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秋宫几丈开外的地方。

王惜洛望着灼眼的大火,好半晌都没回神。

直到看见陆续有人离开长秋宫,看到容湛和沈千夏的身影,她才意识到,皇后已经湮没在火海中。

王惜洛瘫坐在地上,浑身颤抖不止,眼眶的泪如断线的珠子。

她很迷惘,她们这一生将感情都倾注在容湛身上,值得吗?

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子,迷失自我,走上一条不归路。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在她身后停驻,她嗅到了一丝死亡的气息。

回眸看去,只见谢巍站在她身后,神色冷寂严肃。

“王小姐,王家与北越大王子勾结,试图摧毁南晋江山,罪大恶极……”

王惜洛不知道他后面还说了什么,只觉得脑子嗡嗡作响。

神情木讷,眼神呆滞地望着长秋宫:“我父亲呢?”

谢巍如实相告:“王丞相已经被关押到刑部大牢。”

王惜洛脸色惨白,绝望地闭上眼睛。

嘴唇哆嗦着好半晌,都已说不出一个字,眼前逐渐朦胧,心痛得已经麻木。

再多的恨与怒,也敌不过此时的痛与悔,一意孤行最终害了整个家族。

她就不该从长秋宫出来,她应该陪着姑母一起,带着那罪孽与执迷不悟,赎罪……

**

帝后葬身火海,太子容夜不知所踪,整个上京笼着一层阴云,提到嗓子眼的石头不曾落地。

容湛将有些东西压下,那些荒唐狗血的事情,没有在坊间到处流传。

但是有些秘闻,还是不胫而走,早就在坊间传开。

此时此刻,最大的事情就是北越,他们有李束的回归,柳承的相助,实力大增。

北关的防守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定北侯父女俩,镇守在北关,坚持着容湛的命令。

只要能死守等着他赶来,一切难关都能度过。

民间开始大肆呼吁容湛继位,提振军心,安抚各地不安的百姓,以应对北越的各种挑衅。

其实,什么名正言顺对民间而言并不重要。

谁能让他们安居乐业,让他们不被战争所摧残,谁就是好皇帝。

是夜,大雨来临,冲刷着残破的皇宫,仿佛在迎接新生一般。

各大臣陆续来到七王府门外,群臣力荐容湛登基,安社稷,平外患。

此时,军情急报接踵而至,容湛与沈千夏准备清晨就出发北越。

容湛将各朝臣劝回去后,回到屋里时,已是夜半三更。

沈千夏拿着软帕,帮他擦拭着头发:“上京的事情还未完全平息,北关又告急,你就没好好休息过一天呢。”

容湛握住她的手,起身将她揽入怀中:“北关还能撑几日,司徒澈已经赶过去了。”

沈千夏放下心来,抬眸微微一笑:“有他在,倒是可以安心。”

“你怎么跟大臣们说的呢?”

容湛轻轻舒缓一口气:“母后拿着仙帝的诏书来了,安了各大臣的心。”

沈千夏怔了怔:“真有传位诏书吗?”

他点了点头。

沈千夏恍然,一直淡定从容的太后,不曾干涉此事,原来是胸有成竹。

皇位本就是容湛的,当年只因他还年幼,北越正虎视眈眈,南晋岌岌可危,不得不让明帝继位。

先帝高瞻远瞩,早已琢磨透彻明帝的碌碌无为,于是留了后手。

谁能料到,原本被世人看好的容夜,只是披着羊皮的狼,本性暴露后开始祸乱来之不易的平静。

“他的母妃为了上位,与侍卫私通怀上孩子,容夜大概是得知身世后,心里才开始患得患失,最终扭曲。”

“皇兄对他看似很好,原来也是私藏祸心,他从未想过要将皇位传给任何一个儿子,立容夜为太子,只是方便他以后再废罢了。”

容湛平静地说着,沈千夏心里唏嘘不已。

“皇上他很早就开始相信长生术了?觉得自己可以一直在龙椅上坐下去?”

容湛说:“也不完全是,或许先帝的诏书,他也是清楚的。”

沈千夏心中了然。

明帝认为,皇位最终还是会回到容湛手中,他痴迷长生术,提防着所有阻碍他的人。

片刻后,沈千夏说:“睡一会吧,早上还得赶路。”

容湛嗯了一声,手已经探到了她衣衫中。

沈千夏推了推他:“我是说睡觉,没说做别的。”

他低头,吻住她的唇。

两人的呼吸声,交缠在一起,旖旎,暧昧。

“总要做点什么,才能睡着的。”

低哑磁性的声音从他唇齿间溢出,沈千夏瞬间就被他蛊惑。

烛火被熄灭。

帷帐轻轻放下,清风拂动着燥热的心。

外面细微的雨声透进,与那低低的喘气声混在一起。

让整个夜晚都迷离起来。

沈千夏知道他能控制住分寸,他能用各种方法,让她神魂分离了一般。

“容湛,去北越后,不要轻举妄动,守候毒王的阵法太奇幻了。”

没有心头血做药引,想要拿出是很难的事情。

沈千夏不免担忧,她害怕容湛铤而走险。

容湛含糊地应着:“你放心,我们还要相守百年的,不会轻易入了李束的圈套。”

他的唇从她的小腹往下。

落在一处轻柔地吻着。

沈千夏惊呼出声,伸手去捧着他的脸,嗔怒道:“你…你做什么?”

容湛没有说话。

回应她的是,越来越强烈的吻。

她的腿甚至能感受到他脸颊的温度。

他的青丝铺在她膝盖处,撩动着她异动的心。

沈千夏闭上眼睛,心跳狂乱不已。

容湛一次一次颠覆她的认知,她任由他对自己,做着各种舒适的动作。

“容湛,可以了。”

“嗯。”

嘴上答应着,可行动没有。

夜色阑珊,温柔无比。

微弱的光线下,沈千夏修长的腿影子落在帷帐上,随风晃动着。

翌日清晨,大雨停歇。

整个上京城宛若焕然一新,短暂的沉闷过后,大家开始充满期待。

容湛与沈千夏的结合,对他们而言不仅仅是简单的郎才女貌。

他们觉得是南晋的福星,是解救他们的新帝后,是能击退北越,还大家平静的英雄。

百姓的呼声越来越高。

先帝的遗诏也逐渐在民间传出,因此,他们的心更加坚定,拧成了一股绳。

就连纨绔的容皓,也全力支持自己的皇叔。

此举为他赢得了不少称赞,以往的不良印象,也有了些许改观。

大是大非面前,很多人还是心如明镜。

章节目录

我家王妃总想让我篡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青兮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兮颜并收藏我家王妃总想让我篡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