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亲,这才是徐氏此时的真正忧虑所在。她打算给徐雅多备嫁妆,以此来缓解她那克亲名声所带来的影响。

可她毕竟能力有限,以后还要养元宝,供元宝读书,为他置业。

所以,既然徐雅自己能挣,那她就需劝着这孩子好好给自己攒几年嫁妆。

徐雅不是真正十二岁的孩子,徐氏劝她的隐含意思,她很快就心知肚明。

可她买点心并非是想吃,她小时候早吃够了这些东西,她只是想要尝尝这时候点心都是什么味道,做的水平如何罢了?

“奶,你放心,我知道的,我不乱花这些钱。只是我第一次挣钱,就想给家里多买点吃的,让你和元宝都甜甜嘴。”

徐氏笑着摸了摸她脑袋,欣慰不已地还没开口说什么,那粮铺的掌柜却开口了。

他对徐氏笑赞道:“你这孙女真是孝敬又嘴甜,没白养啊!”

“掌柜谬赞了。”

两人很快在这处买好了要吃的粮食,这里头徐氏一大半都买的是粗粮。

其后她们告知掌柜,将粮食什么时候送到城门处的马车处,便离开了这里。

是的,管送货上门,多给三、五文钱就可。

她们两个女的,还抱着个孩子在街上走,自己是拿不动那三十斤粮的。

这三十斤粮,够她们吃一个月左右吧。

且她们家远,店家就只能给送到坐牛车的地方。

她家比一般人家过得好些,即便如此,她家往往还都是吃的二合三合的白面掺杂粮的馒头。而且徐氏虽是北方人,却喜欢吃米饭,所以她还买了些大米小米熬粥做饭使。

除了养人的小米粥,虽说她和徐雅不多吃米粥米饭,但是元宝却养的精细,每顿饭都有米粥搭配的。

两人才转了身走出铺子,就看到郑同从一旁的巷子里走出。

这时郑同虽穿着文人的袍子,但那袍子却有些破旧及低调,是暗沉的灰色。

他一直低头走着,没看见徐雅他们,但徐雅却看到了他。

“奶,郑秀才是我救命恩人,我见他不能不打招呼,说声谢——我想将点心送他一包。”徐雅指着郑同,和徐氏说道。

徐氏看着逐渐远去的郑同,眼里露出意味深长的思索。

“你且先去谢他,我不急,等你。我带着元宝去前头杂货铺子看看,给家里买点盐和萝卜菜籽。”徐氏指了自己要去的铺子。

那杂货铺子就在这附近,徐雅看了看具体位置,记住了,便和徐氏暂时告别。

郑同人高腿长,脚步匆匆。

徐雅追了会,后来又喊了几声,喊住了他,这才追上他。

她其实并没有和徐氏说实话。

她非要和郑同打招呼,只是为了以后完成任务的需要,这才不得不如此。

总之,不管是改变他的人生轨迹,还是攻略他,她都需给他留下些好印象,让自己完成任务的难度不至于太高。

其实吧,她本身并不怎么愿意倒追个这样的男生!

郑同蹙眉,眼露惊讶地看向徐雅。若不是徐雅喊他名字,他其实并不怎么想停下来和徐雅说话。

他来这处是避着人的。

对方眼里闪过的那一丝嫌弃,徐雅装作没看到。

她仰着笑脸,从后背筐里掏出了包点心,递给了郑同。

“郑秀才,那两日里,你那么帮我,我还没怎么好好谢谢你!这包点心送你,希望你别觉得这东西简薄。”

郑同上下打量了一番如今收拾齐整的徐雅。

从她那瘦弱的眉眼里,他看到了从前没有的几分秀气及知书达理,觉得她变化还是有些大的。

他挑眉拒绝道:“不必如此。当日乃举手之劳,是个能帮手的人也会施于援手。何况我帮你,不仅是因你处境太难,也是为了自己的名声着想。若是我不帮你,我这秀才的名声定会被人诟病的。这才是我帮你的真正原因。所以,你不必对我如此感激。”

很功利的实话。

徐雅暗地评判了郑同的话后,还是将点心往他眼前递了递,“不管你为了什么而帮我,总是救我了我。所以,我还是很感激你!就一包点心,你且收下吧,不然,我心里会觉不安。”

终究是之前徐雅第一次劝郑同,给他留下了不佳印象。加之他最近备考,压力有些大。

只见他眼里露出讥诮,几不可见地嗤笑一声,终究还是忍不住,问出了盘桓在心里多日的疑问。

“不安吗?你那日劝我不要去考试时,你怎么没出现不安呢?你知道我家中情况吗?若不知,那我便告诉你,我很需要钱!所以此次乡试,我是一定要去的!只有考中,我才能改善家中情况。若是你知道我家中情况,那为何还要劝我不要去考呢?你觉得我不去,以我这样的状况,我家中情况何时才能改善?”

听话听音,感知到他语气中的愤懑不满,听出他多少有对她发泄的意思。

可徐雅没法子不劝他!她要完成任务,而且吧,这任务结果也是为了他好。

“我梦里,你那先生说你只有五成把握中举,既然成功的把握不大,那何必去呢?改善家里的情况,除了科举,办法在咱们这个稍显繁华的小镇,也不是没有。可你为何就非要去呢?”徐雅苦劝。

“办法是很多,可我没时间没精力,我需专注读书中举。小姑娘,你以为读书中举很容易吗?”特别是为了举业而读书,为了改换门庭而读书!

徐雅理解他的苦衷,但不赞同他为了功利而如此。

“什么事情能容易呢?若是读书中举容易,那为何还有七老八十白发皓首在考的童生?可九层之台起于累土,一步没走好,对以后的影响还是有很大的。

乡试成绩不好,会试一定会受影响。你县试是案首,院试是小三元。哪怕乡试不能成为解元,那也不能差太多吧?

若是考得太差,你让你那恩师,也就是如今的县尊如何想?他的每三年政绩里就有一项非常重要的教化考核,也就是你们这些考生的成绩。

你觉得他难道不想拿个漂亮的政绩吏考吗?我觉得,他应该也不赞成你去考的。

且,世人多讲究大小三元的说法,哪怕没有考出这个结果,但也不能比第一次院试差很多吧?你院试可是小三元!

若你执意去考,考得不好,这让世人如何看你?说你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吗?你有如此资质,何故把自己逼得那么紧呢?三年后再考,难道就不行吗?

我觉得你这么聪明的人不会想不到这些,只是你一定有些不为人知的理由,所以才一定要去考。譬如——算了,不说这些,省得让你难堪!这点心你收下吧!我奶还在等我,我需赶紧离开——”

章节目录

寒门秀才锦鲤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叫我阿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叫我阿鲤并收藏寒门秀才锦鲤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