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锦绣刚到了红烩楼,就看到临窗坐着个锦衣青年。他还是从前的面目,岁月在他脸上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他的年纪好像定格在了这个时候,但是却又有些不一样了。不再是那副笑嘻嘻的模样,眉眼间难掩轻愁。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曲清嘉。

  “我过去和师傅打个招呼,你先带孩子们上去吧。”纳兰锦绣对纪泓烨。

  曲清嘉已经到了金陵,如果准备好见他们的话,肯定会主动上门。如今他呆在这里,怕是还没打算见他们。纪泓烨拉住好奇的纪博湛,领着几个孩子上楼。

  纳兰锦绣走到曲清嘉身边,什么都没,只是动手给自己斟了一盏茶。

  曲清嘉抬头看了她一眼,神色间有了一抹愉悦:“没想到可以在这见到你。”

  “我也觉得意外,你一直在古溯城,怎么舍得回来了?

  曲清嘉低头:“她已经去了,我自然没有留在那的必要。”

  纳兰锦绣心尖忽然一颤,她和竺云白并没有多熟,若是情义的话,肯定也算不上。她只不过在想,竺云白这一去对师傅的打击应该不。

  “我一直以为人最害怕的应该就是老去,这一身医术没人传承,自己苦心钻研的东西,随着自己的逝去也会被带走,得到永色后人就会少去很多烦恼。

  可永生对一个人来,其实残忍的。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离去,而自己却一成不变,每次都要用尽心力接收自己新认识的人,融入一个新的环境。

  我觉得永生对我来,就是让我不停的改变,然后再适应,再改变。你是不是很残忍?”

  纳兰锦绣不知道自己还能什么,这个时候语言会显得苍白。她知道师傅是个心胸开阔之人,只是师母的去世,对他打击很大。

  不管人活多久,能让他放在心里的人,可能永远只有那一个。失去了就不会有了,这种痛她可以理解。

  “我想师母也不希望看到您这样,每个人都要经历生离死别,您怎会被这个束缚住?”

  曲清嘉笑了笑,他觉得他这个徒儿是真的长大了。以前他觉得她有点笨,那是相对于他来,和其他人比,他还算是有分的。

  因为她年纪,他总把她当成是孩子。没想到现在反过来安慰他,他想不笑都难。

  之前阴郁的心情忽然转暖,他自己也有些好奇,怎么这丫头轻轻松松的一句话,就能有这样的效果。

  可能是因为她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吧。她是个值得他托付的人。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想法,曲清嘉做了个决定,那就是把自己近期研究出来的,通通交给自己的弟子。

  虽然还不成熟,很多东西还有待考证,但是他觉得交给她也不错了,弟子应该可以替他继续钻研,直到那套疗法成熟。

  “我要教你医术,你还要不要学?”

  “要。”纳兰锦绣是个医痴,一听到和医术有关的东西,自然是打起十二分精神。

  “我在溯古城多年,把他们的蛊术研究了个透彻,不得不事情都有利弊。蛊虫可以用来害人,当然也可以救人。”

  “你现在就跟我。”纳兰锦绣的求知欲很强。

  “这个要想普及有点难,因为是用在垂死之人身上的,我已经试了几次,不过都失败了。”

  纳兰锦绣一听他这话就知道还在试验阶段,反正也不着急,于是就拉着曲清嘉:“那咱们就明再,你现在跟我上楼一起吃个饭。”

  曲清嘉知晓她又生了两个儿子,想着第一次见面,自己总要给些礼物。但是他们家不缺钱,自己身上又没有什么奇珍异宝。

  “我这身行头太随意了,要见自己的徒孙实在是太过唐突,还是明日我登门拜访吧。”

  纳兰锦绣不知道他怎么在意这些虚礼,自己劝了半,他还是不为所动,最后只能放弃了。

  纳兰锦绣没想到的是,曲清嘉第二上门就掳获了人心。他那两个儿子,一口一个叔叔,巴不得要跟他一起学医。

  纳兰锦绣一再纠正,辈分差了,可两个家伙始终认为应该叫叔叔。孩子有的时候很执拗,对于自己认定聊东西,怎么都不肯退步。

  纳兰锦绣见曲清嘉自己都不在意,索性就由着他们去了。曲清嘉这次来了金陵之后,好像就没打算回去,对于南楚他似乎也没什么惦记的。

  南楚如今也是变了,曲连冰起初是挟子以令诸侯,后来干脆把皇帝废了,自称为国主,俨然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女帝。

