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良媛的欲言又止,却足以让念素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不可能!”她沉声喝道,“良媛休要胡言乱语,秦良娣不可能陷害良媛。”

王良媛红了眼眶:“我说过我没有证据,但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这一切。你要我如何?我又能如何?我平白受了这冤枉,又能跟谁说去?你让我说,却又不信我的说词,难道我就该白白受了这冤屈么?反正我没做的事,打死我,我也不认!”

念素一时怔在原地,她没想到会是这种可能性。

但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说,这种可能性极大。

她此前就觉得王良媛不大可能对秦良娣下毒,没有人会蠢得在自己的地盘上做出这种出阁的事,而且就算要下毒,为何不下巨毒,而是这种伤不了身子的毒药?

王良媛称是秦良娣自己下的圈套,会不会王良媛的话就是事实?

“念素,你是太子殿下最器重的宫人,我就指望着你能帮我洗清冤屈。我是真的没有对秦良娣下毒,枉我平素把她当成姐姐,她却在背地里这般待我。我从来没见过比她更阴险的女子,偏偏太子殿下这般宠着她。长此以往,太子殿下也只会被秦良娣算计了去。即便是为了太子殿下,也不能把秦良娣这般阴险狡诈的女子留在东宫,祸害太子殿下……”

王良媛极尽挑拨之能事,她也知道,念素一定会帮自己达成心愿。

只要让太子殿下知道秦昭是什么样的女人,只要念素帮她,她不只能洗清冤屈,还有机会让秦昭和太子殿下反目成仇,这回便是最好的时机。

念素从刚开始的怀疑,到后来也完全相信了王良媛的说词。

王良媛有一句话说得对,太子殿下是储君,将来的帝王,殿下的一切关乎大齐国运,若秦良娣表里不一,阴险狠辣,这样的女子绝不能留下来祸害太子殿下。

“若你真是被冤枉的,太子殿下不会冤枉良媛,奴婢告退。”念素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远。

王良媛看着念素的背影,唇角噙着一抹冷笑。

有念素在,她不愁不成事!

接下来,就看太子殿下如何处理这件事,若能让太子殿下对秦昭失望,她也不算白白遭了今日这份罪。

念素回到主殿后,还是有点犹豫不决。

此事关系重大,秦良娣原本是受害者,突然变成加害者,不知太子殿下知道真相后会是怎样的反应。

无论如何,太子殿下把这事交给她处理,她一定要还原真相,不能让太子殿下被秦良娣蒙骗。

有了决定,她便不再纠结,只等找一个合适的时机,便跟太子殿下说此事。

傍晚时分,等到萧策处理完手上的正事,念素才上前,跪倒在萧策跟前道:“奴婢有罪,请殿下责罚!”

萧策定驻了眸光:“有事起来说。”

念素不敢看萧策,垂眸道:“殿下让奴婢查出秦良娣中毒的真相,但是奴婢无能,查来查去,只查到秦良娣身上。王良媛称没有害秦良娣,若王良媛没有撒谎,就只有一个可能,是秦良娣自己对自己下毒……”

“荒唐!”萧策打断念素的话:“她有什么理由要对自己下毒?!这东宫想害她的人还不够多么,她为何要陷害王良媛?”

“这也正是奴婢想不通的地方。奴婢以为,或许是王良媛做了什么事,激怒了秦良娣,秦良娣才会用这种极端的法子报复王良媛。至于真相如何,或许只有秦良娣知道。”念素头更低。

她知道秦良娣在太子殿下心中是特别的存在,眼下看来,秦良娣在殿下心中的份量只恐比她想的还要重。

若秦良娣不是个好女人,就不配得到太子殿下的厚爱。

“你所说这一切,有何证据?!”沉默半晌,萧策冷声问道。

“这……奴婢没有证据。但奴婢还是以为秦良娣有重大嫌疑……”

“既然你没有证据,那有什么理由定她的罪?!”萧策不怒反笑。

念素抬头看向萧策,一字一顿地道:“正因为没有证据,殿下若想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就得去亲自问秦良娣,让秦良娣给太子殿下真相!至于奴婢的罪,等查清楚此案真相,太子殿下要怎么处治奴婢,奴婢绝无二话。”

萧策怔站片刻,便一语不发出了主殿。

念素看着萧策的背影,就知道自己的计策奏效。太子殿下是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的人,一定会去找秦良娣问个清楚究竟。

她这么做是对的,太子殿下在意秦良娣,而秦良娣心术不正,这样的人不能留在太子殿下身边。

哪怕是为了大齐江山,为了太子殿下,她也得让太子殿下知道秦良娣的真面目。

那厢萧策直奔望月居而去。

秦昭正在厨房指挥宝玉下厨。她突然想吃酸菜鱼,嫌自己做的不好吃,于是让宝玉代劳。

宝玉心里则是喜滋滋的,她特别喜欢做美食,尤其是看到良娣喜欢她做的菜,她便特别满足。

萧策来到厨房的时候,就看到秦昭正坐在小杌子上生火,火光照亮她的脸,红通通的,哪里像是刚刚中毒之人?

看她灿烂的笑脸,又怎么像是精于算计之人?

秦昭正在问宝玉酸菜鱼做好没,才问完,就觉得有人在看她。

当她看到萧策时,笑容变得更加灿烂:“殿下是闻着菜香来的吧?!宝玉正在做酸菜鱼,闻着香味儿就知道好吃。殿下稍等等,很快就能用晚膳了。”

萧策看着她灿烂的笑容,木无表情。

秦昭也看出萧策的表情不太对劲,她的笑容也跟着淡去:“不需要等太久,很快就好了。”

一刻钟后,膳食摆上桌,秦昭看着酸菜鱼双眼发光。

“好久没吃过这道菜,馋死我了。”秦昭说着,先给萧策挟了一筷子,又给自己挟了一筷子。

她吃了一口,不禁满足地眯了双眼。

上一次吃这道菜,还是上辈子,也不知下一次吃这道菜,是不是就到了下辈子,如果她还有下辈子的话。

——

有月票的宝子的投下月票啊,后几名咬得好紧,跪求月票!!

章节目录

太后穿成白莲花炮灰女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千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千万并收藏太后穿成白莲花炮灰女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