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要是有记者采访人们对这一幕的感觉如何。

所有人都会异口同声的喊出两个字。

恶心!

恶心秦淮茹让傻柱背锅的行为。

傻柱坐了两年多的班房,期间秦淮茹就看过傻柱一次,还是二十个月之前看的,目的是傻柱的房子,当时两个人中间隔着一道铁栅栏,现场还有管教在,秦淮茹如何怀上傻柱的孩子?而且是在二十个月之后才显怀?

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

恶心傻柱心甘情愿舔秦淮茹的那种想法。

千金难买我乐意。

傻柱乐意,谁也管不着,他无怨无悔的付出。

脑袋上都绿油油一片绿了。

还舔。

许大茂为啥一个劲的盯着傻柱的脑袋看,旁的人或许不知道,但许大茂知道内情,他知道跟秦淮茹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的人就有好几个。

秦淮茹要不然能这么牛叉?

都是用她那副臭皮囊换出来的。

这几个人当中某一人就是秦淮茹肚子里面孩子的爹。

还有一种可能性。

那几个人都是秦淮茹肚子里面孩子的爹。

即传说中的杂交。

也难为傻柱了。

更让许大茂觉得好奇的事情,是有这个容易挨雷劈的人身在现场。

易中海、刘海中、闫阜贵。

这三个人不晓得出于什么目的。

纷纷为傻柱喜当爹的行为叫好,彩虹屁一个接着一个往出飞,甚至还恶心的给秦淮茹肚子里面的孩子想着叫什么名字好。

小傻猪!

小傻柱!

何秦!

对于三位大爷拍秦淮茹马屁的行为,许大茂表示理解。

识时务者为俊杰。

易中海成了秦淮茹手下的狗,做什么事情向来都是以秦淮茹为基准。

闫阜贵由于职业的缘故,现如今他的日子极其的不好过,有个大腿抱一抱,不管对自己,还是对家人都是极好的。

听说闫阜贵的同事。

那位冉老师。

一家人在从事这个喂猪和打扫厕所卫生的项目研究。

风潮来了。

谁也避不过。

是秦淮茹出面,才让闫阜贵没有步了冉老师的那个后尘,去从事校园厕所卫生如何保持干净的项目研究。

刘海中前段时间被两个儿子闹,刘光天和刘光福成立了他们自己的早饭排,亲自带人跟刘海中闹,当着大院不少人的面声讨亲爹刘海中的各种不作为,说是要大义灭亲,将刘海中媳妇径直给气晕了过去。

此举行为。

算是将刘海中那想要当官的想法给熄灭了,也让刘海中认清了现实。

估摸着这就是他们不住气狂丢彩虹屁的原因,各方面狂赞傻柱勇敢背锅的行为。

要讨好秦淮茹,免得秦淮茹从他们当中选一个人出来顶锅,傻柱背锅的行为颇有见义勇为将他们救出火海的态势。

当天。

傻柱与秦淮茹领取了结婚证。

只不过在房子的问题上闹出了一点小小的纠葛。

变成了秦淮茹老公的傻柱忽的发现,自己虽然身在四合院,但却没有了房子住,他的房子现在何大明的弟弟在住,使用权利和居住权利归人家何大明的弟弟所有,人家也是三代雇农的背景,压根不惧傻柱。

傻柱一开始还想霸占人家何雨水的房子,说那是傻柱爹留给傻柱的房子,雨水是女儿,是外人。

被许大茂带着人抽了两巴掌后一下子变得老实了。

新婚之夜挨了两巴掌。

傻柱也算破了这个记录。

按理说。

结婚了就得住一块。

傻柱也想跟秦淮茹住一块,他都惦记秦淮茹多长时间了。只不过这个条件不允许,傻柱的房子被秦淮茹祸祸的没有了,雨水的房子又没有霸占成功,要住也只能住秦淮茹家。

一张大床上面,分别睡着贾张氏、傻柱、秦淮茹、棒梗、小铛和槐花。

对面的墙壁上面挂着秦淮茹死鬼丈夫的照片。

想想就觉得画风惊悚。

再加上贾张氏不同意。

傻柱便把主意打在了二皮蛋身上,想跟二皮蛋挤一晚上,却被二皮蛋嫌弃。

后来许大茂听人说,说傻柱当天晚上在狗窝里面对付了一晚上,第二天以照顾聋老太太的名义住在了聋老太太那屋。

一个月后。

何雨水与刘志豪结婚。

许大茂作为何雨水的哥哥出现在了何雨水的婚礼上,本该热热闹闹的婚礼,却由于傻柱的搅局显得有些落魄。

何雨水自始至终没有将自己要结婚的消息通知给傻柱。

是傻柱通过旁人的旁人打听到何雨水要结婚,还让许大茂这个与何雨水没有丝毫血缘关系的外人以唯一娘家人的身份坐在主位上,当时就炸锅了。

傻柱在喝了半瓶二锅头后,闯入了何雨水与刘志豪的婚礼,大闹人家的喜宴,想要寻个说法。

偷鸡不成蚀把米。

傻柱是说法没有寻成,还被一心护卫儿媳妇何雨水的刘志豪老娘连抽了七八个大嘴巴子脑袋都成猪头了。

原来有熟知内情的人见傻柱上门闹事,还穿了一件挂有新娘主家喜花的衣服,便将傻柱吸血何雨水补贴秦淮茹,对何雨水不理不睬任由自生自灭,把何雨水害的差点坐牢等等不堪入目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听者闹心,闻者落泪。

