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啧啧,晏迎曦,你怎么回来了?”

  “祝弘表哥。”

  “还挺有礼貌,不愧是一品太傅教出来的。”祝弘嘴角微弯,学着大人的模样拍拍晏迎曦的肩膀。

  晏迎曦小脸严肃,薄唇轻勾,“表哥也应该好好读书,将来入仕,可以帮我分担许多事情。”

  “切~”祝弘微微瞥嘴,“你还真打算去做那个破皇位啊?”

  晏迎曦点头,十岁出头的小少年,还带着婴儿肥的小脸上透出丝丝大义凛然,“当今太子做事太过优柔寡断,很多事情所考虑的都不是百姓,更多的是他自己手中的权力。”

  “你就只关心这些无趣的东西?”祝弘瞥瞥嘴,“我才不会去帮你,我将来可是要行走江湖,仗剑天涯,这种事情你还是去找魏子成吧。”

  “子成才刚七岁,现在几乎离不开二姨,他太不成熟了。”

  晏迎曦一句话,暴露了他自己也是个小屁孩的事实。

  他从出生到三岁,享受了无尽的疼爱。

  只是,过完三周岁生辰,他更多的时间是在京城。

  并且,府中十几个夫子轮流教授他各种才艺。

  随着年龄渐渐长大,他也越发的看不惯现在的太子所作所为。

  加上自己父王说过,想要那个位置便自己想办法争过来。

  他马上十一岁,应该可以做皇帝了吧?

  “迎曦,小心你这话被二姨听到,她脾气可不太好,更容不得别人说子成半句不好。”

  “你这句话也别被二姨听到,不然你也会很惨。”

  晏迎曦勾唇笑笑,抬脚朝晏梓临两人住的院子走,“表哥自己练武吧,我要去找父王母妃。”

  “嘿嘿。”祝弘勾住晏迎曦的肩膀,笑的神秘,“你肯定找不到。”

  “为何?”晏迎曦问着话,继续往前走。

  “因为,小姨父知道你要来庄子,前两日带着小姨私奔了。”

  “私奔?”

  “就是他俩收拾了东西不知道去哪逍遥了。”

  闻言,晏迎曦脚下步子一顿,抿唇。

  还真是他父王的性格。

  每次见面都怕他把母妃抢走似的。

  哎~

  “表弟,要不,你陪我练练武,看看咱俩谁比较厉害。”

  “表哥去找白黎舅舅吧,我给外祖母请过安便回京。”

  “切~没意思。”

  ***

  京城

  晏迎曦听着身边下人禀报着太子准备选秀的事情,小脸皱巴成一团。

  “每隔一年就选秀?就算是皇帝也不会这般勤,简直劳民伤财!”

  “世子爷有什么打算吗?”邢寒恭敬的看着眼前的小主子,问道。

  晏迎曦幽黑的眼睛落在邢寒身上,“本世子的父王将你派来,难道什么都没说?”

  “回世子爷,王爷什么都没说,只让属下暂时辅佐在世子身边。”

  当然,王爷带王妃出去游玩,肯定不会带他去,他自然就被安排在世子爷身边了。

  晏迎曦小脸没什么表情,心里对自己的父王很是无语。

  他还是个小孩子啊,父王真的就这么放心?

  邢寒看了看世子爷那小大人的模样,从袖口中拿出一封信,“这是王妃交给属下的,说......”

  邢寒话还没落,信封已经被晏迎曦拿到手中。

  不过,信上内容有点乱啊。

  上面几个娟秀的字体被划掉,但还是能看出写的什么。

  ‘儿子,不要听你爹的,你还小......’

  内容只到这里,不用说,是他母妃写的,然后被父王打断。

  下面......

  ‘给你一个月时间,坐不上那个位置本王就不带你母妃回京了。’

  晏迎曦看完信,沉默。

  娘是亲娘。

  爹......有点凶悍啊。

  “让人将太子所作所为夸大传到百姓之中,本世子要名正言顺的登基。”

  邢寒心口一凛,正色应,“是,属下立刻去办!”

  小世子虽然年纪轻轻,但那身威严真的不是一般人可比。

  ***

  京城西街某处人员交杂之地,一对穿着华服的男女进了一间酒楼。

  片刻后,酒楼的一间包厢中。

  穆清媱仰头喝下一杯茶水,瞪了一眼坐在对面的某个王爷。

  “晏梓临,你儿子才刚十岁,你就让他去管那么大一个国家,你就不怕他顾不过来?”

