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年初,岛国日经大盘指数达到最高点的三万八十点,然后掉头下跌,两个月时间跌破三万点,此时岛国央行宣称大盘指数将触底。

然后八个月跌破两万点,宣称触底。

九二年四月初,大盘指数跌破一万七千点,此时央行再次宣称大盘指数的最低点将是一万六千点左右,也就是说马上就要触底了。

说得准不准呢?林云知道,大盘指数的最低点将在今年八月份出现,是一万四千二百点,基本上跌回了八五年时的水平,七年一个轮回,岛国又回到了刚刚签订广场协议之初。

现在是九二年五月十一号,林云站在大屏幕前,此时大盘指数为一万六千五百二十五点,十分钟后大盘指数变成了一万六千六百一十点,片刻之间有将近百分之零点七的变化,如此剧烈变动,背后就是多头和空头之间的较量。

多头是岛国的企业家们,特别是那些跨国公司,纷纷把资金回流进入岛国股市,希望抬起大盘,不得不说,岛国的企业家还是有些家国情怀的。

空头自然是米国和欧洲的国际炒家,他们做空指数,希望大盘指数按照自己的意愿下跌。

双方谁胜谁负呢?结果当然是米国那些炒家,其实在最开始广场协议签订的那一刻,岛国的结局就是注定被猎杀。

在前世,林云对国际上很多著名的交易所进行过深入研究,特别是一些特殊时期,多空双方交战时的大盘走向做过非常细致的分析,比如二九年米国经济危机前的股市,八七年米国“黑色星期五”前的股市,九七年东南亚经济危机前的股市、九九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前的米国股市、零八年米国次贷危机前的股市、二零二零年米国股市启动六次熔断………好家伙,满眼尽是米国股市。

当然,也包括九零年到九二年之间的岛国股市,甚至这段时期的股市变化对研究者来说尤为重要,因为双方一个是世界第一米国,一个是世界第二岛国。

这是世界老大和世界老二第一次在金融领域交手,别看世界老二的**被老大抓住,但他也不想束手待毙,还要放手一搏。

林云对岛国将近两年的大盘指数变化了然于胸,那时他经常在脑海中复盘这场金融大战,岛国调动多少亿资金试图要将大盘支撑起来,可米国的资本家疯狂做空,这本身就是实力的比拼,说到底,就是看谁的钱多。

比谁的钱多,这个世界上还有比米国华尔街那些吸血鬼多的吗?

当然,此时的岛国也不赖,甚至很多企业的市值已经超过了米国企业,可米国资本家不仅仅是钱多,还会玩阴谋诡计,常见的套路就是在国际市场上放出风声,传播某某国家股市存在风险的警告。

米国放个屁,立刻全球就能闻着味,没办法,谁让他们是世界老大呢,世界老大发话,没有人敢不听,米国就是“大势”,大势面前,其他人只有被当做韭菜来割。

好吧,林云现在也要借一个大势去割一割岛国这茬韭菜。

林云回忆着,记起了这个时间段的岛国股市大盘指数,如果没记错,五月十三日大盘将会出现一次剧烈震荡,当天下探到一万六千一百点,当天跌幅百分之三,几乎击穿一万六千点的“底限”。

“两天后!”

林云已经决定进行期指交易,两天时间买期指下跌到一万六千一百点,于是他来到交易员面前,询问了一下这笔期货要交多少保证金。

所谓保证金就是加杠杆的交易,比如这笔交易要缴纳百分之十的保证金,那杠杆效应就是十倍,百分之五的保证金就是二十倍。

“两天后期指下跌到一万六千一百点?”

交易员看着林云,脸上有些疑虑。

现在的大盘指数是一万六千六百一十点,每天的大盘变化的确很距离,但震荡范围也只是在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二之间徘徊,再加上岛国央行多次发表注资公告以增加投资者信心,所以投资者对股市近期内守住一千两百点还是有信心的,此时有人期指两天后下跌到一万六千一百点,这可有些不寻常。

交易员再次确认林云的交易仓位,林云重复了一遍,依旧是一万六千一百点。

交易员不再多说什么,岛国的金融市场还是很自由的,只要不违规,你就是建仓在一百点也没人管。

通过电脑计算,两天后,交易日结束后期指下跌到一万六千一百点需要缴纳百分之五的保证金,这就意味着杠杆率是二十倍。

杠杆率二十倍已经非常高了,表明市场多空双方对这个仓位很不看好,也就是说明概率非常小。

而百分之五的保证金同时意味着非常容易强制平仓甚至是爆仓或穿仓。

然后林云缴纳保证金三万米元,这代表一旦交易成功,林云将获得六十万米元的收益,可一旦没有达到这个指数,林云也将赔付剩余的五十七万米元,收益和风险并存。

期货交易有一项规定,就是并非在交易期限结束后实行结算交易,而是在过程中,一旦风险超过这笔交易的杠杆率,就需要增加保证金,以抵消券商的风险。

比如林云买的是交易日结束时一万六千一百点,如果交易过程中期指下跌到一万六千点,即便交易结束,期指回到一万六千一百点,可在一万六千点的那一刻,你的保证金如果无法弥补此时的杠杆率,那必须增加保证金,如果不增加,那么券商会强制平仓。

期指交易属于期货交易的一种,风险极大,就是因为交易带杠杆,杠杆这个名字很好的解释了交易的特性,用少量的保证金就可以撬动更多的资本交易,成功了,获利极大,可失败了也是错失惨重。

股票交易,最多就是投入的资金全部亏掉,期货则不同,投入十万,但最后亏掉的可能是一百万。

林云当然不担心自己会被强制平仓,爆仓或者穿仓,一万六千一百点已经是当天的最低下限了。

在别人眼里,林云此举太过疯狂,完全是赌命一样,二十倍杠杆,同时也代表着你成功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五,只有疯子才这么干。

不过这两年岛国股市里疯子太多,不少人都跳楼了,交易员也见怪不怪。

但对林云来说,期货就是他的提款机,只要他知道大盘指数的变化,他甚至可以把市场上的多空两方吊起来打,打的他们连妈都不认识。

章节目录

重返奔腾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苹果炒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苹果炒饭并收藏重返奔腾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