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提供真正已完结倾城悍妃王爷轻点宠全本免费阅读txt下载!

  清了清嗓子,老鸨便道:“好,只要你们不找麻烦,我又怎会和银子过不去。把她们俩个关到一个舱里,每天的饭菜按时送,若是她俩少了一根汗毛,老娘唯你们是问。”

  老鸨后面的话自然是对船上的那几名彪形大汉说的,接下来的日子她当然不能守在这儿,青楼里的生意少不了她,安顿好秋敏君和瑶姑,她连夜就要往回赶。

  瑶姑顿时松了口气,秋敏君见老鸨答应下来,便也很合作的拉着瑶姑一起走向狭小的船舱,老鸨又对船上那些彪形大汉交待了好些话,方才离开。

  呆在狭小黑暗的船舱里,瑶姑忍不住轻泣起来,压低嗓音道:“秋姑娘,你说三皇子会找到咱们吗?如果他找不到咱们,那咱们岂不是真的要沦落为……”

  瑶姑想到将来的命运不禁又伤心又害怕,虽然秋敏君肚子里怀着君弘维的孩子,可是常言道自古无情帝王家,三皇子和秋姑娘之间原本就无名无份,而且秋姑娘原本只是未央宫里的一名丫鬟,不知上辈子修了什么福,方才怀上三皇子的骨肉,身份悬殊上的差距,这二人之间绝不可能修成正果。

  若是君弘维果断的放弃寻找她们,那她们的命运可想而知,虽然秋敏君现在一直以肚子里的孩子当挡箭牌进行自卫,可这瓜熟蒂落,孩子总有呱呱落地的一天,那个时候就是她们的末日到来。

  “他来或不来,我们都在这里等他。”秋敏君唇角勾起一抹玩味浅笑,淡淡道:“只要他有心,就一定能够找到咱们。”

  瑶姑抬起泪眼,问:“秋姑娘,你就当真一点儿也不害怕吗?”

  “怕,当然怕。可是怕又有什么用?倒不如养精蓄锐,找机会逃跑才是正经,咱们也不能一味的只指望着别人相救,靠人不如靠己,你一定始终都要记住这句话。”秋敏君一脸认真的凝对上那双泪眼汪汪的水眸,低声道。

  闻言,瑶姑总算是收尽了眼泪,点点头:“秋姑娘,你说得对,求人不如求己,咱们瞄准机会,一定要想办法逃出去。”

  二人开始在船舱里四下搜索,只是船舱真的很小,狭小的空间虽然透气的窗口,可却是极小的,只能勉强称做窗户,更形象的说只是两排透气孔,那些人从舱门外上了锁,除了送饭的时间外,其它时候都是紧闭的。

  船舱摇摇晃晃的前行,不知要将她们带到哪里去,走了好几天,每次在什么地方靠岸,都能听见外面一片欢呼叫好声,透过细窄的透气孔往外看,才知道这些男人停下船原来是为了看沿途淮舫上那些才色出众的女人,看来好色还真是男人的本性,走到哪儿都离不开女人。

  这次船停泊的时间比往日都要久,不过每日准点还是会有人给她们送饭来吃,这天送饭的彪形大汉递了饭菜进来正准备关门时,却被秋敏君出言制止:“等等——”

  “什么事儿?”男人显得有些不悦,皱了皱眉头,这女人磨磨唧唧的烦死了,淮河畔上今儿正热闹呢,画舫里的姑娘们一个个打扮得跟画里走出来似的,水灵的能挤出水来,他正急着出去看热闹呢。

  “大哥,外面到底出了什么事儿?怎么这么吵……”秋敏君强忍着不悦,挤出一副迷死人的笑容冲着那男人抛了一记媚眼。

  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不禁让瑶姑吓了一跳 ,也让送饭进来的那男人眸光微怔,略显吃惊,外面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漂亮妞儿只能远观不能亵玩蔫,眼前这如花似玉的美人冲着自己骚首弄姿,眉目传情,若他不懂把握那才是个大傻子。

  “能出什么事儿,不就是看热门吗?淮河畔边每到这个时候都会有花魁竞选,等到明年你也有机会参加。”男人意味深长的吐出一句,唇角噙着几分邪恶的冷笑,一步步朝着秋敏君走过来。

