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下午和顾野约的晚餐叶明远也取消了。

理由是太忙,改天他回请大家。

叶明远对顾野是有了想法,他决定派人跟斯汀娜聊过后找顾野好好聊聊。

他直觉,斯汀娜对顾野说的何明橙的话一定不是何明橙解释的那么简单。

他得削了顾野这个念想。

当天晚上何明橙提出就住殷女士这边,多陪下孩子,叶明远也同意了。

孩子们对妈妈第二天要回宁城很是不舍,但一听只是出差,过几天就回,外婆和太外婆也会过来,就又慢慢没那么介意,只是一晚上都抱着何明橙叮嘱:“妈妈,你一定要早点回啊,我们会很想你的。”

抱着这对萌软小兽,何明橙认真的点头答应。

以往那种来去自由的心态早已悄然发生改变,在心底也在算计着要怎么尽早回来陪他们。

孩子已经成了她的一份血脉牵绊。

哄睡了孩子,何明橙去书房找叶明远,叶明远在电脑前忙碌,何明橙就忍不住道:“要不你明天别陪我去了,咱们直接去苏南会合就行。”

开年大家都忙,这么捆绑,按一贯的处事习惯,何明橙觉得有些不合适。

叶明远抬眼看她:“什么意思?嫌我黏你?”

蓝光防辐射镜片后射出很不友善的光。

何明橙立马否定:“不是,担心你太忙。”

叶明远就挑眉:“忙是确实忙,但晚上能抱着老婆睡还是比较重要。”

何明橙就无语了,心想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色多久。

第二天到宁城,被叶明远安排的车直接拉到宁城最豪的宁城一号,她才知道,叶明远在宁城是有地的。

叶明远录入密码打开门:“叶太,以后这是咱在宁城的家,明天抽空过去租房那把东西搬过来。”

何明橙环顾着这个六百多方的海景大平层,深吸了一口气。

叶明远就笑:“怎么,哪不合意?”

何明橙深深吐了口气:“我这算不算母凭子贵啊。”

叶明远就笑:“叶太,给您创造美好生活的是您先生我。”

何明橙踮脚就给了他一个吻。

叶明远看着亲完自己就轻快跑开看房子的自家太太,莫名有种金屋藏娇之感。

何明橙把整套房子都看了下,卧室,客房,书房,健身房,儿童房,儿童活动室,嗯,功能非常齐全完美。

何明橙却突然升了一个很现实担忧:“可是,这么大,我一个人住的时候会害怕。”

她独居习惯小小的空间。

叶明远斜睨她一眼:“叶太,以后我们基本一起行动。你出差我陪你我出差你陪我。”

何明橙瞪大了眼:“形影不离?”

话问出口,自己先打了个冷颤。

这么腻乎,太瘆人了。

叶明远却施施然点头:“对,形影不离。”

何明橙小心打量叶明远:“昨晚我和赵奕商量了下,乐健的复购率非常低,我们今年决定调整课程,同时开始社区合作,可能,这一两个月出差会比较多。”

叶明远挑眉看向她:“这点小事也得你自己出差才能解决?”

何明橙一眼请教的看向他:“有待试水的合作方式,难道我俩坐家里隔空指挥?”

叶明远就蹙眉,这个不论从理论上还是实际上,都不可以。

他想了想,换了个方式:“乐健咱能不能只持股?”

何明橙无语看着他幽幽道:“孩他爹,咱家还是允许工作自由的吧。”

叶明远就笑了:“当然!只是也得充分考虑家庭需求。”

这个问题,何明橙其实早有定论,她笑眯眯点头:“嗯,充分考虑家庭需求也充分尊重个人发展。”

中午俩人叫了个外卖,对付吃几口,何明橙就利利索索准备去上班。

叶明远幽幽看着她:“你就这样把我放家里?”

何明橙失笑:“您这么大尊佛,自然可以想去哪就去哪。要不,去你们分公司或者关联公司视察下?”