  晏梓临好看的俊脸带着温柔,“丫头不用担心,本王不是把邢寒他们都派去了吗?”

  说着话,伸手拉住穆清媱的手,“况且,太子这些年根本什么势力都没有,就当是给迎曦练练手。”

  穆清媱轻哼,但也知道晏梓临说的是对的。

  太子这些年几乎都被季光赫等人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全掌握在晏梓临手中。

  除了那个身份,太子是真的一无所有。

  “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一直不让太子登基了。”

  晏梓临确实不想做皇帝,但是,把权力交给任何一个皇子都让他不放心。

  所以,现在的太子不过是个傀儡。

  那位置,终究还是要留给自己人才可以安心。

  这般做是有些不地道。

  但是,种种事情看来,晏梓临的想法是没错的。

  现在的太子,在晏梓临将他推上太子之位以前一直是受下人欺负的。

  原本还想着他能翻身的话说不定会好好的跟着几位太傅学习。

  只是,这些年大大小小的事情看来,他确实不适合做皇帝。

  可是,绵绵现在十岁多点,根本就还是个孩子。

  虽然这些年被晏梓临培养的心智比普通人成熟。

  但是,在她眼中,绵绵不应该这么小就承担那么大的责任。

  晏梓临轻叹,“丫头,本王知道你心疼那小子。不过,咱们的儿子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让他自己选择,可好?”

  穆清媱白了晏梓临一眼,“王爷说的好听,还不是你从绵绵很小的时候就让他学习什么治国政策之类的。”

  穆清媱对这一点很是不满。

  本来就生这么一个儿子,晏梓临还那么早就把孩子送到京城,总让她感觉和儿子相处的时间太短了。

  晏梓临将穆清媱拉起,抱在怀中,“丫头,你不是说过吗?人生苦短,应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放心,那小子身边有那么多护卫,还有你做的药丸一直带着,任何人都伤不到他。”

  穆清媱靠在晏梓临身上,“我不是担心这个,你也说了,太子肯定伤不到绵绵。我只是不希望儿子那么累。”

  “那不还有季光赫他们吗?”

  穆清媱无语,侧身,捏住晏梓临一边的脸颊,“你这个做爹的不知道帮帮你儿子呀?”

  “本王还要陪着丫头。”

  “哼!人家季光赫帮忙看着太子看了十几年,章太傅他们那些老臣现在应该没有心力管朝政上的事情了,你......”

  “咦?外面那些人在说什么?”穆清媱埋怨的话刚到一半,听到外面隐约传来太子,秀女之类的话,让穆清媱支起耳朵。

  “太子如今二十二岁,这已经是第三次让人广选秀女了吧?”

  “对。我记得,当今太子从十八岁便开始选了。”

  “唏~这样的太子,对咱们大瀚有什么用?”

  “我觉得也是。什么政绩都没有,几年前我记得什么地方发水,太子却迟迟没有主意。最后导致数百百姓无家可归,更是饿死了不知多少百姓。”

  “对,我也记得那次。摄政王现在几乎放权,这事怪不到摄政王身上。那时候季少将军的夫人生孩子,也没顾上。”

  “对,就是那次,最后太子竟然什么话都没说。”

  “怎么没说?”旁边一人打断。

  “咦?说什么了?”这边两人好奇。

  那人嘴角上挑,而后看了看周围,“这事只是被太子压下去了,就是怕毁了自己的形象。”

  “哦?那这位兄台快说说。”

  “事后摄政王来了折子质问,据伺候在太子身边的太监说,太子当时根本不屑一顾,还说‘不就死了几百个贱民’。之后,太子便去了他新纳的小妾院子,根本没将百姓的生死放在心里。”

  “啊!?”

  “真的假的?太子竟然,竟然......”

  “当然是真的,我一个远房亲戚就在宫里当小太监,这可是他喝酒的时候无意间说出来的。”

  “吸!这太子太不仁道了,咱们这大瀚的百姓可不能接受这么一个帝王啊。”

  “对,还是摄政王做皇帝吧。”

  “我赞成,反对太子继位。”

  “反对太子继位......”