  秋敏君不动声色的后退,同时朝瑶姑使了个眼色,那丫头会意的点点头,手心却还是紧张的布满了冷汗,悄悄挪动步伐,瑶姑的手已经摸索到了她们这两天在船舱里找出来的一把铁锤,绕到了男人身后。

  那男人的注意力此刻全都在秋敏君身上,女人娇媚动人的模样甚是迷人,虽然老鸨离开的时候特别有交待,可是这会儿男人将那些话全都抛到了脑后,压根儿记不得半个字。

  “小妖精,没想到你还有那么一股子骚劲儿,反正迟早都是要出来卖的,不如先让老子尝个鲜……”那男人一副色迷迷的样子盯着秋敏君,女人不言不语,只是一个劲的媚笑。

  “唔——”只闻一声闷哼,男人一手摸着后脑勺,瞪大眼睛缓缓转身,还未来得及看清楚身后暗算他的那张面孔,整个人就嗵的一声倒下了。

  “秋姑娘,我……我杀人了,怎么办?怎么办?”瑶姑手里的锤子哐啷一声掉落在地,虽然这事儿是之前和秋敏君商量好的,由秋敏君负责勾引男人,她则负责从背后偷袭,那一铁锤下去的时候,瑶姑只感觉自己的心跳声都停止了。

  “傻丫头,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趁着他们都在看热闹,咱们赶紧逃……”秋敏君则显得要镇定得多,一把拽上瑶姑的手,拉着她出了船舱,不忘将舱门锁上,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似的。

  过了几天不见天日的日子,当两个女人从船舱里逃出来后,刺目的阳光照射的让她们睁不开眼,幸而船上那些彪形大汉个个的注意力都在其它画舫的美人们身上,并未注意到她们已经从船舱里逃出来了。

  “从这里先绕到其它画舫去……”秋敏君压低嗓音,船并没有靠岸停,她们唯一的选择就是绕到相邻的画舫上去,至少逃走的机会能大一点儿。

  小心翼翼地顺着一艘连接一艘的画舫朝外绕,终于距离那条贼船的距离远了些,突然脚下的画舫开始动了起来,像是打算离开了,秋敏君和瑶姑对视一眼,又是紧张又是窃喜。此刻才有功夫细细打量一眼她们现在所处之地,不禁眼睛倏然睁得大大的。

  好漂亮的一艘画舫,看起来风流秀美,富贵奢华,流白坠地轻纱游荡,颇有一种温香软玉酥人神骨的感觉,楼上传来悠扬的琴音,似夹杂着男人和女人的笑声。

  “船上的丫头呢?糕点怎么还没有呈上来,客人等着呢……”楼上传来一道女声,虽是娇媚,却透着不悦。

  “就来了,就来了。姑娘别着急……”

  妇人的嗓音从秋敏君和瑶姑身后传来,她们俩似乎挡住了妇人的去路,只见妇人几乎连想也未想,将手中的点心盘塞到瑶姑手里,冷喝一声:“你们俩个是躲在外面偷懒的么?还不快上去给客人倒茶,今儿来的可是宫中内阁府的大人,侍候的不好有十个脑袋也不够你们砍。”

  瑶姑条件反射的连连应是,只至那妇人转身离开后才反应过来,怔愣的望向秋敏君:“秋姑娘,她这是把咱们当成这舫里的丫鬟了么?”

  秋敏君不免也觉得好笑,正欲说话的同时不经意瞥间,突然看见一条熟悉的船只正朝这边驶来,几乎连想也未想,推了瑶姑一把:“快,上楼去,他们追来了……”

  瑶姑眸光一紧,端着点心就往楼上跑,秋敏君紧随其后,希望不要有人发现她微隆的小腹才是,虽然肚子不太大,可若是注意看,还是很容易看出端倪的。

  刚一上楼,便听见女人的娇嗔声:“死丫头,那么久才把糕点送上来,客人的茶水都凉了,还不赶紧去换……”

  瑶姑赶紧按着吩咐去做,原本这些都是她做惯了的话,做起来倒也娴熟自然,反倒是秋敏君,微微微躬着身子,似怕被人看出什么来。

  瑶姑端起茶壶为客人换水,当看清楚眼前的人时,差点惊得松了手,君弘维的眸光只是从她脸上掠过,几乎就没拿正眼瞧她,好像不认识她似的。

  这会儿瑶姑着急了,到了嘴边的话就要脱口而出,却在这时男人突然开口了:“方大人回去禀明母后,本王只是出门散散心,很快就会回宫了。”

  女人脸上的表情一僵,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的咽回进肚子里,脑子似一下子清醒了,她就说三皇子看见自己为什么没有半点反应,原来坐在对面的那位方大人是皇后娘娘派来的人。

  瑶姑急急退了下去,拽了秋敏君便朝着角落的方向走去,不想身后再次传来那道娇媚却不失凌厉的声音:“站住!”