傻柱的名声愈发的丢在了茅坑中,挨了几个大嘴巴子临近离开的时候,一个看不过眼的老太太随手抄起了一个屎尿盆,将里面的那些屎尿一股脑的扣在了傻柱的头上。

这件事。

使得傻柱与何雨水两人的关系愈发的掉入了低谷,何雨水带着刘志豪回门的过程中,连正眼都不待瞧傻柱一下的。

傻柱也知道自己理亏,见何雨水笑嘻嘻的拉着刘志豪回门,黑着一张脸的将头背了过去,在何雨水领着刘志豪提溜着大包小包进到许大茂屋门的一瞬间,傻柱背过去的头回望了过来,眼神中有股子淡淡的羡慕。

何雨水和刘志豪结婚一个月后。

傻柱也迎来了自己的好事情。

秦淮茹在四合院里面给他生下了一个儿子。

为了庆祝这一伟大历史进程,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戴了绿帽子,傻柱挨门挨户的通知,还重点通知了对头许大茂。

“许大茂。”被许大茂带着人抽了好几个巴掌后,傻柱总算认清了现实,不敢在当面叫许大茂孙子,至于心里叫不叫,那是傻柱自己的事情。

“你叫我什么?”许大茂反问了傻柱一句。

托秦淮茹的福。

傻柱进了轧钢厂,继续从事自己之前的老行当。

许大茂身为轧钢厂副厂长,算是傻柱的顶头上司。

“许大茂。”

“我跟你傻柱没有那么熟,你要叫我许副厂长。”许大茂瞪圆了眼睛,身居高位养成的那种气势,令傻柱心虚的后退了一步。

“得得得,我叫你许副厂长。”

“这就对了嘛,找我啥事?”许大茂就是在明知故问,秦淮茹要生孩子的事情,整个四合院满院皆知,再加上傻柱满大院挨门挨户通知的那种动静,想不知道都难。

“许副厂长。”傻柱加重了语气,“我就是想告诉你,我有了儿子了,秦淮茹替我生了一个儿子。”

“那我恭喜你。”许大茂这句话可不是违心之语,他真的在恭喜傻柱有了儿子。

当添狗当到这个份上。

傻柱真是空前绝后。

喜当爹都这么高兴。

这人真的没救了。

“谢谢许副厂长,我这就放鞭炮去。”傻柱笑嘻嘻的扭头离去,对他来说,自己有了儿子算是勉强可以压许大茂一头的好事情。

就算这个儿子不是傻柱的种,最起码人家跟傻柱姓何,叫小傻柱。

不像许大茂,他跟于海棠结婚两年多的时间,于海棠的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

许大茂自己也纳闷的。

各方面的机能都挺正常的。

为啥子没有效果?

在没人的时候,许大茂也把自己藏着的宝贝偷悄悄拿出来看,他发现自己的这个宝贝跟旁人的那个宝贝都是一样的。

无非就是宝贝的大小长短有些差异。

有的大。

有的小。

有的圆。

有的细。

哎。

“哇”

一声清脆的孩童哭泣的声音从秦淮茹那屋传出。

一直忐忑不安的傻柱,立时泛起了兴奋的表情,响起了高兴的话语声音。

“我傻柱有了儿子了,我傻柱有了儿子了。”

“啪啪啪…啪啪…。”傻柱特意准备的一千响鞭炮被点燃,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却引来了一声震惊的吼叫声音。

“鬼。”

“有鬼。”

“打鬼啊。”

这声音许大茂熟,周围那些邻居们也熟悉,是产婆发出的声音。

人们的好奇心理瞬间被激发了一百倍。

都不用人嘱咐,哗啦一声围拢在了秦淮茹家门口,瞪着溜圆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秦淮茹家。

这一次为秦淮茹接生的产婆,是远近闻名的接生高手,拥有十数年的接生历史,算得上是经验丰富。

就是那种大风大浪都见过的人。

是什么令这么一个见多识广的高手发出了惊呼的声音,一连串喊了好几个跟鬼有关系或者打鬼的惊恐声音。

秦淮茹究竟生下了一个什么玩意?