叶明远笑笑:“我想去你们公司视察。”

何明橙能不同意么。

她就带着他下楼找了家银行取了一垛百元新币,然后到便利店买了一垛红包,先封了两个大的补给接送的司机,然后指挥叶明远和她一起在车上封红包。

叶明远边封边批判:“你们南方就喜欢玩这些虚虚假假的的东西。100一个,见人就给?倒有点古代散铜钱的意思。”

何明橙不搭理他的批判,吩咐他:“我给你就给,当然如果别人没特意给你说新年好,你可以不理睬。”

“我也要给?”叶明远瞪眼。

“我下属跟你说何总先生新年好,你不给?”何明橙也瞪眼。

“我就这么一垛拿手上?”叶明远极度不满,拿一垛红包在手上,他得什么形象。

“你西装没兜?”何明橙很是认真询问。

“都放你包里。你见人给两份不就是了。结婚了不都是老婆管钱老公甩手掌柜么。分什么你和我。”叶明远一锤定音。

也是。何明橙想了下这个场景,觉得也挺对。

这样,叶明远就跟着何明橙到了乐健。

俩人到乐健的时候大家刚结束午休,正回巢的回巢,午休的上洗手间,倒水,活动伸懒腰,整个办公室一片活跃。

何明橙一进去,许多人就看到了她和她身边手牵手的帅男人。

一众人就围了过来:“橙姐新年好。这位是姐夫?”

何明橙就微笑点头:“新年好,对,姐夫。”

“姐夫新年好!”

“姐夫好帅啊。”

“这是俩萌兽的爹?”

、、、、、、

一众小青年们就开始了七嘴八舌。

何明橙果断掏出红包:“来,橙姐的橙姐夫的。领了赶紧上班。别八卦了。”

各个办公区的人都涌了过来,领红包事大,看帅哥事更大。

何明橙好不容易赶跑众人,就看到赵奕站办公室过道那等着。

她打量着俩人啧啧啧摇头直笑。

何明橙瞥她一眼:“赵总,新年好。你这什么神情。”

赵奕就立马笑得端庄大方:“新年好。欢迎叶总来我们公司视察啊。来来,请进请进。”

赵奕把俩人迎进何明橙的办公室,自己坐茶台前就开始泡茶。

叶明远打量了几眼办公室,就在茶台前施施然坐下。

何明橙把外套一脱,先敲开电脑,然后挨着叶明远坐到了赵奕对面。

赵奕边泡茶边打量俩人:“恭喜叶总啊,看来,两位是确定关系了。”

何明橙笑眯眯看着她:“奕姐,我们领证了。”

赵奕手一抖,没抓紧盖碗,手就被洒出的水烫了一下,她一下丢了茶馆,顾不上手,瞪着何明橙,话刚要脱口而出,又一眼看到何明橙旁边正扬眉看着她的叶明远,滚出舌尖的话又收了回去,再含进去滚了滚,调整了下才吐出来:“好事啊。反正你们孩子都这么大了,这样好。恭喜两位,新婚快乐,拜年好合,再生贵子。”

何明橙忍俊不禁:“嗯,您的好话我都收到了。”

叶明远也微笑,但他的话却让俩人都定了定:“赵总,我希望明橙以后就长住京城,家里孩子都离不开她。以后就让她专业负责乐健融资的工作吧。其他就辛苦赵总。”

赵奕愣住:这是人两口子商量的结果?

何明橙也愣住:叶明远这厮居然分工都安排好了。

融资?背靠茂源,融资不是大事了吧,这工作上一轻松,不就好回归家庭了。

何明橙看着赵奕微微摇头,那眼神是明晃晃告诉她:这不是我的意思。

赵奕楞了一下,立马就转过弯来:“好好好。具体我跟明橙商量着来。之前不知道孩子,全忙工作了,以后肯定要分时间照顾孩子的,这个我明白,我也支持。”

叶明远笑笑:“多谢赵总理解啊。”

赵奕泡了两道茶就起身:“那明橙你先忙,我回办公室了。这两天整理的一些资料你先看看,我们回头讨论下。”

何明橙点头。

赵奕一出去,何明橙就往办公桌前一坐:“叶总,您自便啊。”