  类似的对话在京城许多地方传开。

  不到三日时间,整个京城全都充斥着对太子的不满和让他自请下位的抗议声。

  而身在东宫的太子,在听到这些传言之后,将书房中能砸的全都砸了个遍。

  “本宫要见皇爷爷。”太子脸色阴霾,低吼出声。

  伺候在身边的小太监立刻将话传出去。

  太子,怎么说呢。

  从小被下人欺负,让他心里始终装着一份屈辱。

  在坐上太子之后,他觉得幸运终于眷顾他了。

  在当上太子的第一时间他就把之前所有欺负他的奴才处死。

  一开始他也好好的学习治国之策。

  可是,一直到他十五岁,皇爷爷都没说让他继位的事情。

  加上之前他确实做出过许多失误的决策。

  后面,就连那些稍有资格的大臣都能对他说一些指责的话。

  他们的这些做法让他又想起了自己从记事起便被下人欺负的场景。

  从而,他内心深处的那种不甘与阴暗全都出来了。

  可能他天生愚笨,可能他天生狂躁。

  可是,他也努力过好几年,为什么就是没有人看到呢?为什么?!

  ***

  “太子要见本王?”晏梓临手掌微动,手上的纸条随着化为灰烬。

  穆清媱端着杯子晃了晃,“王爷打算去吗?”

  “恩,咱们今晚去东宫。”

  “我不去,我回王府看绵绵。”

  他们两个也是没谁了。

  来到京城,有王府,有宅子,晏梓临偏偏带着她扮成普通人住在这酒楼中。

  晏梓临听言,挑眉,转身走到穆清媱身边,搂住小人儿,“丫头必须时刻与本王在一起。”

  穆清媱使劲推了推晏梓临,“起开,本姑娘可不是你身上的挂件。”

  “丫头,你答应随本王浪迹天涯了。”

  穆清媱嫌弃的翻了个白眼,“本姑娘太天真了,怎么都没想到你说的天涯是京城。”

  穆清媱明白晏梓临是不放心儿子,所以才选择来京城。

  但是,这家伙就不能光明正大的出面帮助自己的儿子吗?

  父子俩搞的跟什么似的,让她想见儿子一面都跟过年一般。

  “呵呵~丫头想错了,本王说的天涯不是京城。只是还未出发而已。”

  “咦?”

  “走,先去东宫,解决这件事之后咱们便离开。”

  “你......慢点。”

  “丫头不怕。”

  “哼!我才不怕,你敢把我摔了,老娘就敢让你三天下不了床。”

  “哦?本王很乐......”

  “老娘的毒药绝对够劲!”

  “......丫头真是不心疼本王。”

  ***

  东宫

  夜色深深,太子坐在杂乱的书房中,身上阴霾与颓然并存。

  晏梓临拉着穆清媱进门便看到这样的场景。

  听到脚步声,太子缓缓抬头。嘴角扯了一下,“皇爷爷终于来了。”

  晏梓临对于周围的杂乱视而不见,穆清媱扫了周围一眼,淡淡垂眸。

  说起来,太子也是个可怜人。

  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那些因他而死,因他而过的悲惨的人说起来更值得同情。

  “找本王何事?”晏梓临语气淡淡,不带任何情绪。

  “皇爷爷可否与孙儿说实话,皇爷爷是不是从来没有想过让孙儿做皇帝?”

  “本王一开始确实想让你做皇帝。当然,给了你十年时间。”

  太子眼帘微动,身上那股郁气好像少了许多,脸上露出几分笑,“真的?”

  “本王不需要对你说谎。”

  太子长长舒了一口气,“是啊。皇爷爷根本不需要给孙儿面子。”

  晏梓临看了太子一眼,视线移开,“太子打算去哪?”

  “皇爷爷随便安排吧。”

  他的预感没有错,这个太子做到头了。

  “那便......”

  “皇爷爷。”

  “恩?”

  “皇爷爷可能告诉孙儿?在孙儿屡次犯错之后,皇爷爷为何还不将孙儿废除?”

  “在等晏迎曦长大。”

  太子闻言,眼眸睁大一下,随着笑出声,“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孙儿还以为皇爷爷会坐上皇位。”

  “本王说过不会便不会。”

  “那皇爷爷可能告诉孙儿,外面的传言是不是皇爷爷的人......”

