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长河流淌,岁月浮沉,世事更迭。

而那一道虚幻般的身影,却宛如永恒长存!

这一切,带给苏奕极大的震撼。

毕竟,若那一道虚幻的身影若真的是自己的一个前世,那无疑太匪夷所思。

毕竟,都已强大到那等不可思议的地步,为何还需要进行轮回转世?

“掀开命运的一角,让你我相隔轮回之间,于此相见,着实有趣。”

那虚幻身影开口,声音清朗如晨钟暮鼓,从命运长河之上传来。

“虽说终究只是命运之一角,而非全貌,不过,未知的一切才充满让人期待的可能。”

“藉此机会,且让我这个在轮回中争渡的始作俑者,帮你一把。”

说到这,虚幻身影忽地笑起来,“唔,也是帮我自己一把。”

苏奕心中一震,果然不出所料,这踏足命运长河,如若永恒把的家伙,的确就是自己的前世之一!

“你……究竟是谁。”

苏奕没有理会对方口中的“帮忙”。

他实在太好奇,这个虚幻身影的来历。

那虚幻身影微微摇头,道:“以后你若有超越我的力量时,自然一清二楚。”

苏奕:“……”

而后,他就看到那虚幻身影探出右手,直接从那浩浩荡荡的命运长河中捞出一朵浪花。

那浪花急剧变化,倏尔化作一团大道光影。

“这个大道……嗯……”

那虚幻的身影正说着,忽地陷入沉吟中。

半响,他才说道:“姑且称之为‘玄墟’吧,凭此可断因果、禁宿命、绝天地通,力量谈不上多厉害,但却能在你踏足下一个大境界时,筑就‘大自在’心境,不受轮回因果的羁绊。”

苏奕:“???”

这等大道法则,还不叫厉害!?

断因果、禁宿命!

只想一想就令人感到扑面而来的禁忌意味。

更遑论“绝天地通”,以及不受轮回因果羁绊!

这等大道,简直匪夷所思。

以苏奕继承观主的认知,都意识到,这被那虚幻身影定义为“玄墟”的大道法则,定然拥有不可思议的奥秘!

“放心,我自不会揠苗助长,你的道途未知才有意思,若一切命运和路途都早已被预设,我当初又何须轮回?”

命运长河上,那虚幻身影轻笑开口,透着说不出的潇洒。

苏奕沉默半响,让自己冷静下来,道:“为何……是我?”

虚幻身影似一下子明白苏奕话中意思,意味深长道:“九为数之极,当初我以轮回转世,开启一场寻觅更高道途的征程,而你,是唯一一个找到轮回的人,恰似九九归一,一切回归于原点,冥冥中形成了一个周而复始的轮回。”

“这一切并非早已注定,而是机缘与因果的碰撞。”

“正因如此,才有了你今日在轮回之中,得见命运的一角的契机。”

“当然,你若就此陨落……”

说到这,虚幻身影一阵沉默,道,“那一切或许都将彻底结束。”

很寻常的一番话。

可苏奕却听出了不同寻常的意味,背脊隐隐发寒。

一切彻底结束?

这是否意味着,前世种种,以及那虚幻身影所拥有的一切,都将在今世自己陨落时,而彻底烟消云散?

“境界不到,多想无益,且收下这玄墟法则,潜心修剑便是。”

命运长河上,那虚幻身影笑了笑,“切记,我辈剑修,静时养心如玉,动时砺心如锋!”

他袖袍挥动,那一团道光横跨命运长河,倏尔掠向苏奕。

轰!

刹那间,一股沛然无匹的大道奥义冲入苏奕神魂知道,眼前一切景象顿时不见。

整个人,陷入一种奇异的感悟境地中,浑然忘我。

与此同时,命运长河之上,那虚幻身影目光一瞥九狱剑上的七条神链,自语道:“如此多因果羁绊,足可在未知之中磨砺出一颗让我期待的剑心了……”

声音在徐徐回荡,命运长河渐渐消散。

那虚幻身影随之消弭不见。

九狱剑寂静无声。

七条神链同样如此。

就仿佛,一切不曾发生。

也不知过了多久。

当苏奕从那混沌般的奇异顿悟中醒来时,神智也随之一点点恢复清醒。

而后,他猛地意识到什么,静心感知识海,却发现一切如以往那般,却再也见不到那命运长河,以及那伫足永恒中的虚幻身影了。

“看来,我之前以元极奥义为钥匙,开启了九狱剑所封尘的一段秘密,从而让命运长河浮现,这样的经历,观主也曾有过,但他却不曾见到那一道虚幻身影,原因就和轮回奥义有关……”

“正因我曾执掌轮回,从而得以见到那命运的一角,和那一道虚幻身影在轮回中相见!”

苏奕思忖,“而那虚幻身影,极可能就是自己的第一世,也就是在最初时选择轮回的那个人!”

