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区安全局局长王大飞,很快带着两名同事赶了过来。

唐宁的口供,说他一直在海王星里熟悉游戏,隔绝了外面的声音,所以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大飞感觉有些恼火,安全局今晚要干大事儿,姜效远已经将所有力量调走了,害得他这个分局局长要跑来这里和唐宁讲聊斋。

唐宁提供的视频绝对有问题,是经过周密剪辑的,但是逻辑上完全能够通顺。

按照唐宁的说法,是他在家庭人工智能程序里添加了一些小片段,使其能够更加的人性化。

因为同自管会发生过冲突,所以他在公共信息里调取过马三的关联人信息,马三和九爷何迟生的图像就是在那个时候获取的。

而根据联合理事会关于新居民入住条令的规定,唐宁在为进入学习班做准备,因此了解第四塔层政治构成是必修课,申隆成的信息是那时进入系统的。

接下来就是一个简单的对话程序,一开始只是家里的人工智能对于非法闯入者的普通警告,系统之前分析过,现在当然能够识别出马宏民。

之后说马宏民被取消了居民身份,那是唐宁在程序中设定的恶作剧。

系统调用申隆成和九爷的影像,也是唐宁想用第四塔层官方和非官方大佬的威慑力,震慑闯入的不法分子。

结果通过马宏民的言谈,直接牵扯上了这两个人。

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两个人竟然能够给马宏民造成如此大的压力,使他选择了自杀。

而且在自杀之前,马宏民还透露出那么多案底,以及三人之间的案情关系。

王大飞又问起了为何安全局门禁解码器,在后来出门时会失效的问题。

唐宁的解释,是自己并没有修改过官方解码器,只是在解码器外边,又加装了一层自己的解码器而已。

这样持有解码器的人,进门的时候不会受任何限制,但是在出门的时候,却要先经过自己的许可,才能连接到内政部的解码器上。

于是王大飞又问唐宁为何要这样做,唐宁的解释是之前马三和赵能的举动,让他受到了惊吓,虽然他不敢阻挡安全局的人进入房间搜查,但是起码在离开的时候,需要经过他的解锁。

这样他至少能够知道,有人进入过他的住所。

这个解释很巧妙,也很合理,算是居民在不违反法令的情况下,花了些心思,为保障自己的最大权益而耍了一点小手段,也不能说是什么关键逻辑漏洞。

唯一有问题的疑点,就是视频有两处地方,存在技术处理的痕迹。

一处是马宏民从吧台后出来,到唐宁的全息投影出现在沙发上中间,有一段缺失。

还有一处,是马宏民自杀后,到唐宁从卧室出来,这中间也有一段缺失。

前面的那段,唐宁解释是技术故障,马宏民开枪后,其中一枪击中了电源线,备用电源刚好在那时接管系统,切换和重启影响到了那段时间的录像。

后面的那段,唐宁则说是系统设定。客厅里没有生物体后,监控系统会自动关闭,这是为了响应理事会关于节约能源的要求。

经技术人员检查,的确是如此。

然而虽然没有逻辑大漏洞,但是事情实在是发生得太巧,王大飞直觉里边有很多的细节问题。

不过他决定忽略,因为唐宁这里已经没有必要深究,毕竟马宏民的确是自杀。

现在更大的事情,在马宏民这边。

马宏民私自持有杀伤性热武器,入室实施非法侵害,这是毋庸置疑的重罪。

根据视频中马宏民的自白,那柄手枪,直接牵扯到了九爷何迟生。

而他进入唐宁住所使用的门禁解码器,需要极高级别的安全局管理人员授权。

这个问题更严重,因为这个权力,就连西区分局局长王大飞自己都没有,这就又牵扯到了安全局的更高层。

马三的话语,将这个授权人,指向了申隆成。

再结合姜效远刚刚开始的大行动,作为老江湖的王大飞,隐约猜到了里边的猫腻。

监控录像上只有从马宏民入室行凶开始,被人工智能程序吓到胡言乱语,继而选择自杀,之后唐宁从卧室走出来,愣住,最终报告安全局的整个过程。

而这个过程,王大飞结合其它证物,最终选择了采信。

这是大案,背后可能还有更大的大案,事涉自己的直接领导。

王大飞当即越级上报,将通信连接到了自己的老情敌,内政部副部长,聚居地安全局局长姜玮那里。

姜玮接到通信后只简单地点头,说了声:“知道了,老王你辛苦。”

挂断通信,王大飞看着一团狼藉的房间:“还是去分局待一晚吧,同事还要在这里取证。”

唐宁点了点头:“那我带点换洗衣物。”

王大飞抽了抽嘴角:“也是,才到聚居地三天时间,就有两天待局子里,你也算创造历史了。”

