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嚣张的苏玄,众多净土仙皆是狂怒。

造坟?

这是扬言他们就是来找死的!“阴荒时代的那批人都不敢这么嚣张,你凭什么?”

一个黑衣净土仙出声,周身血气环绕,身之所在恍若有一片无尽血色炼狱!这是血狱仙,丝毫不弱于黑暗仙,是净土仙中的战力佼佼者。

“若你东荒生灵皆在,我等降临倒是要费些手脚。

但只你一个,注定被我等碾压!”

又一个黑衣出声,双手竟是龙爪。

这是一头仙龙所化的净土仙,名为苍龙仙!“有无造化,生死不定。”

最后一道骨仙风的黑衣幽幽盯着苏玄,双眸如有天地在轮转:“敢逼的我的师弟身死求道,你的路在那一刻就已经断掉!”

造化仙!岁月仙的师兄,实力恐怖不说,更有鬼神莫测之能!昔年就是这批净土仙太强势,导致很多阴荒诸圣不得以身死对抗。

而就算仙空崩碎,这批净土仙也是引发了第二时代初期的黑暗混乱岁月。

轰!几乎都没有丝毫征兆。

造化仙就是动手了。

他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根古老仙道权杖,一划间以武主石像腰部为线,直接扭曲,而后裂开一道横贯西地的裂缝!这一下,好似直接把武主石像腰斩了!但偏偏一切都那么自然,苏玄第一时间都没发现。

直到造化仙大喝:“造化不定,我主生死!”

轰!苏玄如遭雷击,感觉到意志竟是开始剥离武主石像。

“找死!”

苏玄厉喝。

天地因果,东荒运势!苏玄以天地气运镇身,镇道!造化仙神色淡漠:“你能拦我造化,那其他呢?”

话未说完。

轰!此地黑衣净土仙动了。

他们神色冷漠,压根没想过和苏玄单挑,而是准备一群净土仙单挑苏玄一个!“当年我将符印脉打入你体内,就知道你是个祸害,却没想到会给我净土带来如此多麻烦!但,一切终究徒劳!”

黑暗仙神色冷漠,举手投足间爆发遮天的黑暗。

“能逼的我们如此净土仙动手,你足以瞑目!”

轰隆隆!除却被苏玄斩的天河仙,以及四仙帝后裔净土仙,其他十九个黑衣净土仙皆是动手。

他们的决定是,绝杀苏玄,不给苏玄一丝机会!这能除后患,也能让仙空更好的降临东荒!苏玄仰着头,气势依旧那般霸烈,丝毫没有一丝退缩的意思。

“若无当年符印脉,我绝无法成长如此快!所以你此次来东荒,我必重谢你!”

苏玄大吼。

轰!一身肝胆何惧仙!苏玄只身迎敌。

天与地间!面对浩浩荡荡而来的净土仙,苏玄何其渺小,又何其壮哉!这一幕恍若定格,是以卵击石,亦是蚍蜉撼树!若东荒还有生灵还在,看到这一幕必然比苏玄带领他们冲向武殿时更为惊艳震撼!这是一人之勇,一人之无畏,亦是真真正正的一人之慷慨激昂!旋即。

定格的画面崩碎。

苍龙仙化一头遮天青龙,龙爪狠狠按下,直接砸碎了武主石像的左臂。

血狱仙以身开血狱,而后血狱聚阿鼻地狱刀。

一刀出,人间散,地狱开,群魔乱舞间撕裂武主石像小半身躯。

造化仙弹指遮天,挥手破运,以造化扭转乾坤,定苏玄八方意志!镇天仙,森罗万象仙亦是动手,带着更为狂怒的威势斩断武主石像双腿。

而黑暗仙更恐怖,以黑暗遮蔽西地,再以黑暗汇聚暗仙之矛,直接洞穿武主石像胸口,狠狠摁着如人棍的武主石像坠落大地。

轰!大地崩碎,深坑顿现。

无尽黑暗中。

黑暗仙恍若唯一神明,高高在上直视苏玄:“杀你者,黑暗仙!”