叶明远笑笑,二郎腿一翘,自在的拿出了手机。

何明橙点开电脑,未读邮件巨多,登录的微信也正一条又一条更新信息。

赵奕在微信上抓狂:“你不会真的要回归家庭吧。同志,革命还尚未成功啊,同志你还需跟我一起努力啊。”

何明橙很明白这种感受,一起并肩作战的人如果突然说要撤退,那种恐慌无疑是巨大的。

她看了自在看手机的叶明远一眼,啪啪敲起了键盘:“放心。不会。我以后确实会常驻京城,但工作是不会落下的。最多,就是我的常用办公室设京城而已嘛。”

“好。那你的助理也带过去吧。这样你对接方便一些。”赵奕顿时松了口气。

“到时候看她的意思吧。如果愿意去就去,不愿意就重新招一个。”

“讲真,你怎么动作一下这么迅速?叶明远追的你吧?”赵奕一放松下来,就忍不住八卦了。

何明橙看着屏幕笑:“对。”

当天何明橙也就处理了下邮件,写了半份社区合作规划就跟叶明远打道回府了。

回到家,太阳还没落山,落地窗外,太阳的余晖正在海面勾出层层金色涟漪。

何明橙泡了茶,俩人坐在小厅的落地窗前悠闲的看着窗外的美景。

一杯茶下肚,想着几天压根没处理完的工作,何明橙就坐在叶明远大腿上勾着他脖子问:“明天您老怎么安排?”

叶明远就一本正经道:“不是说了陪你上班么!”

何明橙就摇着他脖子:“咱能不能在家腻乎就行了,白天就各自工作?”

他这么一尊佛坐那,搞的赵奕想跟她多聊一会都怕怠慢了他。

叶明远黑曜曜的眼睛就看着她:“在家你打算怎么个腻乎法?”

何明橙幽幽看着他:“难道咱还不够腻乎?”

叶明远看着落地窗外的海景,勾唇笑了:“嗯,我觉得还可以再腻乎点。”

在三亚的时候他就想过这个场景:海景在望,老婆在怀。

终于可以体验下了。

叶明远搂着她和她解释家里所有的落地玻璃都是外面看不到里面的。

说完,就温柔而缠绵的亲吻她。

那就着海景和她再腻乎点的意思不言而喻。

家里只有他们俩,非常安静,窗外景色浩渺迷人,让人产生一种时光和空间都随他们缠绵享受的安心满足感。

何明橙回应了他的亲吻。

她喜欢这种温柔的轻舔细啃,这样的交流,有欲但更多的是情。

斯汀娜确实教过她和赵奕许许多多的东西,以前她空有理论并无实践。

现在终于找到了对手。而且,这是跟她血脉相连的孩子的爸爸,她无形又多了许多的依赖和放纵。

叶明远似乎也很沉湎这样的亲吻。

他身体已经发生了变化,搂着何明橙的手已经收紧,但他还是克制着自己,不肯终止这样的交流。

何明橙很满意他这样的反应。

俩人辗转亲吻到再抑制不住,叶明远放纵了自己的手。

何明橙摇头:“太敞亮,我害怕。”

她表达的是真实的感受,但她也并没觉得真的可以阻止他。

而且实话讲,通过斯汀娜,她在这方面的认知和思想,只要不违反原则性的东西,她确实比常人接受度更高。

叶明远没有停手。

她以为他会就地这样的时候,叶明远却一把抱起了她进了卧室。

卧室有一面朝海,视野空旷,何明橙原本也想默认了。

但叶明远居然按了按钮,关了纱窗。

他咬着她耳朵:“咱慢慢来,先拉纱窗。你放心,外面真的看不到里面。”

虽然只是关了纱窗,但那种时候,他还能记着她的感受,何明橙觉得她认可他。

何明橙一直觉得夫妻要合拍,三观一定要一致。

她以前觉得她和叶明远可能有那么一两观可能并不那么一致。

但相处下来,她打心眼觉得和叶明远相处很舒服。

高空远眺海面,金色余晖的傍晚在何明橙的记忆里无限美丽!

她和叶明远或许不是最好的开始,但眼下和未来说不定就这么合拍的甜蜜下去了。

章节目录

妖怪打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薄荷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荷脑并收藏妖怪打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