  “不是。本王不需要。”晏梓临直接打断太子。

  “是啊,皇爷爷根本不需要做这些事情。”太子好像解脱了一般,缓缓笑开。

  “皇爷爷知道吗?孙儿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想着等皇爷爷到了之后一定要质问一番。”

  “可是,整个宫殿的奴才下去,没有一个人管孙儿的时候,孙儿反而冷静了下来。”

  “孙儿本就是皇爷爷手中的一颗棋子。能够有幸做十几年尊贵的太子,对孙儿来说已经是莫大的福份。”

  太子说到这,站起身,撩起袍子跪在晏梓临身前,“孙儿多谢皇爷爷曾经的提携,也谢谢皇爷爷一直以来的包容,孙儿确实不适合这个位置。”

  话落,磕头,“孙儿一切听皇爷爷安排。”

  晏梓临唇角微动,“自己写悔过书,放弃太子之位,明日辰时贴出皇榜。本王随后会颁旨立新皇。”

  “是。”

  晏梓临没再多说,拉着穆清媱转身离开。

  “王爷,太子转变的好快。”

  “身在皇室,就算不通政事,最起码的保命还是知道的。”

  “也对。”

  太子原本就是一直生活在最底层,被下人欺负倒是小事。

  下人会顾忌他的身份却不代表其他皇子没有想法子迫害他。

  能够在没有人庇护的皇宫中活着,除了幸运,还要有本身的一点点聪慧。

  也许太子的聪慧不在政事上,却不代表他看不清形势。

  能够在做了十几年太子,离那个位置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激流勇退,这何尝不是一种过人的心态。

  *

  翌日,太子的悔过书以及自愿退位的诏书贴出。

  接着,晏梓临的旨意由季光赫昭告天下。

  立摄政王府的世子为新皇,摄政王之位永远不变。

  圣旨出,还在摄政王府中筹备如何坐上那个位置的晏迎曦面皮忍不住抖了抖。

  这个父王,果然是亲生的!

  耍他玩都不带商量的。

  虽然这皇位很容易就落在了他的头上。

  但是,这心里怎么总觉得有那么些别扭呢?

  不过,心里如何想是一回事,这登基大典的事情也该准备起来了。

  圣旨传下去的第二日一大早,一辆马车缓缓出了京城北门。

  “晏梓临,我要看绵绵登基。”

  “本王知道所有顺序,会细细说与丫头听的。”

  “不行,我要亲眼看。”

  “丫头乖。”

  “晏梓临......”

  “哎~自从儿子出生,丫头放在本王身上的注意力就少了。”

  “咦?有吗?”穆清媱认真想了一下。

  她虽然有些重视儿子,但身边这个男人存在感这么强烈,为什么她觉得晏梓临无时无刻不在呢?

  “当然有。丫头既然答应与本王两人单独游玩,就要说话算话。”

  “可是,我娘......”

  “娘那边不用担心,我已经打了招呼。”

  “那,咱们去哪?”

  “丫头不是喜欢雪吗?本王先带丫头去北方看浪漫的雪。”

  “王爷竟然还记得?”

  “那当然。”

  “什么时候回,我已经开始想绵绵了。”

  “丫头昨晚不是看过他了?”

  “我想天天看。”

  “那本王呢?”

  “也看你。”

  “不行。”

  “霸道......唔~”

  ------题外话------

  这本书终于完结了,对我来说还算圆满吧。

  有些不知道说什么......

  首先呢,就是要谢谢所有宝宝们一路的支持!真的非常非常感谢!

  写这本书用了七个多月时间,说真的,越往后面越累,可能有些地方处理的并不是特别好,也谢谢所有宝宝们的包容。

  还有中间我有很多错处,宝宝们也都及时的提醒,很感谢大家。

  最后呢,厚着脸皮推荐一下下一本书(呲牙)

  书名《农门旺女正当嫁》

  也是类似的种田文,是带着小包子的那种。

  现在还搜不出来,四月十五号左右上传,有感兴趣的小可爱到时候可以去瞄一眼哦。

  接下来休息几天,然后研究新文,下一本争取更加精彩。

  最后最后,谢谢所有小可爱!爱你们!!!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越农家之妃惹王爷>,百度搜索“全本言情小说 ”看小说,还是这里好

章节目录

穿越农家之妃惹王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d言情只为原作者乖乖文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乖乖文文并收藏穿越农家之妃惹王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