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艳出差的这几天非常顺利,独自外出,没有什么朋友可倾诉,就把每天工作以外的心得分享给柳木木,还给柳木木买了头饰发夹。

在墨景科技的蓝莓因为暗恋上邱凌昀,和柳木木的联系也频繁了,因为邱凌昀和她的郑陌是同学关系,说不定,柳木木能帮着牵线搭桥,助力她的恋爱呢。

柳木木也欣然地被她们联系,毕竟是朋友了么。

有时候在傻傻地想,如果,她没有嫁给郑陌,家庭不殷实,堂姐还会不会跟自己多联系?如果郑陌不是墨景科技副总裁的同学,蓝莓会不会已经忘记了她柳木木?

好吧,朋友嘛,虽说做朋友分人,不要过多挑剔相处意图,能被人需要也是幸福么!

柳木木的内心把自己当作未婚的状态,她需要有心动的感觉,特别是听到蓝莓的倾诉,更加芳心萌动,憧憬着美好的爱情。

她和郑陌能不能走下去,没有认真想过,目前,郑陌的表现是让她满意的,至少不用她多担心,如同带着一个小孩,但比小孩还省心的那种,可能是有老郑头等人的帮助吧。

恋爱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只要敞开心怀,缘分就会不期而遇。

柳艳打算在梅沙岛办完事后,好好放松一天半载了再回去。

闷热的午后,漫步在梅沙岛林间,感受岛湖别样风光。

她素不知的是,附近一场生死较量在上演。

林间湖旁,一伙人在对另一个人穷追不舍,终因寡不敌众,那伙人将农场科技园接班人黄泽恩逼进了传说中有鲨鱼的鲨鱼湖。

“我一定能憋最后一口气逃出湖,不好,那家伙好像快追上来了。”在长满水草的湖泊里,使劲游着的黄泽恩伸出头换了一口气,努力给自己打气。

满头草蔓挡住视线,他将草蔓扒了扒,已容不得惊慌停留,继续本能地游向岸边,迸溅的水花宛如跳舞的小精灵飞上了天空。

回头望一眼,那家伙如刀片般的鱼鳍割开一条水路,游着它那鱼雷状躯体,时不时冒出血盆大口,贪婪呈流线形,所到之处尽是灰色,正朝他游来。

近了、近了,黄泽恩的心提到嗓子眼了,整个身体仿佛都快不是自己的了,求生欲激发他拼命朝岸边游去。

“可不能眼睁睁地就把区区性命给丢了,救我、老天!我还年轻,还不能死,我还没有给死去的母亲讨回公道呀。”歇斯底唤着生的渴望,使出浑身解数游着。

离岸边越来越近,草蔓越来越厚沉,那凶猛的家伙似乎被草蔓裹住而放慢了进度。

突然,天降一棵劈开的粗壮老树,横劈向鲨鱼与黄则恩之间,鲨鱼似乎被击中,放弃追食,转向,朝湖心仓皇游去。

黄泽恩得以脱逃,灵活的泳姿靠岸,爬上坡,身上的水从头一直沿着裤管哗哗滴流向地面,活脱脱的一个落汤鸡,大口大口喘粗气。

回头望了一眼天降大树,再看看树汲来源,原来是崖壁上一棵龅树,如同人体长了一颗多余的牙,坏了,直接裂开掉入湖里,掉得还真是时候。

蹒跚走了数米,确定是林间安全地带,那是被人走出的一条光溜行道,腿酸软,精疲力竭地把自己交给大地,虚脱,躺平、补足体力。

目光所及之地的上空,是湛蓝透亮的天空,耳边偶尔几声鸟叫,勃勃生机,整个人只有厚重的眼皮能动,表明还活着,脑海里印着一个小时之前,他被一伙人追杀,直到将他逼进死亡之地鲨鱼湖,穷凶极恶的歹徒见他无生还可能,才放弃。

是谁能有这番能力在梅沙岛避人耳目将他赶尽杀绝?是竞争对手,还是家族里的内奸,他无从得知,怪平时太不小心了。

“喂、喂,醒醒,快醒醒!”一个如银铃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温柔的力度推了推他的身体,是柳艳,她刚刚散步到这里。

黄泽恩缓缓睁开眼睛,眼缝里看得出,面前是一位妙龄姑娘,正焦急地推耸着他,睁开眼的第一件事是张开干涸、起皮的嘴唇,气若游丝喃喃道:“水、水!”

他渴极了,当下袭来的不是饿或疼,而是渴。

柳艳赶紧从包里拿出半瓶矿泉水,将他的头托起。

呀,所触之处香软如玉,黄泽恩浑身一颤。

她已经将瓶口放入其口,此时的水是如此的清甜,一饮而尽,顿觉浑身来了力量。

“慢点~”柳艳小心翼翼,生怕他呛到,把持水流。

他把吸入的空气用“嗝”打了出来。

柳艳将他的头重新放置地上,柔柔地问道:“你,不要紧吧?脚踝在流血,地上都流了好多,不疼吗?”

说罢,从包里掏出旅行棉巾准备为他擦试。

流血了吗,怎么没有感觉?黄泽恩强撑着坐起来。

“别动,我先给你简易擦拭、包扎好,等会儿还得找个医药室去看看,口子深,不知道要不要打破伤风针呢?”柳艳专注地看着伤口,似很专业的为他包扎。

何时被硬物划伤,早已不在黄泽恩记忆中,麻木的早已失去疼痛知觉。

眼前的这位女孩简直就是上苍派来拯救银河系的,清新、甜美,还有一颗善良的心,完全是治愈他此刻心灵和身体创伤的“药丸”。

她是天使么?脸绽开得像白兰花,嘴角上扬的弧度如春花秋月充满诗意,煞是动人,双眼皮大眼睛含笑含俏,天使般的微笑赶走了他所有的阴霾。

上着白色带钻普通T恤,下着浅色牛仔裤,后背双肩黑色包,以前这类普通穿着的女孩几乎不会入眼,比起之前萦绕在身旁浓妆艳抹、香气妖娆的那些女孩简直天籁之别,普通穿着的她却是如此迷人,

“好了,赶紧到附近医药室去看看呵,不然伤口感染了。”柳艳简易包扎好后,拍手,起身,如释重负。

黄泽恩充满感激地看着她,眼里泛出柔和的光。

柳艳眼里的关爱,让他无法移开,随她站起。

他,从未发现世间上竟这么好看的女子,也许在别人眼里普通,在他的面前却是无比吸引人。

“谢谢你!方便告诉一个名字吗?”

“哦,我叫柳艳!”柳艳爽快地回答。

黄泽恩撇过头去,憋住闷笑,女孩穿着打扮老土,连名字也如此有年代感,还真的叫“艳遇”了。

章节目录

农门替婚之庄园夫人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快乐慧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快乐慧敏并收藏农门替婚之庄园夫人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