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阁正堂里,谢玉致问:“你的那个什么打谷机,搬去苏家村了?”

林一诺回:“嗯。”

谢玉致说道:“这东西于民大利,不下于曲辕犁和筒车,可有图纸?”

林一诺“啊”了一声,回道:“有。”

“我瞧着这十几年李二郎的做派,他是一心想当个虚心纳谏有容人之量的历史明君了,因此你这个于民有利的东西,肯定很合他的心意。今年他的生日,你就添上这样贺礼去祝寿吧。”

林一诺抬眉:“今年需要我亲自去?为何?”

谢玉致一抬眉:“你是长房独子,论身份应继承林阀阀主之位,但你也知道,如今的林阀是你二叔当家,你只担了个虚名。当年你祖父仙去时,你才三岁,担不起林阀和卫国公的担子,便让你二叔先承了爵,说是以后再传于你。

可权力这东西,一旦沾上了,又怎舍得放弃呢?何况比起阀主,卫国公这个绑住手脚的爵位,也没甚趣味。且朝廷想削弱林阀的心不死,居然在你祖父仙去后没多久,就册封了你的世子之位,这不是把你架火上烤吗?因此我才把你带来浮云山庄避世。”

林一诺淡淡道:“我知道啊,可我不是说了嘛,无心这些东西,也懒得管理林阀。”

谢玉致道:“即便你看不上卫国公和林阀阀主之位,可你当明白,你没法和平让出你的身份和权利,那你就始终是站在危檐之下。你那位二叔的道貌岸然,这些年,你还看不懂吗?”

林一诺将最后一口寒瓜塞嘴里,叹了口气道:“阿娘的意思,是让我去长安为自己谋一份安宁了?”

谢玉致道:“没错,你长大了,阿娘相信你能处理的很好。逃避的事情总有一天还是会来找你,唯有直面才是解决之道。庄里这些年徐叔培养的十八刀客,尽随你去。另外白糖方子的事,你也可以问下苏五郎,他是否愿意卖给我们?到时候有了白糖和打谷机这两样,什么事都做得。”

“白糖便算了吧,如果要做这件事,我有比白糖更好的东西可以当贺礼。只是我去了长安,就赶不上年底祭祖了。”林一诺微微皱眉。

谢玉致笑道:“你阿娘我好歹也是谢阀嫡女,不用你担心,若是这点都对付不了,我怎能把你健健康康养这么大呢?”说到这里,她的娥眉微微一皱,似想起了什么。

“那快玉佩……”

“我一直戴着。”

“唉。”

林一诺自然明白她说的是什么。这件事情,谢玉致一直十分内疚,她坚定地认为是二叔林元吉搞得鬼,但林一诺很清楚,这真的是意外。

遇到陨石这件事,对他也是有利有弊,起码他意识可以离体,这件事就很玄妙。且他能修炼成从隋朝时就为天下人所争,但却从未有人学成的《仙灵诀》,他认为也有陨石的缘故。

徐阳早就说过,论起刀法天赋,他是比不上父亲林无缺的,但当年父亲却没办法修炼《仙灵诀》的真气。便是徐阳这个武学大宗师,对于《仙灵诀》也是无可奈何。

不过这些事情,也没必要和母亲说了,他总也得有一点自己的小秘密,否则凭母亲的聪明才智,很容易就暴露苏木的情况。

林一诺这个人从小就主意大得很,从小就喜欢藏着自己的小秘密。比如他四岁半那年意识可以离体入水,这么大的事,寻常四五岁的小儿,哪能藏得住秘密呢,但他就愣是没让一个庄里的人知道,包括他的母亲谢玉致和大姐林如琢。

若非他一开始以为苏木是水底的精灵,直接与他意识交流,让他产生了同类之感,他也不会告诉苏木。

……

……

经过六天的抢收,苏木家三十亩的稻田终于都收割完毕。苏木活动了一下身体,略有些腰酸背痛,比练武都累,毕竟练武不用一直弯腰啊。论起干农活,他是纯使蛮力,还不如苏大郎、苏老头厉害。

虽然大家都很累,但看着晒在院子里和谷场里的黄灿灿的稻谷,心里开心啊!

今天苏大郎和苏四郎两兄弟、苏宁文苏宁武两兄弟一共四个人赶着牛车拉着两台打谷机,去金岙村的外婆家帮忙。

苏木的外公外婆就只有一子两女,他舅舅是家里的老二,他娘秦氏是大女儿,还有个小姨嫁在金山村。

他舅舅也只有一儿一女,女儿已经嫁出去了,秦家的人丁实在不旺。

当年建国初期的均田制之下,他舅舅和外公共分到了一顷的地,凭他们半个月内是肯定是来不及收的,往年苏木一家忙完自己的活后,也会去帮个七八天的忙。

不过往年没有打谷机,他们自己田里的那些活干完就得十天半月了,至于他们外婆家,没个月余根本忙不完。

四人赶着牛车一进金岙村的地头,在田里忙活的金岙村村民就都看见苏大郎带着两个儿子一个小弟赶着牛车过来啦。今儿个的牛车上没坐人,上头叠着两个大家伙,用麻绳捆得死死的,也不知道是个什么。

“今天怎么会过来,家里还忙着吧?这牛车上的是什么东西?”农田里忙着活的秦大郎见着外甥和重外甥挺意外的,往年总要苏家秋收结束了才会过来。

“舅舅,我们家今年有了这东西,打谷省时省力多了,所以已经收好了,阿爹阿娘让我们过来帮你们。”苏大郎招呼几个小的拆麻绳卸货。这打谷机一黄金一台,可不敢磕了碰了。按他的想法是要分两趟装的,他不怕来回走,可苏木直接就给垒起来了,动手速度每次都快得惊人。

“这什么东西?”秦外公和秦家的第三代独苗秦铁牛也放下了镰刀过来看。

秦外公已经66岁的人了,但还是下地来干活,没办法,秦家三代单传,干活的人少啊!五年前满六十岁的时候,朝廷分给他的口分田被收回了大半,把他心疼的哟。

要知道现在成丁的男子可分不着他们当年那么多地,秦铁牛今年刚成丁,就只分到了五亩荒地,其中三亩还属于口分田,以后也是要收回的。

“这个叫打谷机,是浮云山庄的林郎君做的,须一黄金一台,我们家阿木今年才购置的,他们还没往外卖呢,说是不好做。”苏大郎说起这事来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毕竟这种全天下第一次出现的新事物,就能给他们用上了,那也是他们家的本事啊!

秦铁牛咂舌:“一黄金一台?这么贵?这做什么用的?”

苏四郎抢着表现道:“打谷用的,你瞧着。二狗,快,搬些水稻过来,给你们表舅看看。”

两人很快就完成了一轮演示,秦家几口都看得目瞪口呆,苏家人的脸上不由露出了得意之色。

章节目录

夫君的金手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青竹li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竹lin并收藏夫君的金手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