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寒梅点头,微微笑着,“那就好,这东齐战火纷飞,也不知道姐姐为何非要去那边,我实在是想不明白。”

  “有什么想不明白的?”薛寒菊端着奶茶,优雅的喝了一口,“就像我为何拒绝县主之位,非要当这个女官,而你也不是拒绝了无数上门提亲的公子哥?我们薛家的女儿,就是这般与众不同!”

  如果这辈子活的与其他妇人没什么不同,那么又有什么意思?

  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

  女人这辈子难道就注定要依附男人?

  不,自从她知道皇上乃一位女子之后,就心生佩服。

  纵然这辈子不嫁又何妨?

  她依然活的潇洒自由快乐。

  是那些整日关在府中的主母,自然不同。

  ……

  舞池中央,听曲楼楼主七爷,正在弹奏最新的曲子,自从红遍大江南北之后,他便在也不演出,想听他一曲,千金难求。

  如今能请到他的,也只有当今皇上吧。

  主位上。

  独孤思与南宫彦并肩而坐,齐看这秀丽江山。

  ……

  人生四喜,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

  按照以往,皇上大婚当晚,还是会依照民间习俗,亲手掀开皇后的盖头。

  可如今,这礼不仅直接取消,连屋内的喜娘,全部被独孤思赶了出去。

  哪里有一点女儿家的娇羞?

  倒是九千岁,正坐在于龙床上,目光充满溺爱的瞧着她。

  两人都已经沐浴更衣,身上还有香喷喷的水汽。

  独孤思端起旁边的酒杯,递给南宫彦一杯,说道,“夫君,喝酒吗?”

  “酒醉壮人胆吗?”南宫彦笑着接过她手中的酒,问道,“今日你还嫌没喝够?”

  独孤思坐在他旁边,沐浴之后的脸是没有上妆的,白里透红的肌肤在烛光下,更是红粉,“跟你喝个不一样的。”

  南宫彦目光扫过她越发精致的容貌,体内有一股火上窜,连声音都渐渐沙哑起来,“什么不一样?”

  独孤思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挽着南宫彦的手,一口就酒给喝了。

  却在下一秒,挽着他的手改成抱着他的脑袋,附身亲吻上去,将酒,全部度给了他。

  南宫彦瞳孔一亮,反应迅速的将她搂在怀里,两人往床上倒去。

  凶猛激烈的吻后,南宫彦舔了舔嘴唇上残留的酒香,无尽回味,“真香,小思儿,我也给你来个不一样的。”

  说完,他将手中的酒杯,从独孤思的白皙颈脖处,缓缓往下倾倒。

  酒水瞬间从衣领往下流淌,独孤思所料不及,吓的叫了出来。

  南宫彦伸手封住了她的唇,让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而他的吻顺着酒水,缓缓往下。

  独孤思开始惊慌的叫声渐渐变得迷糊含蓄起来……

  满园春色藏不住,一枝梅花出墙来。

  诸葛慕辰站在太极宫殿外,瞧着从城墙内伸出来的寒梅,伸出手轻轻拉扯,枝头上的积雪纷纷洒落下来,染了他一身。

  “君子世无双,陌上人如玉。”南宫茉从亭内走出来,朝着诸葛慕辰微微附身,“记得上次见丞相大人的时候,还是几年前。”

  “南宫小姐。”诸葛慕辰对着她回礼,京城中女眷颇多,但是能与他见上一面的,可不多,“你为何在此?”

  南宫茉掩唇浅笑,“外面人太多,我嫌闹腾,便躲在这来了。”

  她本就是喜热闹的性子,怎么可能会觉得外面闹腾?

  还不是因为说亲的人太多,她才躲过来了。

  诸葛慕辰瞧着旁边的亭子,说道,“不知南宫小姐是否愿意分给本相半个亭子?”

  “自然。”

  南宫茉毫不犹豫,毕竟她是宫外的人,在这里没有资格说不,便十分懂礼节的将诸葛慕辰请了进来。

  诸葛慕辰微点了头,进入亭子坐了下来。

  宫女立刻送上热茶,夜晚起了点风,坐在亭子里面有些凉,宫女又端来了碳火。

  南宫茉瞧着不远处的欢歌笑语,据说今晚的歌舞是安排了一整晚,想必这段时间母亲也不会想起来找自己。

  但是又觉得无聊透顶,便看向旁边的诸葛慕辰,开始找着话题聊。

  结果这一聊,就是一整晚。

  ……

  “皇上今日大婚。”薛寒雪瞧着大蜀的方向,很是思念。

  李霆站在她的旁边,目光柔和,这段时间的战火让他迅速成长起来,原本谦谦君子的他,变成了铁血汉子。

  “挺羡慕的。”他朝着漆黑的天空看去,笑道,“不知本宫何时能大婚?”