  虽是停下了步伐,瑶姑却没有回头,压低的嗓音透着微微颤音:“姑娘还有什么吩咐?”

  秋敏君感觉瑶姑有些不对劲儿,侧眸睨她一眼,只见那丫头一个劲儿冲着自己眨眼,像是有什么着急的话想说,却是不明白她的意思。

  “你们俩个就不要走了,留在这里侍候两位贵客,该斟茶倒水的时候,长点眼力劲儿,听见了吗?”

  一位穿着紫罗兰绫罗绸缎裙子的姑娘扭着美臀,一副慵懒模样走到她们面前拦下了她们的去路。

  就在这个时候,画舫晃动一下,底下传来吵杂声音,从雕花镂空木窗望去,十里烟花醉人处,好些只大小不一的船只将这艘画舫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样的场面顿时让刚才说话的那位身穿紫罗兰缎裙的女人吓了一跳,此时顾不得理会瑶姑和秋敏君,跑到窗边探出头望向舫外突如其来的场面。

  “秋姑娘,奴婢刚才看……看见三皇子了。”瑶姑拽紧秋敏君的手,声音小的几乎只有她自己才能听见,她是唯恐一不小心就被外人听去。

  “你说什么?”秋敏君皱了皱眉头,那丫头的声音太小,她压根儿没听见她刚才说什么。

  却在这时,身后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儿?”

  “呃……方大人,奴家也……也不太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这就是下去问问。”那位紫衣女子紧张的连声应道,当目光落到瑶姑和秋敏君身上时,轻嗔出声:“你们俩个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去给二位客人倒茶。”

  说话的同时不忘狠狠瞪他们一眼,当目光在落在秋敏君的腹部时,微微怔愣数秒,不过意识到还有要事在身,女人来不及多想,便急着下了楼。

  画舫里弥漫着淡淡茉莉花茶的香味,夹杂着檀木的清香,秋敏君似突然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越来越近,突然猛的回眸,正好对视上男人那双熟悉的深邃眸光。

  “……”秋敏君瞪大眼睛,还未来得及出声便接收到了男人眸底的异样神色,心头微微一惊,一时间未能揣摩到男人到底是何用意。

  “方大人,你也下去看看。”君弘维越过女人的身体,就像不认识她似的,看似漫不经心的走到雕花镂空木窗边,朝着拥挤的河岸眺望一眼,再回眸时一派慵懒的望向依然坐在桌案前茗茶的中年男子。

  方大人闻声,急急站起来连声应是:“是,三皇子,微臣这就下去看看。”

  方大人前脚刚走,君弘维已经迫不及待的一把握住了女人的柔荑,薄唇微微抽搐两下,一肚子的话想对她说,可现在却不是时候。

  “待本王先去打发了他们,回头再和你说……”君弘维握着女人柔荑的大手紧了紧,透过窗子看到画舫还是处在河道里围,现在被那些船只围了个不通,若是不打发走那些人,他自然也是难以带着敏君脱身。

  女人点点头,轻柔应声:“那你自己小心。”

  听见熟悉的声音,女人的关切让君弘维唇角勾起一抹久违浅笑,自从知道她失踪后,他就马不停蹄的一路追踪线索而来,只是迟迟未找到女人,内心的紧张惶恐出卖了他,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让这个来自异世的女人占满了他的心。

  秋敏君和瑶姑留在楼上未曾离开,隐约间似听见一群人连声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请三皇子恕罪。

  好一会儿过去,君弘维再上来的时候独身一人,不等女人反应过来,整个娇躯便已经落入男人怀中,瑶姑识趣的退闪到一旁去给他们把风,把时间和空间留给久别的爱人。

  “敏君,委屈你了,这件事情我已经查清楚了……”

