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送着陆盈盈进府后,公孙钰转了身,看着听风一脸的囧相,撇了撇嘴上了马车。

“走,上马车回云天楼吧,看看北昭国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传来。”

听风应了声,随即也跳进了马车,小厮一路驾着马车就把两人送回了云天楼,到了云天楼,公孙钰和听风直接就上了二楼公孙钰的房间里。

在云天楼大厅之中的听雨见到两人回来了,就马上也跟了上去,来到房间,听雨朝着公孙钰躬身施礼。

“七爷,您突然回云天楼是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我就是来看看北昭国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传来。”

公孙钰摆了摆手,慢慢的坐在了椅子上,脸色严肃的看着听雨。

“主子,听雪和听雷已经来了消息,南岭国寿宴上的事情陛下已经知道了,估计是其他的那几个皇子派过来的人把消息秘密的传了回去。

他们很不安分啊,看到主子得到陛下看中,一个个的都悄悄派人来打听南岭国和西蜀国的消息,明显就是想和主子您挣了。”

公孙钰很是不在意的撇了撇嘴,胸有成竹的用手摩挲了一下椅子上的扶手,很是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哼,他们想做什么就让他们做好了,告诉听雪和听雷只要盯住了就可以,他们想要翻起浪花来,一个个的还都没那个本事,不用担心,本公子对他们自有打算。”

听雨笑了笑,也是一脸的得意和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表情。

“是,七爷,他们几个皇子想在您的手中蹦跶,都还没有那个本事,他们所有的一切都会在您的掌握之中。”

“嗯,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消息,你们就也都下去休息吧,我这里也不用人伺候了。”

听风和听雨相视了一眼,都纷纷拱手回礼,一起走出房间退了下去,公孙钰在他们离开后,走到窗前,望着将军府的方向嘴角微微上翘带起了完美的弧度。

同一时间,陆盈盈回到将军府,陆怀忠看到她在天黑之前就回来了,很是满意,觉得七皇子这个人还算是个懂礼数的。

陆盈盈给陆怀忠和林氏请了安之后,主仆两人就回到了凝香苑,她们洗漱沐浴了之后,香菱就端着一盘水果来到了陆盈盈的房间,将果盘递到了她的眼前。

“小姐,吃个水果吧,您今天也累了,要不要早些休息?”

陆盈盈思虑了一下,摇了摇头,漏出一脸无奈的表情。

“香菱,一会儿我还要在出去一趟,你把夜行衣给我准备好,我休息片刻就要准备出去了。”

香菱听后一脸的不可思议,皱了皱眉头,看着陆盈盈询问。

“啊?小姐,你还要出府啊,那你一会要不要带着我呢?你不累吗小姐?”

“还好了,多少是有些累了,不过我是必须要出府的,还有事情要做,不能带着你,我是偷着去,是需要轻功非常好的,你还不行。”

香菱露出了不甘心的表情,但是也很无奈,谁让自己不好好练功呢?她又看了一眼陆盈盈,一句话没再说,默默地去准备夜行衣了。

等到香菱把夜行衣拿过来,陆盈盈已经吃完了半盘的水果,陆盈盈洗了洗手,拿过夜行衣换上,又仪容冲男子的模样,和香菱摆了一下手就一个纵身飞出了将军府。

香菱看着陆盈盈那飘逸的身影,心中很是羡慕,她下了下决心,一定要让小姐以后能够带上自己,不给小姐拖后腿,就在凝香苑之中苦练起了轻功。

陆盈盈出了将军府一路飞奔,她就又来到了西北角的民居,她在附近树上观察了一下,发现民居里的房间还是灯火通明的,有几个身影印在了窗前。

看来西蜀国的那几个人都已经回来了,这皇帝想放长线钓大鱼还真就没有打草惊蛇,一个都没抓。

不知道皇宫里看到的那个蒙面人内应会不会来这里,要是能够查出他是谁,我就大功告成了,哎,为了那奇毒的解药我也是真拼了。

陆盈盈不在想下去了,她从树上下来,一个飞身就窜到了民居的院子之中,她轻车熟路的又挨着墙根,一点点的蹭到了窗下,细细聆听着房间里的动静。

“肖大人,惠妃娘娘让你们几人都小心一些,如果被抓到了,她可保不住你们,现在进出城门非常严,管控的厉害,你们没到万不得已,还是先不要离开这里了。

要是缺什么东西,就可以告诉我,我来帮你们准备,头儿还让我给你们带几句话,皇帝寿宴之后,会举办许多的庆祝活动与民同乐。

不过这些皇帝都是不会参加了,很多都是大皇子和二皇子两人帮着举办的,如果你们不想空手而归的话,就算没刺杀皇帝成功,还可以试试刺杀大皇子。

目前皇帝最看重的就是大皇子,如果事情成功了,你们也是不虚此行的,总算是没白来不是?也不算是空手而归了。

头儿让你们几个好好想一想,要是同意他的看法,就告诉我,我帮你们转达,他就会给你们传递大皇子的行程,也好助你们一臂之力,让你们事半功倍。”

陆盈盈听着这说话的声音有些耳熟,好像就是那个宫里的侍卫李渠,她撇了撇嘴,他到底是惠妃娘娘的人,还是那个蒙面人的人呢?

怎么两个人给出的意见差了这么多,一个不让轻举妄动,一个鼓励他们继续刺杀大皇子,有些好生奇怪啊?

这不同的意见是不是也表示,这蒙面人不完全是惠妃娘娘这边的人呢?他有可能不是西蜀国的人?

只是被收买了,还是他是别的国的细作呢?在这里浑水摸鱼,从中渔翁得利?看来此事还真的是不简单啊?

陆盈盈对蒙面人的身份产生了疑惑,觉得此事应该在深入调查一下,可能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

正在陆盈盈思虑之际,又听到房间里传出了肖琦的声音,这声音有些暗哑,似是有些感冒受了风寒,轻咳嗦了几声之后才说话。

章节目录

宏诃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天空风信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空风信子并收藏宏诃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