武主石像狂震,却是传出苏玄更为张扬的笑声。

“杀我?

当我泥捏的?”

苏玄铿锵开口,继而又低喝:“你的仙暗,能黑过我苏玄的至暗?”

轰!古老的至暗迸发,疯狂蔓延间竟是瞬息取代黑暗仙笼罩西地的仙暗。

黑暗仙瞳孔剧烈收缩,直接借用仙空之力。

但。

“偌大东荒,这只是一隅之战场!这一场战斗,才刚刚开始!”

苏玄大吼。

轰!最后的武主石像轰然炸开。

与之炸开的,还有无尽暗渊!这片阴荒最初的黑暗之地在苏玄的掌控下彻底炸开,更是瞬间笼罩了整个西地。

一瞬间,西地再无一丝光明!就连净土仙他们全力爆发,也只是堪堪迸发出一些如火星般的光亮。

“该死,这是阴荒最初的黑暗!”

“他竟是引爆了黑暗,让这片区域彻底沉沦入了黑暗!”

净土仙们一时竟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深坑中的黑暗仙也是身躯狂震。

有那么一瞬间,黑暗仙觉得此地竟极其适合他!但很快黑暗仙又反应过来,这是苏玄的至暗,不是他的仙暗!“以意志为源,创造古老至暗!此子内心…到底藏着多少黑暗?”

黑暗仙更是动容。

大道殊途同归!黑暗仙修仙暗大道,自然知道越是行走于黑暗的生灵,越适合修行黑暗大道!甚至走到黑暗至深处,大道都能自现!而此刻黑暗仙自认自己已经走到极深处,但此刻一感知苏玄的至暗,却发现苏玄好像还走在他前面。

不过下一刻。

黑暗仙瞳孔猛地一凝:“他跑了!”

这一瞬间,黑暗仙察觉到苏玄跑出了西地!“追!”

几乎瞬间。

他们就是向着西地外冲去。

西地连接中央的边界!苏玄脸色惨白的出现,嘴角更是不可遏制的不断溢血。

这是十九个黑衣净土仙的动手伤了他的本源!如此恐怖的战力,此刻的苏玄就是拼尽一切也是打不过,十死无生!但。

“这场战斗注定不会早早结束!”

苏玄以剑眸深深看了眼西地。

“武主石像碎融武座,无尽暗渊炸开永恒至暗!以至暗遮武座,净土仙当发觉不了!只要我能撑到武座蜕变成功,就是我苏玄绝地反击的时候!”

苏玄神色疯狂且决绝。

步步为局,步步杀机!苏玄当以大无畏,大智慧,大毅力与浩荡净土仙争生死!此次不是他苏玄身葬东荒,就是他在东荒为净土仙打造一座古今未有之仙坟!……西地边缘。

诸多净土仙也是不断冲出。

“造化,可能感知到那小子的踪迹?”

黑暗仙断喝。

“往东而动,遁往中央!”

造化仙双眸如洞穿天地的世界之眸,竟是倒映出苏玄极速飞掠的身影。

“刚才还挺嚣张,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到头来还不是抱头鼠窜!”

镇天仙冷笑,既痛恨苏玄之前的嚣张跋扈,也羞恼苏玄杀天河仙时他的悸动与退缩!“他将这片区域化为黑暗,破碎一地之造化,难道只为杀天河仙?”

血狱仙冷漠问。

“难道还不够?”

“万事万物,皆有迹可循。

就算他在此地留下布局,我们也能找出来!你们去杀他,要么我以森罗万象驱逐此地黑暗;要么黑暗留下,镇压此地黑暗!”

森罗万象仙出声。

“你留下,我定要亲手宰了那小子!”

黑暗仙神色淡漠。

“别给他机会!之前我们就是大意,给了他太多机会!能杀他,绝不能犹豫!”

