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何其实觉得有些奇怪,他问九叔道:“这个事情很奇怪呀,冬花婶子虽然喜欢偷懒,但不是什么喜欢小偷小摸的人,手脚也还算干净吧。怎么会?”

九叔没有多说,反而是催促苏何先离开:“这个事情你先别管了,你先回去吧,你出现在这里,会让她们察觉到什么的,反而不敢动手。”

苏何又能说什么呢?九叔这样做,完全是为他着想。

苏何如今做了个体户,又和安溪布厂,买了布匹弄来橡胶,在村里开了一个鞋厂。村里不少女人帮他做一些衣服之类的东西。

苏何最近赚了不少钱呢,村里也有一些人会眼馋眼红,这有人想要小偷小莫就是这个原因。

自古以来,不患寡而患不均。

出现这种事情,苏何也没有办法。

点点头,苏何也不再多想,对九叔说了一声:“那我先回去了。”

出来的时候,苏何正好碰上的冬花婶,冬花婶还对着苏何打了招呼:“哟,何伢子,什么时候回来的。”

说这话的时候,冬花婶眼睛还闪烁了一下。显然她有些害怕和担心。

这让苏何觉得冬花婶估计真的和九叔说的那样,心里有些想法了。

苏何表面不动声色,笑着对冬花婶子说道:“昨晚上刚回来的,这不,今天就来看看。不过我听说之前山岚村林村长过来拿了一批鞋子者,所以厂子里剩下的鞋子不多,我看了看,觉得还是等再过一段时间,再拿去市里卖掉。今天就先回去了。”

这个时候又有几个人过来啦,都是村里的婶子。

苏何很有礼貌的,一一跟他们打的招呼,有几个人张了张嘴,最后也什么也没说。

苏何看在眼里,心里也在想着,或许这几个婶子注意到的冬花婶子的行为。不过碍于情面不好说出来而已。

不过既然九叔说了,他来处理这件事情,后面还有大爷爷出面。苏何觉得自己还是避避的好。

再怎么说苏何是一个少年人年纪摆在这点,若是真的出了事情,苏何也不好说话。

另外这些东西都是苏何的,村里只是帮忙代工而已,若是冬花婶子真的偷了东西,到时候来找苏何说情,那也是很麻烦的事情。

放过吧,这东西是自己的,以后要是再有人偷,再来找自己说情,那苏何到底是计较还是不计较呢?

可要是追究责任,这个事情更难办,都是一个村里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总是不好说话的。

所以这个事情九叔一开始就叫苏何不要参与进来,他和大爷爷去管这件事情就可以了。

大爷爷是村长,又是族长,在村里的威望很高。

九叔是大爷爷指定的下一代的领军人这一点,从九叔带着人,在鞋厂守卫就可以看出一二了。

还有村子里的这些事情,也都是九叔在参与管理。大爷爷的想法其实大家都知道的。

用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来形容,有点语气不对,但意思就是那个意思。

苏何应合了几句就离开了。

回到家看到叶传秀,正在那边收拾被剪碎的裙子。

苏何道:“妈,你别收啦,这东西都剪这么碎了,收起来能做什么?”

叶成秀眼神有些复杂,不过还是说道:“这虽然碎了,但拿来纳个鞋底还是可以的。”

苏何点点头,本来不想多说,准备进去,叶传秀张张嘴问道:“真的要做到这一步么?”

苏何回头看着叶传秀的眼睛,认真地说道:“那妈你自己觉得二姐和玉成伢子这样下去,以后可怎么办?我只是在用实际的行动告诉他们,属于自己的才是自己的,拿别人的东西,迟早有一天会被别人拿回去的。人不能这么自私,想要什么东西,必须要自己去争取,用自己的劳动来换取,而不是争抢兄弟姐妹的东西。”

苏蓉就坐在了屋里,很显然,她听到了这句话,当即就把门给关上,重重的一声砰,吓得叶成秀一跳。

苏何努努嘴,示意里面让叶春秀自己看看。

你看这就是你的二女儿,她就是这态度,若是这样下去还能得了。

这就是苏何想要表达的意思,也传销显然是明白了,看着屋里的门,她也陷入了城市,有些沉默。

苏何进门,却不知道背后苏玉成站在门口也听到了这些,他眼神闪烁,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听进去,心里又是怎么想的呢?

吃过午饭,苏何刚想去休息一下,顾冬就过来了。

苏何小道:“怎么啦,怎么这么快就回来啦?”

顾冬指了指外面:“我姨夫来了,想找你去外面谈谈。”

苏何家里的事情大概全村没有谁家不知道的,李建仁和是南竹村的女婿,估计也应该知道这些事情。不想进来,大概也是不想掺和进苏何家里的这些烂事。

苏何点点头,那就出去说吧。

苏何和顾冬出来,远远地就看到了两个人站在树下一个正是李建仁,另外一个是光头,看着凶神恶煞的,但却很喜欢吃糖。正是顾冬的舅舅!

苏何的记忆里也有一些印象,他想起来这确实是顾冬的舅舅,只不过两人的年纪差的比较大,顾冬的舅舅离开村子早,跟着顾东的姨夫出去做事了。

在前身的记忆里,顾冬的舅舅出场并不多,印象也不够深刻,所以苏何一直没有想起来。

但如今捋清两人之间的关系之后,苏何就猛然想起来,记忆里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大光头,恶狠狠,但是脾气却很好。

看到苏何看过来,顾冬的舅舅还笑了笑,只是这个面容实在是看不到温和这个笑容让人也觉得有些害怕。

他也想起来苏何的存在了,只是出去的早,村子里的这些个小孩子,他还真是都忘记了。

但其实这个人只是长得凶恶,心里还是很温柔的。

苏何走过去,顾冬的姨夫李建仁直接伸出手,苏何笑了起来,伸出手和李建仁握了握手。

李健仁的这个表现说明,他讲苏何当做同辈人同等人,同等地位平起平坐的对待。

虽然不知道李建仁为何要如此,苏何接受他的这个好意。

李健仁说道:“要不然我们去顾冬家坐坐?”

章节目录

你好,我的1979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六月听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听涛并收藏你好,我的1979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