  薛寒雪说道,“太子大婚是大事,自然不能随意定下,不过据说太子良娣目前都有两位了。”

  李霆说道,“你倒是了解。”

  “上次入盛京的时候就知道了。”

  李霆声音有些冷,“我的婚事,我并不能做主。”

  薛寒雪摇头,“看起来无法做主,但是为何我朝皇上就能做自己的主?殿下,你今后是东齐的皇,只要你有足够的能力,何须需要女人来稳固朝政?”

  自古皇帝的后宫都是出自大臣之女,与朝廷息息相关。

  正所谓帝王之术。

  李霆看向她,问道,“那,如果我能做主,你会愿意嫁给我吗?”

  薛寒雪摇头,“殿下无需拿我开玩笑,我是大蜀朝廷命官,我有我的责任。”

  “大蜀缺你一人不缺,薛寒雪,你老实告诉本宫,如果你对本宫无意,为何要千里迢迢,从大蜀来天齐,还是这般危险的前线?”李霆怒道。

  薛寒雪依然一脸平静,仿佛什么事情都无法激起她的情绪,缓慢道,“殿下,有些事情,无需戳破,人的一生,除了情爱,还有大爱。”

  也就是说,就算我喜欢你,也不会因为你,放弃我的家国,放弃的志向。

  李霆被拒绝的恼羞成怒,拂袖离去。

  当夜,倭寇发起进攻,全力火攻东德,李霆率领全军顽强抵抗。

  同一时间,东齐将士与倭寇在阳西,博海两地交战。

  战火持续三天三夜。

  东德城墙即将倒塌之际,李霆下令弃之,带领兵马后腿。

  倭寇乘胜追击,与李霆交战一月,兵临盛京城门。

  李霆且战且退,被朝臣弹劾,百姓辱骂。

  然,阳西博海与倭寇苦苦交战时,一路奇兵勇闯进去,少了两地补给供给。

  后方断了补给。

  阳西博海两地倭寇直接被东齐士兵围攻一个月,活活饿死。

  与此同时。

  李霆发动总攻,十两蒸汽车带着炮弹,直接兵临城下,没有补给,孤立无援的倭寇兵,全部绞杀。

  倭寇打败。

  全军退出天齐领土,回到海岸上。

  春三月。

  大蜀水师由九千岁挂帅,使用第一批蒸汽功能的战船,援助东齐。

  三月初七,大蜀水师全胜,倭寇再次被迫后退,九千岁下令乘胜追击。

  三月二十,南宫彦与李霆抵达倭寇海域,苦战三日后,成功登陆。

  四月十五,倭寇皇帝派人谈和,未果。

  四月二十,大蜀补给战队抵达,速度快,装备先进,直接将战火引燃了半个倭寇岛。

  五月初八,倭寇投降。

  五月十七,倭寇皇帝被当众斩首。

  五月二十三,倭寇向东齐大蜀俯首称臣,赔偿巨额银款,签订附属国条约,大战结束。

  六月初六,天齐皇帝李坤宣布与大蜀结为兄弟国,赠送大蜀东齐山脉三座矿山,感谢大蜀鼎力支援天齐。

  开通两国全线商贸,引进大蜀土豆,红薯,油菜籽等二十七种蔬菜。

  合作经营综合商场,奶茶铺子,仙女阁。

  购买大蜀蒸汽火车,蒸汽战船十艘。

  引进大蜀银行纸币,保险,医疗,教育。

  七月初三,天齐太子李霆来访大蜀,向大蜀皇帝独孤思求娶薛寒雪为太子妃。

  薛寒雪亲自拒绝,含恨离开。

  八月十五中秋节,天齐皇帝宣布退位,新帝李霆登位,改国号崇圣,立后宫嫔妃十二人,却中宫空缺。

  次年三月初三,独孤思诞下一子,赐名屹,立太子。

  崇圣二年,大蜀德光十年,十月初六,独孤思诞下次子,改南宫姓,名耀,封南宫王。

  崇德十五年,第一位女子状元产生,举国震惊。

  同年,一共八名女子入朝为官,与男子共同上朝,女子地位逐渐上涨。

  德光二十年,大蜀经济发展迅猛,一跃成为大陆强国,其中罗马帝国来犯,九千岁南宫彦带兵出征,只用了短短三个月,就将罗马帝国赶出去。

  德光二十一年,九千岁带太子独孤屹,南宫王南宫耀,登上罗马帝国国土。

  德光二十三年,罗马帝国宣布投降。

  德光二十五年,大蜀重新修正刑法,出品民事法,婚姻法等等十八项新的法律规则,其中婚姻法震惊天下。

  法律宣布,实行一夫一妻制,取消男子平妻,纳妾,通房等权利。

  已入门的平妻,姨娘妾室通房等不做处理。

  但结婚证和婚姻法,只保障正牌妻子的权力。

  妻子与丈夫身份地位平等,共享家庭财产,废除休妻等男子权力,保留和离等新规定。

  新法颁布后,九千岁亲自出手,抓了一批闹事的人之后,便严格实施。

  年底,新婚姻法顺利实行一年,官员百姓商户后院平静多了,少了许多纠纷,女子也总算可以扬眉吐气。

  众人齐谢皇帝。

  ……

  一晃二十年过去。

  独孤思悠闲的坐在葡萄藤下,一晃一晃的,大公主南宫寒,二公主独孤香左右伺候在两边,为她剥着葡萄。

  白芙蓉在旁边为自己的亲生女儿整理衣服,无奈道,“多大的人了,吃个葡萄还弄得满身都是?”