镇道仙童低吼连连。

当然,现在的他也只能叫嚣了!其他净土仙皆不言。

他们如此恐怖的战力,苏玄绝对是一碰即碎!之前镇杀武主石像已经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而且……“四尊仙需掌控仙空降临,那小子就由我们去杀!退一万步讲,待仙空彻底取代东荒之天,他就算再逆天也只有死路一条!”

苍龙仙淡漠开口。

四个仙帝后裔…称为尊仙!在净土仙看来,仙空降临显然比杀苏玄更重要!而且只要仙空降临,破了东荒的完整,苏玄将再无一丝机会!“走!”

没有停留!十八个黑衣净土仙向着中央冲去。

而此刻。

东荒的天不断开出一条条黝黑的裂缝,其中溢出的是一缕缕浩荡仙威!隐约可见,数以万计的紫衣,白衣净土仙盘膝而坐于仙空,浩浩荡荡的诵仙经,聚仙威!仙空…正在破碎东荒之天!……中央地域广袤!在那正中位置有一座圣王山。

这是离圣逍,潜龙大师等人这些年人为堆砌而成。

山峰巍峨陡峭!而在峭壁上则是刻着一座座灵圣石像!这是第二时代到至今出现过的一部分灵圣,供东荒生灵祭拜。

而在圣王山巅,是阴荒的九位圣王!黄泉,奈何,忘川,三生,阎罗,彼岸,酆都,菩萨,凌霄!九位圣王震古烁今,值得所有生灵祭拜!不过这山巅除九位圣王外,还有一座石像!不同于圣王石像的苍茫,这座石像充满了磅礴生机!这是属于苏玄的!既为汇聚东荒生灵的苍生之力,也是苏玄得到了所有东荒生灵的认可!在这个时代,苏玄只是还未成为圣王,但他已是东荒生灵心目中的圣王!而此刻。

苏玄站在了自己的石像前。

东荒之天正在不断开裂,这是仙空以及南陵对东荒的压迫!这就像一群强盗,野蛮的撬开了东荒的大门!苏玄感同身受,肉身如大海浮萍,漂泊不定!但。

苏玄脊梁依旧笔直。

他以剑眸望着自己的石像,其中汇聚无量光。

纵然东荒此刻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亦是主动加持着纯粹的光辉!这是东荒苍生的信仰,亦是东荒对他的认可和信赖!渐渐地。

苏玄缓步走向石像,与之融为一体。

这好似东荒为苏玄披上了古老的战甲!“世间万物皆从大道起,大地苍天皆由大道开!”

“愿我大道,不负东荒!”

“愿我大道,承载东荒!”

“愿我大道,如东荒永恒不朽!”

苏玄的大道恍若在呐喊。

轰隆隆!圣王山开始因苏玄而颤动。

一座座灵圣与圣王石像有光辉溢出,齐聚苏玄石像!但也在此刻。

轰!十八尊黑衣净土仙刹那出现。

他们神色冷厉恐怖,直接动手,以无敌之势直接打碎圣王山!不过。

“肉身纵朽,大道长在!”

苏玄的大吼声也是回荡。

圣王山崩,碎石坠落大地。

一座座残破石像亦是如雨落。

但在落下的同时,它们也在飞向苏玄石像,如残缺的铠甲,这一刻终于聚齐!在诸多黑衣净土仙瞳孔收缩下。

砰!所有石像碎片全部汇聚!而后。

苏玄石像狂震,表皮如石壳脱落,显化苏玄百战伟岸身!“大道铸体,意志为本,他…这是彻底舍弃了肉身?”

黑暗仙失声。

下方。

苏玄抬头间,双眸已在,闪烁亘古大道!这不是真实的,亦如此刻身躯!昔日苏玄为踏入邪神法第四境,身死化道,不散天地!今日苏玄亦决然舍弃肉身,以大道意志为烛火,彻底点燃他这苍茫一生!“不破不立,破而后立!由死向生,唯我苏玄。”

他决绝低语,欲在生死间寻那一线生机!

章节目录

万古第一杀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执笔天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执笔天涯并收藏万古第一杀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