  “不必说了,其实……我早就猜到了。”秋敏君淡淡的阻止了男人接下来的话。

  “等天一黑咱们就走。”君弘维抚了抚女人肩头的几缕发丝,俊颜轻轻贴在女人的脸颊,熟悉的气息莫名令人一阵心悸,喉结上下滚动,沙哑低沉的嗓音突然再次逸出:“敏君,我……差点以为就要失去你……和孩子了。”

  男人沙哑低沉的嗓音透着久经沧桑的情感,这一刻让女人内心也有所触动,秋敏君只感觉心情突然变成一团乱麻,杂乱无章,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应答男人的话。

  “三皇子,您还是让奴家亲自侍候吧,若是让方大人知道了,奴家可不好交待——”楼下传来紫衣女子的声音,透着几分焦躁不安的情绪。

  “本王说过……都给我滚!”男人低沉冷冽的嗓音传出,只是头也未回,深邃似海的鹰眸深处却依然漾着一汪柔情,一瞬不瞬的注视着面前的女人。

  秋敏君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起来,男人的视线这才缓缓下移,望向女人微隆的腹部,声音越压越低:“这些日子……哪些人欺负过你,本王一定会替你连本带利的全都讨回来。”

  “那皇后娘娘那里呢?她可是你的母后……”秋敏君突然被他一本正经的模样逗乐了,忍不住调侃道,其实她倒是没有想过要让男人替她报仇,若有可能的话,她只希望他能够救救那些被卖进窖子的无辜女孩,一想到那个叫小玉的姑娘,她就忍不住心痛。

  “她是本王的母后,我确实奈何她不得,只是……从今往后,我偏偏要随了你去,不再理会她,这对于她而言难道不是最好的惩罚吗?”君弘维薄唇轻抿,一脸正色的道。

  这个答案倒是让秋敏君有些意外,突然歪着脑袋盯着男人的俊颜笑着反问:“偏偏随着我去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日后我离开这里,你也要跟着我一起走不成?”

  原本只是一句戏谑的玩笑问话,让女人没有想到的是,男人面色没有半丝笑意,一脸正色的应道:“没错,你若是要离开,本王也要随你一起,因为……我再也不想与你和孩子分开半刻。你明白吗?”

  女人唇边的笑容顿时僵滞,秋敏君整个人完全呆傻了,不能相信自己耳朵刚才听到的一切。

  “怎么?看起来你好像不太喜欢本王的答案……”君弘维皱了皱眉头,狭眸眯成一条细缝,他刚才的那番话天下间不知有多少女人痴心期盼着,可眼前的这个女人却反倒一副被吓呆傻了的模样,着实让他心里发堵。

  “呃……不,我只是有些意外。”秋敏君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二人都没有再继续下面的话题,气氛却在瞬间掺杂了几分怪异,似紧张,更似暧昧。

  半夜三更,趁着夜色浓郁,君弘维带着秋敏君和瑶姑一起离开了画舫,只见男人下船后,突然一把火点燃了画舫,火越来越旺,烟越来越浓,劈里啪啦竹子爆裂的声音接踵而起,火舌汹涌,冲天而起的火势染成了烈红一片,热浪灼人,浓烟滚滚,四处火苗狂舞星火乱坠。

  “干嘛要烧了这艘船?”秋敏君侧眸望向男人。

  君弘维冷冷的抿成直线的嘴角微微上挑,似笑非笑,将手中的长袍往她身上一披,道:“既然要走,自然是走得干干净净!”

  不知睡了多久,秋敏君醒来时屋中安静的很,屋子里飘着淡淡檀香的味道,着眼打量着屋中的摆设,虽谈不上华丽,却是雅致风情,每一件细小的摆设都让人觉得田园风里透着温馨。

  隔着纱帐朦朦胧胧的看见一道身影走了进来,瑶姑端着水盆走到床榻边,秋敏君这才赶紧问道:“瑶姑,这是哪儿,我睡多久了?”

