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九:形象崩塌?

淡金色的阳光照射进清雅的竹屋,刺的刚刚坐在梳妆台前的女子眯了眯眼睛。

等适应了光亮后,女子拿起桌面上的梳子轻声的感叹:“啊,今天的阳光真好啊,最喜欢这样的天了。”

归故从系统空间内走出,它看了看外面的太阳,随后坐在了她的旁边。

张无忧抬眸看了眼镜子里面笑的眼睛弯弯的男子,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她绯唇轻启:“归故,笑的这么居心不良是想干什么?”

归故哈哈一笑,托着脸看她,语调呈商量模样:“亲爱的宿主大大,你说看这天一会你的两个徒弟也就来了。

特别是你的大徒弟他每次来都会带着饭,就像昨天的包子一样你们都没吃多少,要不是我帮你们吃就浪费了…”

张无忧安静地听它扯东扯西,半分钟过后,终于听到了重点,其实很简单,大体意思就是:“苟富贵,勿相忘。

作为陪伴了你这么长时间的系统,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所以如果这次的早饭有鸡肉香菇包,一定不要忘了我啊。”

张无忧转眸瞥了它一眼,旋即无奈一笑,“归故啊归故,你说你作为一个系统,怎么就对这鸡肉香菇包念念不忘呢?”

归故有些不认同她的话,“系统怎么啦,系统怎么啦!我其实跟人类差不多的,而且这能怪我吗?

主要是那包子就是好吃啊,我觉得这简直就是人类史上发明的最美好的一个东西!”

张无忧被它打败了,“好吧,这次如果有,我一定会给你留的,放心吧,不会忘了你的。”

“真的吗?”归故琥珀色的眼眸瞬间就亮了起来,它抬手便抓住了张无忧的胳膊,“我家宿主大大最好了!”

正在梳头却被桎梏住的张无忧:……

归故最终埃了一巴掌委屈巴巴的回了系统空间,离进去前还生怕她忘了似的又提醒了一句:“宿主大大,苟富贵,勿相忘哦!”

清晰的镜子毫无保留的映出了张无忧的无语,如果不是因为宿主在未完成任务之前不可以进入系统空间,她现在早就提着思中剑“杀”进去了。

作为总局的十佳系统,归故对这些规定了解的不能再了解,是以,它以前很多时候把张无忧惹的想要打它的时,它进入系统空间的步子可以说比兔子还快。

提着食盒与端着洗漱水刚踏入竹屋,宋长卿与季云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景象。

女子披散着头发端坐于梳妆凳上,梳头发的手法潇洒极了,而更加不拘小节的是她正欲翻白眼的眸子。

感受到两条炽热的视线,张无忧梳着头发的手瞬间就顿住了,她僵硬的转头看向了房门处。

一温润一两个大徒弟不约而同在此时正一瞬不移地看着她,而在他们的嘴边,是温和的,清浅的笑。

“轰!”自张无忧的大脑中倏然响起一道爆炸声,随之几个加黑加粗的文字在她的脑中浮现。

完了,她温柔端庄,和蔼可亲的形象塌了…

‘噗嗤…’看着屏幕上女子眼眸中的生无可恋,归故忍了忍,终了还是笑出了声。

对于空间里归故有声的嘲笑张无忧已经无暇顾及了,她梳头的动作逐渐变得柔和,嘴边也出现一抹温和的笑,“嗯,都来了呀,来的真巧,我刚起床。”

看着她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模样宋长卿低笑了一声,继而将食盒放在了桌子上打开将其中的粥饭一一取出,按着每个人的位子摆放着。

而季云笙则是将洗漱水放在了梳妆台不远处的小架子上,把其固定好之后,他抬步走到了张无忧的身边。

他抿嘴而笑,“你刚才真的好可爱啊。”

以为这件让人尴尬的事情已经过去了的张无忧:……

所以云云你是没有看出为师的尴尬吗?没有看出为师非常迫切的想要把这件事情跳过去吗?

你这样我真的不太好接话诶!

论一个自认为温柔贤淑的长辈在自己房中翻了个白眼结果被小辈抓了个正着应该怎么办?!

在线等,非常急!

不过是刚问出屏幕上就出现了答案:先搞清楚时态状况,如果小辈对此没有什么表现和看法,就当这件事情过去了,如果和你说了话那么就按照他/她的话附和他/她。

张无忧抿了抿嘴。

所以这总局的智能档案库真的好不靠谱。

不过片刻,她转眸看向了二徒弟,回了他刚才的话:“是吧,哈哈…”

季云笙脸色极其认真,“对,没错,非常可爱。”

大可不必!

这样所得来的夸奖,不要也罢!

就在此时,微微弯身站在桌边宋长卿轻声开了口:“二师弟,别光站在那里聊天了,你先把师尊的头发梳好,一会儿我去挽发。”

季云笙低低的应了一声,随之朝张无忧伸出了手,“师尊,给我吧,我帮你梳发。”

懒散的不能再懒散的张无忧十分情愿毫不犹豫的把梳子放到了他的手中。

坐在凳子上端详着镜子里面垂着首眉目认真的给她梳发的二徒弟,张无忧再次发出了一声感叹:‘啊,归故啊,就你说我这两个徒弟他怎么就怎么就这么乖!’

说完,她又把两次的任务做了个对比:‘这次的任务可比上回享福多了,不用整天担惊受怕,而且还衣食无忧!’

归故托着脸笑,‘宿主大大喜欢就好。’

表面上这么说,而它的心里想的则是:哦,我可怜的宿主,虽然表面上看着挺享福的,但是你这次可不会像上一次做完任务就可以回去了哦~

看着屏幕上它的表情,张无忧微不可察的蹙了蹙眉,‘归故,怎么感觉你刚才的表情有点不对呢?你想的啥?’

归故歪了歪头,颇为无辜,‘宿主大大,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我这么单纯善良会想什么呢?我只不过是想着顺着你说话,有可能会多吃个包子…’

张无忧一时语噎。

好吧,这确实是你的性子。

身后传来一道低低地略有些磨砂质感的嗓音:“师尊,怎么蹙眉了呢?可是我没有把握好力的弄疼你了?”

“没有,没有。”关掉屏幕,张无忧把目光又放到了镜子里面的二徒弟身上,她莞尔一笑,“你放心梳就行,不用顾忌什么。”

季云笙唇边梨窝浮现,“好。”

章节目录

师尊总是沾花惹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张姑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姑洗并收藏师尊总是沾花惹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