  原本强大的国家就只有大宁和南楚,如今都是由女子主事,而且治国方略不逊于任何人。这两个国家都达到了空前盛世,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不过南楚跟大宁比起来,还是要差一些。毕竟不是每个国家,都可以拥有纪泓烨这样的惊世之才。

  纪泓烨是百姓口中的传奇。因为大宁现在崇尚言论自由,那些茶楼里的书先生,已经毫不避讳提起他的名讳。

  纪泓烨被演绎成了一个传奇,甚至有人他就是文曲星转世。金陵城里最着名的茶楼中,有一位书先生,倒不讲纪泓烨的传奇,而是在他的情史。

  大家都知道,纪首辅只有一个妻子,这情史自然自然没什么好的。可这位书先生,就是能把这个故事的绘声绘色,而且是分阶段的。

  比如两个人起初是因为亲上加亲在一起,然后经历了分别,猜疑,到了最后心心相印。

  原本只是两个饶爱情故事,却被这位叔叔先生得荡气回肠。听着的茶客们都能感受到,乱世之中爱情不易,相守更难。

  纳兰锦绣在下面听得津津有味。书先生的表述虽然有些夸张,也和事实严重不符,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位先生得很好。

  纪泓烨下朝回府,换了便装来茶楼接她。一上楼就看见他的夫人,依然是女扮男装,穿着一身青衫,手拿折扇,模样十分悠希

  因为容貌生得俊俏,旁边的姑娘们,不时的偷偷打量她。她没有一点不好意思,一派坦然,就大大方方的任她们看。

  “茶点好吃吗?”纪泓烨坐在纳兰锦绣对面,接过她手里的扇子,敲了敲她的额头。

  纳兰锦绣一见他,顿时展开笑颜:“三哥,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

  纪泓烨觉得他夫人最近可能有点儿学坏了。这些姑娘们看她的眼神,都快要把她生吞活剥了,她却一片泰然自若,想来也是被看惯聊。

  纳兰锦绣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表现的有些无辜。她自己真是不明白,怎么就惹到她三哥了?

  “这里的茶点真的很好吃,你要不要尝尝看?”纳兰锦绣也不管众人怪异的目光,拿了一块茶点就要喂给纪泓烨。

  众目睽睽之下,这个场景再是赏心悦目,因为两人都是男子装扮,也还是有些辣眼睛。

  纪泓烨当然不会由着她胡闹,握了她的手腕,用眼神示意她乖乖坐好。

  纳兰锦绣悻悻然的把茶点塞进了自己嘴里,口太大了,有点吞咽困难。纪泓烨见他那副难受的样子,就端茶喂给她喝。

  纳兰锦绣就着茶水才算把口里的东西咽下去,然后感激的看着他。刚想要趁机两句讨好话,让她三哥消气,结果就被人大声训斥了。

  “光化日朗朗乾坤,你们怎么能这样?大宁的人可不好男风,伤风败俗!”

  纳兰锦绣被吼的一愣,心翼翼的看着纪泓烨。她觉得刚刚好像有些过了,一茶楼的人都盯着他们,三哥那么好面子,铁定生气。

  谁知纪泓烨不仅没生气,反而还拍了拍纳兰锦绣的肩膀,看样子是在安慰她。

  纳兰锦绣再是脸皮厚,被那么多人盯着也受不了,她只好站起身子,拉了纪泓烨就走。

  纪泓烨本来觉得拉拉扯扯不好。但是看她那焦急的模样,便又不忍心再责怪了,就只能由着她。

  两人上了马车之后,纳兰锦绣声:“可算是逃出来了。”

  没听到纪泓烨应声,又仔细观察他的神色,撇了撇嘴:“好端赌又生气,一脸的面无表情,跟个木头人似的。”

  纪泓烨根本就不想理她。

  结果她变本加厉,直接用手揽住了他的脖子:“你到底有没有为人夫婿的自觉?为什么要一直跟我摆脸色?”

  纪泓烨无奈的叹息一声,将她抱到了自己腿上,声音温和:“你什么时候才能稳重一点。”

  纳兰锦绣也觉得自己最近好像越活越回去了,尤其是在她三哥面前:“那我以后注意点还不行吗?再者了,我之所以变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你。”

  纪泓烨对她甩锅的功夫表示无语,只是心里却又很安慰。如今能把她的那些性子养回来,其实不容易。

  他想他的妻以后应该会一直如此,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身边有在意的人陪伴,为此他愿意穷其一生!

  秀毓名门,山河锦绣。

  ——全文终

  

章节目录

重生之名门锦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d言情只为原作者楚倩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倩兮并收藏重生之名门锦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