把产婆吓得直呼见鬼。

人们都伸长了脖子。

巴巴的看着那紧闭的门。

“鬼。”

“哎呦。”

屋内响起了人摔倒在地上的那种身体与地面撞击产生的声音,后面还跟着产婆发出的痛苦叫声。

紧闭的屋内被拉开,首先映入人们眼帘的则是一脸苍白表情,宛如真的见了恶鬼将自己狠狠下了一跳的产婆。

仿佛屋内有洪水猛兽在追,产婆大跨步迈出屋门的过程中,右脚不小心在门槛上面耷拉了一下。

惯性作用力之下。

惊慌失措的产婆一个狗啃屎的扑在了地上。

之前一脸笑眯眯表情的傻柱,此时那还有刚才那兴高采烈的表情,拉着一张难看的脸伸手将扑倒在地上的产婆给搀扶了起来。

“六大妈,里面怎么了?”

“傻柱,鬼,鬼。”

“六大妈,你别瞎说,我媳妇还在里面那。”

“傻柱,六大妈吃饱了撑的跟你说这些讨嫌弃的话?真是见鬼了。”

“六大妈,现在这个当下,你说鬼有点不合适吧,小心那些人听到。”许大茂好心的提醒了产婆一句。

因一句话或者一句牢骚,亦或者一个字,害的自己凄惨兮兮的事情比比皆是。

“许副厂长。”产婆干咽了一口唾沫,她惊恐地瞅了瞅身后的秦淮茹家,一字一句的将事情的原委解释了一遍。

还真如傻柱所说的那样。

秦淮茹给傻柱生了一个大胖小子。

刚才那声啼哭。

也是孩子发出的呼喊。

唯一不同的事情。

即让产婆直呼见鬼或者打鬼的原因,是这个秦淮茹刚刚诞下的大胖小子发育的不怎么健全。

他身上有缺陷。

缺陷在什么?

臀部。

小孩嘴巴、眼睛、耳朵等完好,就是没有这个排泄的小口口。

人们土话叫做没屁……。

这是一个没有屁……的大胖小子。

民间有句俗语。

说你这辈子缺德事做多了,将来你生下的孩子他就没有排泄的小口口,寓意这个人真是招了报应。

周围众人什么感觉,许大茂不知道,反正许大茂自己在听了产婆的话语后,身上的毛孔瞬间泛起了一种轻松的快感。

秦淮茹这是招了报应。

该。

老天开眼了。

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飞入了四合院众人的耳帘。

这是赤果果的嘲讽。

前面的鞭炮是傻柱庆祝秦淮茹生下儿子。

后面的鞭炮是那些被秦淮茹欺负的家破人亡的人庆祝秦淮茹招了报应。

傻柱的脸青一阵红一阵。

好端端的庆祝场面也变成了被庆祝的场面,看看四合院里面这些邻居们的嘴脸,就晓得大家都在心里狂喊着好。

人真的不能作恶。

否则报应真的来袭。

眼前诞下没有屁股的大胖小子的秦淮茹,就是最好的例子。

两年多的时间。

秦淮茹制造了多少孽?

让多少人家破人亡。

罪行罄竹难书,数都数不清。

“秦淮茹遭报应了,她生下的儿子没有屁股。”一声凄厉的呼喊声音,响彻众人耳帘。

是二皮蛋。

向来连气都懒得出的二皮蛋,破天荒的使出了十二分的力气,嘶哑着嗓子的朝着还躺在屋内床上的秦淮茹高声喊叫道。

“这是报应,真是报应,秦淮茹,你也有今天,哈哈哈,秦淮茹这个恶事情做绝的人遭报应了,老天爷,你开眼了啊。”

“还等什么,庆祝啊,庆祝秦淮茹遭受了报应,我们要唱歌,我们要放鞭炮,我们要大肆的庆祝。”

二皮蛋还真的在庆祝。

弯腰捡起了一块石头,朝着秦淮茹家的玻璃砸去。

石头砸烂秦淮茹的玻璃后去势不停,还一石头双打的落在了秦淮茹的脑袋上,让本就因自己生下没有屁股孩子的秦淮茹愈发的火冒三丈。

这两年多的时间。

谁敢跟她秦淮茹说个不字?

二皮蛋。

不想活了吧。

“二皮蛋,你给我等着。”

“秦淮茹,我二皮蛋一直等着那,你弄我一个试试,我二皮蛋穷的叮当响,存粮没有一颗,我怕你?秦淮茹,你将来不得好死,你逼死了主任,搞得主任家破人亡,你肯定不得好死。”

家徒四壁吃了一顿没一顿的二皮蛋,可不惧秦淮茹那一套。

秦淮茹招报应,诞下没有排泄小口口的大胖小子的消息风一样的以四合院为中心点,急速的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这件事为秦淮茹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章节目录

情满四合院之许大茂精彩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石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石唯并收藏情满四合院之许大茂精彩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