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然跟小菊离去后。

“姑娘,你……”小红一脸吃惊。

林微然垂下头看着她,疑惑的样子显得有点可爱。

“你真是是太飒了!”

小红哈哈哈了许久,一直不停笑着瑾然方才的憋屈样子。

等她笑完了,微然才问道:“小红,你可知道我平日里跟大姐还结下什么比较深刻的梁子吗?”

问完就差点要咬到自己的舌头,自己的事别人怎么可能比自己还清楚,脑子糊了竟然问这种问题。

“这倒是没有听闻…不过就是大姑娘会在一些大事小事上常常欺负姑娘您。”

小红也很乖巧回答了。

“所以说,姑娘。您今天真的很勇敢,能让大姑娘这样憋气走了,要是换作平日,我们就是无论事情对错也好,都是要姑娘受些委屈。”

小红眼睛里闪烁着亮光。

“什么?”

一道女声传过来。

顺着这道声音,两人瞧见了魏姨娘,她一脸不可置信:“你们刚刚发生了什么?”

小红低下了头不敢说话,魏姨娘向来都是教导姑娘要隐忍不发的,所以姑娘才会受到大姑娘那么多的欺负。

“娘,你来了?”林微然倒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轻松打了招呼。

“微儿,你们方才对大姑娘做了什么事?”

魏姨娘很是气恼,刚想过来探望林微然,就听到了她们的对话。

林微然也不知道魏姨娘这么生气的原因,还是毫无忌惮回答:“也没对她做什么,简单打发了一下她就回去了。”

“胡说,”魏姨娘严厉了起来,整整截截说道:“你方才怎么能跟大姑娘起了冲突呢?像她这个性子,日后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你们。”

在这个府里向来都是林微然受到林瑾然的欺负,假如微然稍微反抗一下,受到的伤害就会更大。

“娘,我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不过是她挑衅在前,瞧着她那个装腔作势的样儿;

她此番前来目的不就是想知道小菊的情况吗?不过是狐狸尾巴藏不住,没多说几句话就把她吓着了。”

林微然很泰然自若地说。

小红拼命向林微然挤眼色,但奈何她都没有接收到。

“你!”魏姨娘甩过她的肩膀,一副被气哭的模样,“你糊涂啊!”

“姨娘平日都是怎么教导你的?凡事能忍则忍,只有忍过一时才能保全着衣食,保全着住处,乃至于性命!

你今日倒好,还这样跟大姑娘叫板!大姑娘是什么人?

她有的是官人的怜爱,有的是大娘子的疼惜,哪里不是有着赫赫背景、有人替她撑着腰。

可你呢?你只有你小娘一人,你小娘,什么都没有,没有母族,也没有官人……”

魏姨娘说到最后忍不住哭了出来,就压抑着许久的情绪在这一瞬就爆发了,想到了林微然落水,想到林微然那罐药,她太害怕会失去林微然了。

这宅里后院,勾心斗角数不胜数,多的是死去的人无法申冤,多的是活着的人郁郁而终。

林微然没有想到魏姨娘反应这么大,她心里也挺难受的,说道:

“娘,我一直敬重您是长辈,您的心愿我也能理解;

只不过我还是认为,如果一直受着欺压不去反抗,那么我可能连自己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大姐她处处紧逼我,哪一点还顾及着半点姊妹情分?

我若是一昧隐忍,只会滋生她的嚣张气焰。第一次女儿落水可以忍着,第二次换了汤药还要忍着;

难道无论她对我做什么就一直躲着她,躲能解决问题吗?因此恕女儿不得听您的这番话,还请娘亲可以原谅。”

小红跪了下去,拉着林微然的袖子想让她也一同跪下,林微然也顺应跪了下去。

膝盖给父母,不过分。

魏姨娘红着眼咬牙切齿,“你!你!”

“难道你就要这样跟她斗着,要把自己的性命给搭进去吗?”

“那又如何?”林微然毫不惧怕,言辞凿凿:

“即使是把命搭进去,我也要给她还击,让她知道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难不成一直受着她的欺凌卑微死去吗?

一个死的有尊严,一个死的毫无尊严,我宁可选择前者。况且谁输谁赢还说不定呢。”

魏姨娘又拍了林微然的肩膀,微然吃痛抓了下,“你才多少岁?就把死这个字挂在嘴里,整日里头说这些不吉利的话,你真是…!”

魏姨娘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最终下定决心,“你跟我来!”

小红扯了林微然的衣裳,林微然就起身了,恰巧小红也想跟在后边,但魏姨娘却说:

“小红不许跟着。”

小红只得原地站着。

两人绕过这个院子的后方,与她们住处最大不同的就是此处荒岭一片,也没曾想这里还有个这样的地方,四周都没有一个人影。

只见魏姨娘带着林微然,来到一个竖着两个冥碑的地方,碑前有供奉着香烟跟烧纸留下的灰碳,林微然一看,就知道经手这事的人必定是魏姨娘。

“娘…”林微然有些不知所措。

“你跪下,”魏姨娘铁着一张脸,没有理会林微然。

这两个灵碑的人是谁?没有放在林府的祠堂里,难道是…

这府里还发生过什么样的事吗,跟林瑾然推她落水有关?

她这个刚刚穿越过来的人,这府里的许多秘密全然不知。

林微然跪了许久,两人静默在这荒岭。

“说起来,姨娘还是第一次带你来到这个地方。”

魏姨娘打破了这份沉静,“你也出落成一个亭亭的模样,也不枉前人做了那么多的努力。”

林微然安静听着。

“你年纪还小,有些事情姨娘不能告诉你,但是,你可知道多少人要拼着命护着你,你却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可曾对得起她们?”

魏姨娘言辞凌厉,对林微然方才的话十分不满。

这两个灵碑是谁?与她的生死有关?

林微然一头雾水。

“娘,小女并非故意顶撞您,也希望娘亲可以信任我一回,无论我做出什么事情都是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成也好败也罢,但只想求得您的支持,我亦义无反顾。”

林微然还是面色不改。

“你…”

魏姨娘见她还是顽固不灵的样子,她们秉承的信念全然不同,她有她的理,姑娘大了总归管不住了,最终叹下一口气,“你想怎么做?”

微然见魏姨娘终于肯妥协,她欣喜万分,心里温存这份母爱,“娘……”

“站起来说话,”魏姨娘不习惯林微然低她一等的姿态。

林微然站了起来,问道:“娘,你可曾还对我瞒着其它事吗?”

章节目录

医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字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字月并收藏医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