  “秋姑娘,这是三皇子找了一处别苑,说在姑娘分娩前,暂且安顿在此。”瑶姑笑着道:“姑娘自从船上下来,已经昏睡三天三夜了,大夫说姑娘是这些日子累坏了,交待多休养便可。”

  “那……他人呢?”秋敏君左右环顾,没有看见熟悉的身影,莫名觉得心里一阵空荡荡的感觉。

  瑶姑自然知道她指的是谁,俺嘴偷笑:“三皇子知道了秋姑娘的心事,帮你了结心愿去了呢。”

  “我的心事?”秋敏君不解,看着一脸坏坏笑意的小丫头,眸底漾着一团迷雾。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一把推开,君弘维高大的身躯走了进来,看见主子回来,瑶姑急忙屈身行礼:“三皇子回来了?奴婢给三皇子请安。”

  “不必拘礼。瑶姑,我已经对你说过了,从今往后这世上就再无三皇子这个人,这里有些银两你拿着,回乡做点小买卖。”君弘维走上前来,将手中的银票塞到瑶姑手中,那丫头连瞥也不敢瞥上面的数字,便跟烫手山芋似的又要急急的塞回给男人。

  “三皇子这是要赶奴婢走么?奴婢不要银票,奴婢只要留在三皇子和秋姑娘身边侍候……”

  “你敢抗命?”君弘维冷喝出声,吓得那丫头浑身直啰嗦,却就在这时,男人的嗓音又突然软了下来:“让你走并不是因为嫌弃你,而是我和敏君身边不再需要下人侍候。”

  瑶姑又愣了愣,很快床榻上的秋敏君已经走了过来,只见她凝向男人的眼神多了几分新奇,不乏好感,老实讲她真的很欣赏男人的此举。

  “瑶姑,你走吧,带着你……我和砚去哪儿都不方便,我们更喜欢过二人世界,虽然……很快就要有三个人。”秋敏君莞尔一笑,拍了拍瑶姑的肩膀。

  见他们俩个都要赶自己走,瑶姑的眼泪哗哗流了下来,再看看手里的银票,一千两银子这个天文数字映入眼帘,让她心里更难受了。

  “好,奴婢走便是了,不过这些银票奴婢不能要。”瑶姑摇摇头,欲将手中的银票还给男人,却被秋敏君一把阻止了。

  “傻丫头,没有这些银子你该如何生存?拿着它……置一幢宅子,做点小买卖 ,再找个好男人嫁了,生一堆可爱的娃儿……”秋敏君轻笑着,温柔的嗓音帮瑶姑憧憬着未来,小丫头听着听着,顿时心都软化成了一滩水。

  “秋姑娘……”瑶姑内心真的很感动,无法言喻的那一种。

  “什么都别说了,走吧。”

  月色碧荷,静谧而清凉,院落里一双人影依偎在一起,夜风带着一丝凉意,秋敏君发现自己的肩膀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件月白荷叶边的轻薄披风,宽宽荡荡同样颜色花式的绢绫长裤,清爽干净。

  侧眸睨向男人,正好对视上他透亮的双眸,女人轻咳一声:“之前……瑶姑说你按着我的心事去办事了,说的到底是什么事儿?”

  “青楼里的那些良家闺女,不是你一直惦记着的么?”君弘维轻笑道。

  “你救了她们?可是……你是如何做的?那个狠心的老鸨是肯定不会就此罢休的。”秋敏君皱了皱眉头,显然有些担忧,她没有想到男人去做的竟然是这件事情。

  “你好像不太信任我办事的能力,小东西……”君弘维眯着狭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被他这样看着,秋敏君反倒不好意思,故作轻松的笑笑道:“没想到你竟然会去做这件事,真的……谢谢你!我替那些女孩谢谢你!”

  君弘维盯着她的小脸,深邃的眼眸掠过一抹趣意,低沉道:“那你打算用什么方式来报答我的好意?”

  男人的嗓音透着丝丝暧昧浅笑,言外之意再明显不过,秋敏君也不禁红了脸,轻嗔道:“大恩不言谢,更何况你帮助的是那些女孩,怎么上我面前讨赏来了?”

  男人笑而不答,一把打横抱起她,大步流星的朝着房间的方向走去。

  长夜漫漫,温情绵绵……

  那一世,她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这世与他相见。这一刻,他抛下荣华,不为富贵,只为守候她一生一世。(全本终)

章节目录

倾城悍妃王爷轻点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d言情只为原作者百里月桐君煜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里月桐君煜麟并收藏倾城悍妃王爷轻点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