唐宁回到屋内,将藏在海王星坐垫下的隐身服装到包里,又顺便带上几件别的,背着出来:“走吧。”

这一晚的西区分局很忙,但是唐宁在侦讯室里,头枕着双肩包,睡得很安稳。

清晨,姜效远来到分局,将唐宁接了出来。

坐上自动车,姜效远对唐宁说道:“打开个人视窗,大事件。”

唐宁将个人视窗打开,首先就是新闻推送。

“昨晚,安全局第四塔层西区分局,在原病毒研究所废墟发现不法分子,利用不死人制作五号针剂的窝点……”

接着是安全局人员进入废墟建筑,利用光雷清理其中不死人的情形。

之后是废墟内的实况录像,还有唐宁转给姜效远的视频剪辑,以及安全局人员将尸体拖到第一层集中录像的恐怖场景。

“据安全局重案调查处通报,该起恶性案件,与第四塔层高管,以及传统黑恶势力密切相关。案件正在继续调查,相关犯罪嫌疑人已被安全局控制。”

接下来是内政部安全局新闻发言人在通报案情,就见身着黑色制服,形象英武的发言人义正辞严地说道:“这起案件,我们已经掌握切实证据,证明与第四塔层自管会会长王鑫、黑恶势力头目何迟生、塔层安全局局长申隆成密切相关!”

“除此之外,我们还掌握了何迟生、申隆成秘密筹建热武器工厂,企图颠覆联合理事会的阴谋证据!”

“塔层没有法外之地,任何居民,必须遵纪守法,对于申隆成、何迟生、王鑫为首的反社会团体以及其帮凶,内政部安全局,将依法予以严正打击!”

“内政部安全局,欢迎所有居民,举报以申隆成、何迟生、王鑫为首的反社会团体——自管会的犯罪事实,内政部安全局,将根据法律,依法追究!”

“下面我们将公布一系列的录像,证明自管会这颗毒瘤,是如何长期把持上四塔层,残酷虐待塔层居民,如何从事犯罪活动的!”

“正义或许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我在此代表内政部安全局,警告那些犯罪分子,尽快投案自首,洗心革面,否则迟早将面临严厉制裁!”

接下来的画面,变成了自管会名下的那些恶霸的不法行为,最后连马三入室行凶最后自尽前的自白都在其中。

唐宁问道:“马三那段,和前边的那些比起来,震撼性差远了吧?怎么也加了进去?”

姜效远说道:“那一段不是给塔层居民看的,是给九爷的手下们看的,看完了,九爷的人心就散了,料理起来轻松。”

“对了。”唐宁问道:“出了如此大案,你怎么还有时间送我?”

“这案子太大,已经没我插手的份了。”姜效远微微一笑:“现在的我啊,无事一身轻!”

车在一条简陋的街边停了下来,姜效远带着唐宁下车:“走吧,请你吃好吃的。”

来到一处怼着“桑钦烧烤店”灯箱的小门脸边上,姜效远找了一处小桌子坐下:“桑钦!还有存货没?烤点!”

“红肉没了!素菜还有!合成肉还有!”门脸里边一个黑脸膛的汉子,对客人上门似乎还有些不高兴:“这都在准备早点了!包子稀饭快好了,要不?”

“不要!没见我要请客?”姜效远不干:“请客有请包子稀饭的?快点,上大串!”

桑钦嘀咕着去将街边几处碳炉子里没烧完的剩碳凑到一处,点燃火端了过来,又将昨晚剩下的串连同调料端了一盆过来:“你自己烤吧,我要伺候姑娘们,这些算你半价!”

“麦酒来几瓶。”

“自己去拿!”

姜效远拿起串子铺在炉子上:“要不你来?干这活你指定比我熟。”

“我来吧。”唐宁看着姜效远拿刷子那架势,觉得还是自己来比较好:“这个我真懂。”

姜效远起身去店里找来几瓶麦酒,打开两瓶:“这桑钦烤肉是一绝,主要是调料好,别家弄不出来,好些底下塔层的都慕名而来。”

“不过大白鼠今天是吃不成了,那玩意儿紧俏。”

说完让唐宁将酒瓶拿起来,伸出自己的酒瓶跟他碰了一下:“唐宁,请你来吃顿烧烤,算是给你道歉了。”

唐宁跟他走了一个:“道什么歉?”

姜效远说道:“把你卷进这事儿里边来,让你在进入聚居地的第一天就看到最黑暗的一面,我得跟你道个歉。”

唐宁开始往发热的烤串刷油:“不用,再说了,也不是你将我卷进这事儿里来的。”

姜效远愣了一下:“嗨!我不是怕你不明白吗!看来你比姚华好相处多了。”

章节目录

末世:黎明效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子从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子从周并收藏末世:黎明效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