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婳臣院

不一会儿后,摆完餐具的宋长卿走了过来代替了季云笙的位子,他手法及巧的给张无忧绾了一个简单美观的落云髻,后又配上了几支素雅的银钗。

落云髻顾名思义就像傍晚那想要随着夕阳一起坠落的云彩一般,美丽可人,让人心动。

……

梳完发张无忧便去洗漱,后又在师兄弟两人出去之后换了一袭银色春裙,外面穿了一件绣着几朵白色百合的长衫,直至膝间。

待宋长卿与季云笙再次进门时,率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面容如精雕细琢般姝丽的女子眉目温柔地看着…

桌子上的食物

没错,是桌子上的食物

她绯色的唇瓣微微上扬,如蕴含着星光的眼眸在桌子上扫了一圈,最终停留在了那一小碟包子上。

只见她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像才发现他们似的朝两人招了招手,“别在那里站着啦,快来吃饭。”

两人对视了一眼,各自心里得了个结论。

看来这次回来师尊除了牛奶,又有了一个新喜欢的食物——包子。

将视线收回,两人抬脚先后坐在了张无忧的左侧与右侧,就怎么说呢,像左右护法似的。

一顿饭吃的极尽温馨,除了中间发生了一个小小的插曲,让归故高昂的情绪瞬间变得低落。

时间回到几人吃饭吃了一半儿的时候,张无忧在归故及其激动的话语下拿了一个包子,刚咬下的第一口她发现了一丝不对劲。

这包子…

是豆腐馅儿的。

对于张无忧来说这没有什么反正在她的眼里鸡肉香菇和豆腐都是一样的,可是这个发现都快让归故给难受死了。

嘴里一直念叨着:‘本以为看见包子就看见了希望,结果它竟然是裹着一层希望皮的失望!’

它的鬼哭狼嚎让张无忧的脑袋如针扎一般,最终这个小插曲以她的威胁得以结束。

她当时说的是:“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大不了我把你屏蔽,但是还望你想清楚。

你今天闹这一回自己舒坦了,完事之后就别指望再想吃到我家卿卿做的包子。”

……

饭后看着已经收拾整洁的桌面张无忧缓缓靠在了椅背上,她扶了扶发间要落的钗子,随后徐徐道:

“卿卿啊,云云,你们的三师弟与四师妹葬在哪里了?今天天气这么好,咱们去看看他们吧。”

正在装盘的宋长卿手微微一顿,随后点了点头,“葬在明景峰婳臣院了,本来是该按照身份葬在千人冢主墓区的。

毕竟他们是第一代的开宗弟子;但是师弟与师妹觉得那里太寂寥,师弟说师妹喜欢热闹,所以便葬在两人成婚的明景峰了。”

听他说完,张无忧了然,“以前就觉得他们俩有戏,没想到还真的成亲了。”

从这个话题开始后季云笙便一直不着痕迹的观察这张无忧,想看看她会有什么反应,想看看她面对两个徒弟的死亡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但最终他什么也没有看出,在他师尊的脸上惋惜悲戚这类情绪分毫未出现,哪怕已故人是与她相伴了几十年的徒弟。

他自嘲一笑。

真是的,师尊什么性子他又不是不知道,她本就万物皆看淡,就算是生死亦是如此。

可能在她的心中,这都是他们的定数吧。

感受到身旁人气息的变化,张无忧微微转眸,她眼眸中透着几分疑惑,“云云,你怎么了?”

“没什么。”季云笙摇了摇头,旋即看着她发间的钗子微笑,“师尊,今天让大师兄打扮的这么素静,是一开始便有这个想法了吗?”

“嗯。”透过竹屋的墙壁,张无忧看着明景峰的方向,片刻,等宋长卿把食盒放进空间戒指之后,她轻然站起了身。

她习惯性的一手牵起了一个徒弟手抬步向着门外走去。

归故静静的看着,暗叹:人是最容易形成习惯的,而习惯也是最容易“摧毁”人的。

……

三徒弟与四徒弟的墓就在离明景峰弟子房不远处的婳臣院内,那里种了许多漂亮绮丽的花。

蝴蝶与蜜蜂在花儿中翩翩起舞,风吹过时清香袭人颇为让人心旷神怡,丝毫不像一个葬着亡魂的地方。

张无忧三人从传送阵内出来时院中还有着其他身着弟子服的弟子。

他们三两结伴,个个手捧着一个栀子花盆栽站在墓碑前滴滴咕咕不知道在念叨些什么。

因着说的太过认真一时半会竟没一人发现站在不远处的念忧宗辈分最高的三人。

看着那些弟子张无忧微微挑了挑眉,她松开两个徒弟的手抬步走了过去,声音轻柔:“你们这是在说些什么呢?”

耳边突然出现一道声音,那被问的弟子吓了一跳,他正想着是哪个新来的小师妹竟然连明景峰的传统都不知道?

结果等他转过身时又是被惊了一下。

好家伙!竟然是祖师!

抱着盆栽,男弟子忙不迭的想要行礼,见此,张无忧扶住了他的胳膊,“不必如此多礼。”

男弟子抬眸看了她一眼,继而又看向了她身后的两个男子。

末了,忍不住腹诽:可是您身后的两位祖师的脸色不太好诶,今天我要是不行礼明天我就敢离开念忧宗,不,出了这个院子我就会被驱逐。

因着他的目光,张无忧回眸看了一眼,身后的两个徒弟笑的一个比一个明媚。

收回视线,她有些疑惑。

这是怎么啦?

她两个徒弟吓人了?

不能吧?

就这一小会儿,其余的弟子先后都把目光集聚了过来,而后他们纷纷行礼,声音清和如风:“弟子等见过祖师,两位师祖。”

张无忧微微颔首,“免礼,你们都去忙吧。”

弟子们的声音依旧轻缓:“是。”

虽是这么说,但是依然有心思活跃的弟子朝张无忧这边看,其中一个模样俊俏的女弟子格外惹人注目。

她有着一双漂亮的杏子眼,眼尾微微上扬,眸中清澈至极是独属于小女儿家的娇憨。

她站在原地踟蹰了片刻,最终还是鼓起勇气走了出来,走至张无忧的一米远处停步,她弯身又朝其行了一个弟子礼,“见过祖师。”

看着这个小姑娘张无忧总觉得有些眼熟但又一时想不起来是谁,待其行完礼直起身露出了自己的面容时,她顿悟,“是你啊。”

小姑娘抿着嘴笑,“没想到祖师还能认出弟子。”

认出她之后,张无忧便朝一旁的男弟子挥了挥手,她莞尔一笑,“刚才打扰你了,现在没事了,你做自己的事去吧。”

听到这段话,男弟子暗自松了口气,作了一揖后转身头也未回的离开了,那模样好似身后有魔族追赶。

男弟子远去之后,宋长卿便收回了放在他身上的目光,他上前一步看着身着弟子服的小姑娘轻声开口:“师尊,这个是谁啊?”

章节目录

师尊总是沾花惹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张姑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姑洗并收藏师尊总是沾花惹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