上面绣着雅致竹叶的镂空花纹,镶边腰系金丝滚边玉带的男子,能衬的他贵气天成。

  这分明是成亲用的喜服,穿上去也十分的合身,他不由是皱眉,对着当家的说道:“真对不住,我已是有妇之人,不能穿这一身的喜服。”

  “不不不,先生别误会,这不是喜服!绝不是喜服!”

  可偏偏不管怎么推搡,人家硬是要给他,那行吧只能勉强收下,路上还得想着如何与苏幼仪解释一番,这着实不成体统。

  等是路过摆着菜摊子的孙婆时,他还不觉是眼神一直,往常的孙婆不过是卖些蔬菜,今日怎么还摆上鱼了?刚巧他有些日子没吃鱼,想来买回去,幼仪也会开心。

  于是他蹲下了身子,看着那鱼道:“孙婆,您今日怎么卖鱼啦?这鱼多少钱呀,叫我买了去!”

  孙婆今日异常的高兴,也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是看见了季玉深,便直是摆着手摇头说道:“不要钱不要钱!你放心呐,是新鲜的咧!还有这菜,也一并给你装了!”

  于是在他诧异的眼神中不觉又是塞了一口袋给他,让他的头昏脑胀开,老人家的东西不能收,偏偏孙婆今日倔强得很,无奈之下他只得丢了些银子。

  幼仪上了镇里最是喜欢去的那家小客栈,今日老板在门边瞧见他,非给了一些酱牛肉;街角那腿脚不麻利的流浪汉,平日里接他救济非是塞了两壶酒给他,刚巧他又买了馒头来,只当用馒头换了。

  更离谱的是,转过街尾时,他不小心撞上了一个身穿月牙衣袍的年轻男子,不论是他撞上来,还是自己撞了上去,他不理论,只是拱手道了个谦。

  谁知道他笑眯眯的上下看着他,不知道是要看出什么东西来,好一会儿才是双手将他扶起笑说道:“原是我撞了先生,不曾想您这般客气。这样——”

  边说着他便从兜里掏出了两样东西,塞进了他的手中道:“在下是玉宝斋的少东家,店就在这镇上。这不是刚巧做了两样饰品,就当赔罪给您了。”

  一看,那是个红玉簪子与一个红玉做得压襟,接下来的套路,那是跟他之前一样一样的,全然就是有人塞东西给他。他摸不清头脑,一路走来,脑壳子都开始犯起傻来了。

  红玉也算是不便宜的,有人白送给他,他是不信的,可偏偏人家就是一挥扇子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这等行为在他看来就是奇奇怪怪,他寻思着怕不是随便拿东西来,嘴上骗他的。

  但是白送东西,也是稀奇。

  这样一折腾,等是回到家中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他远远一喊:“幼仪,瞧我今日有些奇怪。”但是进门却没人应得,侧面一瞧却发现了卧房之中的灯火明亮。

  因着想了一路他想不出个东西,便是在这时失了笑,只觉得苏幼仪又是调皮,不知道是要耍他什么?于是小心翼翼的上前,推开了房门。

  然而面前的一切,出乎了他的意料!

  屋中灯火通明,供台上点着红蜡烛,同时摆着红枣、花生、桂圆、莲子,每一盘上头都贴着一个喜字,在它们的头顶墙上更是贴着一个大喜。

  暖帐纱顶同被褥枕头也都换成了绛红色,灯火溢满了卧房,瞧着那是满满的喜庆与温暖。更叫他的眼神挪不开的,是床上端正坐着的女人。

  正是巧笑嫣然的看着他,细细的化了红妆,凤冠霞帔点地,即便只是普普通通的款式也映衬着那女子的美艳。唯一就是没有头戴红方巾,却将她倾国倾城的容颜展现在自己面前。

  季玉深的脚步停滞,竟不知道是要进去,还是不进去,只傻愣愣的看着那个姑娘,只见她笑靥如花,娇声喊道:“夫君,你回来啦,不知道你是要先洞房还是先拜堂呐?”

  他的喜上了眉梢,俊逸的脸庞,不再是锋利的棱角,他不知道自己是要说什么,便是喃喃喊道:“幼仪,你这是——”

  “你待我甚好,回头来想我却无甚好还你的,只记得还欠你一身的凤冠霞帔。”她颔首低眉,竟有说不出的娇媚。

  犹记年少时,她不仅做得一手熟练的青袍,还有偷偷藏了一袭嫁衣,只想等季玉深功成名就时,不论说什么,也要穿上自己亲手做的衣衫。

  可是到底,除了自己,那件红袍再不曾示人,直至今日拿出,才瞧它多方老旧,已赶不上这个时候的款式。但好在,红袍不似当年红艳,他却回到身边,近在眼前。

  他的好,便是叫她记在了心间,一直以来都是他为她,自己却不能做些什么,只能亲自操办一场大婚,将自己正经的嫁给他。

  只瞧他一步一步走来,清冷的眼中竟染上了收不住的欢喜。

  面前的姑娘,像十载以前,在落雨的京城街道上,只为与他送一把伞、送一件衣袍,欢喜笑开,便是不知道多少俏丽活泼的小姑娘。

  面前的姑娘,像那年回京,她已是高高在上的太后,御园相见不知道费了他多少心思、又压制了多少思念,总归是瞧她久别重逢的喜悦与恍若隔世的愁颜。

  面前的姑娘,像那日离京,他转身寻个哭泣的孩童,回首之时,她依旧在原地等待。脚下踏上层层桃花,头顶还落有纷纷花瓣,笑看他时,满眼的娴静与期盼。

  面前的姑娘,是嫁与他时,坐于大红帐下,满身凤冠霞帔艳若桃李,是他风姿卓越、终究等到怀里的女子。

  二人的眼含璀璨,只容得进这一人。

  相视之时,一个面若桃花、一个眼柔如水,便是这世间静好。即便是几十载都能眉眼如初、岁月如故。

  (全书完)

  

章节目录

盛世娇宠:这个娘娘有点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d言情只为原作者凉夜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夜白并收藏盛世娇宠:这个娘娘有点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