  独孤思闻言,扭头看了过去,瞧见白芙蓉六岁的小女儿浑身上下都是葡萄汁,丝毫不给面子的笑了起来,“白姐姐,不是朕说你,你与夏侯澜依成亲这么多年,从第三胎开始就想着一个女儿,一直到第九个孩子才总算如愿以偿,这小郡主可是你们掌上明珠,捧在手中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如今怎么就舍得骂了?”

  白芙蓉叹气,“这琳儿啊,被她哥哥们给宠坏了,昨天还跟着老七老八爬树掏鸟窝,一点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你瞧瞧这一身弄得,哎。”

  白芙蓉看不下去,让宫女带着她下去换衣服。

  南宫寒笑出声来,如今她十五岁,正是及笄年华,每日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一举一动都有当年南宫彦勾人的影子,“姨,你担心这作甚?琳儿可是京城贵女,长公主与夏侯大人的唯一明珠,夏侯府三位少爷将军,一位状元,两位富豪商人的亲妹妹,这求亲的门槛都要踏破了吧。”

  独孤香今年十三,豆蔻年华,也学着姐姐整日把自己弄得花枝招展的,两个公主整日在一起,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母皇,我姐这是不是思嫁了?”

  独孤思含笑。

  南宫寒瞪眼瞧去,娇骂道,“去去去,如今大蜀女儿十八岁才能出嫁,我还要三年了。”

  旁边看书看入迷的薛寒菊放下书,瞧着她问道,“公主可是有喜欢的人呢?”

  这倒是把南宫寒说的害羞了,低着头,“菊姨不要取笑我,前些天我还知道,有人向菊姨求娶呢。”

  薛寒菊倒是比她淡定,毕竟岁数在这里了,“我都这把年纪了,还嫁娶什么?”

  独孤思插嘴道,“那东齐皇帝李霆每年都来求娶你姐呢,你这岁数算什么?”

  薛寒菊摇头笑道,“话说回来,今年我姐好像动摇了。”

  “是谁不敢动?每年都把人家气走,但是来年人家雷打不动的过来,二十年了啊,东齐后位空了整整二十年,怕是这下所有东齐人都知道,他们皇上心中的皇后是谁了吧。”

  薛寒梅放下手中的绣活,说道,“我与长姐聊过,听她的意思,她为大蜀付出了二十年,剩下的时间,改为自己打算了。”

  薛寒梅早在十五年前出嫁,夫家是一位商人,在婚姻法未公布的时候,许诺这辈子只娶她一人,让她感动不已。

  如今两人已经育有三子二女,幸福美满。

  独孤思一听,眼睛一亮,“那挺好啊,寒雪这般优秀,朕也不能在耽误她了。”

  如今大蜀女人男人各占一半,在朝廷上,大家都尽责尽心,并没有谁看不上谁。

  毕竟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女子从读书开始,地位渐涨后,到如今二十年后,男子眼中的女人,早已经不再弱小。

  文能上朝廷,武能上战场,回府之后还能煮饭相夫教子,实在是佩服。

  如此情况,已经达到了独孤思预期,而第一位女官薛寒雪,独孤思也觉得,该让人家休息了。

  “朕这就让寒雪入宫,听听她的意见……”独孤思起身,正准备叫人去请薛寒雪的时候,花公公急忙的跑回来。

  “皇上,九千岁与太子,南宫王环游大海回来了……”

  独孤思眼前一亮,去年这三人就乘坐蒸汽船环游大海了,这一年半的时间都是通过木鸟联系的,她早就思念无比。

  她兴奋无比,与两个女儿快速的跑了出去。

  殿门台阶下。

  太子独孤屹,南宫王南宫耀正朝着她跑来。

  一年多未见的儿子,越发成熟俊美。

  而他们身后。

  一身红火的男子,依然是那般英俊,嘴角边是挂着那抹令她这辈子都神魂颠倒的邪笑,正朝着她缓缓走来。

  只听他道,“小思儿,我回来了。”

  这一声,就是永远。“ ”

  

章节目录

启禀督公:皇上又去种田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d言情只为原作者叶凹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凹凹并收藏启禀督公:皇上又去种田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