澈见圣宁对无果花树感兴趣,便将法术原理告诉了她。

圣宁便用法术提取了孙伟成夫妇的血元,融入在花树之上,并以法术滋养。

渐渐的,无果花树结出了一个小小的花骨朵儿。

圣宁笑望着丈夫:“怎么样?”

“你做的很好。”

澈温柔地将她的手握住,望着孙伟成夫妇,道:“如今胚胎已经结成了,又有小宁儿储存在花树之内的灵力作为培育孩子的养分,所以不需要特别的养护。

但是这件事情天知地知,不可外传,而且孩子的性别是随机的。”

孙伟成夫妇激动坏了,两人对澈跟圣宁千恩万谢。

圣宁忙说:“举手之劳而已。”

大头家里。

阿兰做好了满满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便凭空消失了。

大头正想给孙伟成打电话,把他叫来,澈已经带着他们回来了。

大家全都落座,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

大头把小睦睦搂在怀里,亲手给他剥虾,给他喂饭,给他盛汤,细致的模样比照顾家里的小儿子还要体贴。

而他跟元晴的小儿子,被送去了幼儿启蒙班,中午不回来吃饭。

泽建成了全桌最拘谨的那个人。

圣宁传音给澈:“你看你,也不知道多笑笑,把我弟弟吓得不敢动。”

澈也感觉到泽建的拘束,他也知道圣宁对于大头一家非常友善,他也想要待圣宁的家人好,想要在泽建面前扮演一个亲和友善的姐夫。

想了想,澈便拿公筷,架起一块牛腩,往泽建的碗里放过去,还配上一个温暖的笑容:“吃吧,多吃点。”

谁知,他不动还好,一动,吓得泽建执筷的大手一抖,心脏也一抖。

圣宁憋着笑,望着憨憨的弟弟道:“建建,你多吃点,你姐夫人很好相处的,你不要把他看的很厉害,你就把他当成普通的姐夫就好了。

如果他敢欺负你,我帮你做主!”

元晴也笑了起来:“泽建啊,小澈挺温和的,你不要拘束,咱们都是一家人,不用想太多。”

孙伟成夫妇连连点头:“驸马是好人!”

澈展颜一笑,心里非常满意,又起身,亲自给泽建盛了一碗汤,递过去:“喝!”

泽建:“是。”

全场:“……”午餐后,元晴催促道:“泽建啊,你快带着冰冰出去玩吧,你俩出去玩吧,快去吧!”

谁都看得出来,泽建对澈还是有难以逾越的交流障碍。

为了保护泽建跟元冰刚刚萌生的爱情萌芽,家人们决定极力守护。

泽建便望着元冰:“看电影去?”

元冰点了个头:“走吧。”

两人就这样出门了。

孙伟成夫妇也心系家里的花草,稍微聊了两句,就急匆匆地往家里赶忙,夫妻俩美滋滋地守着他们的小花骨朵儿。

于是,澈夫妇便带着一对儿女,留下跟大头夫妇一叙亲情。

时光温暖流逝,眨眼间便到了问天的日子。

九重天上,问天用的祭天台主要活动区域是只有天帝才能抵达的,圣宁、迩迩,昭禾,全都焦急地站在结界之外静候佳音。

这期间,昭禾是长大后的样子,挽着迩迩的手臂。

迩迩也能感觉到放在腕间的小手一直在瑟瑟发抖。

这次问天的答案,好像她比自己还要紧张。

迩迩沉默良久,这才轻轻拍了一下昭禾的小手:“别担心。”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任何事都会有一个结果,任何问题都会有一个答案,坐等接招便是。

澈在结界之中,将自己的灵力注入,滴血问天:“如今的青丘狐帝白洛迩,与龙族昭禾公主结为夫妇,是否会灰飞烟灭?”

问题抛出。

澈安静地在结界内等着。

虚无的缥缈世界里,于他头顶的那片苍穹,忽而衍生出丝丝缕缕的金色藤蔓,这些藤蔓绽放出一朵朵金色的花,花中光芒四射,令人无法直视。

澈耐心地等,待花开花落,零碎的花瓣落在问天台上。

会。

一个字,便是天道给出的答案。

澈看见这个字,通体的寒气都涌了上来,好像当初有那么一段时光,浸泡在寒冷的冰泉中般。

他问的是,迩迩跟昭禾结婚,会不会灰飞烟灭,现在的答案是是。

那就是说,迩迩现在的九尾狐真身,不管是不是后来重塑的,都是他的,都算是已经爱过了别人的。

或许,九尾狐的特性算的并不是身躯,而是心,是灵魂?

澈想到女儿还在结界之外焦急等待,想到女儿从小不在身边受过的委屈跟痛楚,他就恨不能将全世界最好的一切都给她。

澈深吸一口气,望着天,又问:“敢问,如何能化解九尾狐的特性?

这世上,可有这样的办法?”

空中的藤蔓又绽放出一朵朵金色的花,待到花开花落,花瓣落在祭天台上。

有。

澈大喜!他想着,只要又解决的法子就是最好的!不管多难,上天入地,他一定要想办法替狐帝把这个特性给解了。

可是,祭天台上紧跟着又落下了花瓣。

龙心。

澈浑身一怔!解九尾狐特性的药,是龙心!澈猛地抬头,望着头顶那一片金光灿灿的藤蔓,不甘心地问:“只有这个法子吗?”

虽然,澈的母亲也曾跟他说过,龙是万物主宰,真龙之气可驱百邪,除万鬼,灭无穷魇兽,龙浑身都是宝,龙心可破除世间万象定律。

可是母亲遥远的话语,澈到现在,得到问天的答案,方才想起!是啊,母亲早在他跟灏幼年的时候,就告诉过他。

是他忘了,是他忘了啊。

龙没有心还能活吗?

不可能!而爱过一次别人的九尾狐,跟真龙,还有未来的吗?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死局,无解!澈仿佛一下子苍老了一百岁,整个人屹立在结界中,岿然不动。

他还是那个可以以一己之力为爱人扛下所有雷劫的天神,可他却成了一个无法满足女儿心愿的无能的父亲。

当初在倾慕、在迩迩面前夸下的海口,当初信誓旦旦说,一定会有办法解决的他,如今却啪啪打了脸。

澈狼狈地握紧了双拳。

结界瞬间破碎。

祭天台消失,他出现在圣宁等人的面前。

昭禾几乎飞扑而来,拉住他:“父皇!父皇!问天的结果怎么样?”

章节目录

小妻吻上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洛心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心辰并收藏小妻吻上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