“而其他前世,正因不曾执掌轮回之秘,才无法从命运长河之中见到最初时的……自己!”

想到这,苏奕也不由一阵沉默。

这次参悟九狱剑的奥秘,带给他极大的冲击和震撼。

并由此推断出了许多事情。

但这些皆太过缥缈,距离现在的他也太过遥远。

摒弃杂念,苏奕开始体会自身道行。

这才蓦地发现,自己所掌握的元极奥义,已蜕变为一股神秘的大道奥义取代。

这一股大道,如若破晓晨曦般耀眼,似九天银河般浩瀚,如莽荒混沌般原始,而其色泽,像初春时节天穹深处的一抹青色,剔透空灵,没有任何一丝杂质。

当去感应,能够感受到一种玄而又玄,夺尽造化的神韵。

而在苏奕心中,则涌现出关于这种大道奥义的一切。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而此等大道,名唤“玄墟”,如若一切变化的起源,又像一切玄妙的最终归属!

最让苏奕吃惊的是,玄墟法则,竟比轮回奥义还要晦涩!

须知,当初他在幽冥混沌本源中,付出极大心血和代价,才仅仅勉强领悟到一线轮回奥义,目前也仅仅只处于快要初窥门径的阶段。

而玄墟奥义,目前仅仅只是模糊的一缕,微弱无比。

但那种气息,却比轮回都艰涩!

“这还算谈不上厉害?”

苏奕一阵无语。

旋即,他就明白过来,那虚幻身影将玄墟奥义传授给自己,最终的目的,是要在自己突破下一个大境界时,筑就一颗大自在道心,就此不受轮回因果的羁绊。

换而言之,玄墟奥义若不够强大,那又怎可能摆脱轮回的羁绊?

锵!

苏奕祭出三寸天心,以玄墟奥义催动。

结果,惊人的一幕发生,三寸天心竟剧烈的哀鸣,剑锋都在颤抖,似承受不住那等大道威压!

苏奕毫不犹豫停手,没有再尝试。

否则,三寸天心非遭受破损不可!

“果然,这玄墟奥义不简单,远远凌驾于天祈法则、星寂法则这些星界法则之上,比宙光法则这等域级大道力量都要艰涩和强大。”

苏奕动容。

他如今已拥有观主的阅历和认知,自然能大致判断出玄墟法则的层次,绝对超乎想象的强大。

“可惜,就是太难参悟了……”

苏奕不免有些遗憾。

一个轮回奥义,就让他修炼起来感到晦涩艰深,而今又多了一个玄墟奥义,可想而知,以后他的大道之路,必须付出更多的时间和心血,才能将两种大道奥义一点点吃透。

“连修为也已踏足玄合境中期,这倒是意外之喜。”

很快,苏奕就察觉到修为的变化,这才意识到,原来在之前那混沌般的奇异顿悟状态中,他一身的道行早已悄无声息地突飞猛进,迈入一个新的层次!

不过,拥有的观主的认知,让他对自身修为的变化,已看得很淡。

毕竟,仅仅玄合境中期罢了。

在之上,还有登天三境!

“不着急,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以我如今的阅历和眼界,根本无须发愁登天之路的修炼,要做的,就是恪守本心,潜心淬炼剑途,养心如玉,砺心如锋!”

“就是不知道,如今距离我闭关,过去多长时间了……”

苏奕思忖时,已长身而起,朝洞府外行去。

清风徐徐,竹林婆娑。

一座碧湖之畔,景行盘膝而坐,耐心指点元恒、应阙、葛谦等人的修行,为众人解惑释疑。

碧湖之上,锦葵驾驭一叶莲舟,载着宁姒婳、茶锦畅游在湖光天色之中,时不时会传出一阵清脆的笑声。

文灵雪和倾绾在湖泊一侧垂钓,窃窃私语。

更远处的一处崖坪上,王雀、夜落、白意、玄凝四人在闲谈最近发生在大荒的一些事情。

一切都显得清闲平和。

“师尊已闭关半年之久,看情况,短时间内,师尊怕是不会再外出了。”

王雀端起一杯茶,轻啜起来。

一侧的夜落忽地说道:“那个来历蹊跷的女人,自三个月前出现后,如今可依旧在咱们太玄洞天外等着,着实有耐心。不过,若师尊一直闭关,她就是等得再久,也注定不可能有机会见到师尊。”

“也不知那女人是谁,给我的感觉,比当世那些皇极境老古董都要强大。”

玄凝沉吟道。

“不错,我也有这种感觉。”

白意点头附和。

“你们在谈论谁?”

忽地,一道淡然的声音响起。

师尊出关了?

夜落等人抬头看去,当看清楚那一道熟悉的身影时,他们皆是一呆,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章节目录

剑道第一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萧瑾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瑾瑜并收藏剑道第一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