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我目光森森,又刚才领略了我的本事,这十多个断头鬼虽然满心怨气,却不敢再有半点放肆。

“各位,我不信命,但是,我信轮回。放心吧,害你们的人终会受到惩罚。虽然,惩罚他们的人,未必是我。”我淡然道:“而你们,既然有心无胆,不如早早投胎去吧。有道是,黄泉路上本无时,风起风落投胎迟。作为刑死者,你们的时间本来就少,切莫浪费了!”

“呵呵!”独虎青阳双手捧起自己的脑袋,按在肩膀上,悲凉地更咽道:“想我独虎青阳,年轻时为国征战,才谋得了这一官半职。兢兢业业,从不敢有任何悖逆之想,可最终却落得这个下场。是我懦弱却又贪婪啊,非要置身于这该死的党.争之中,害死自己也罢了,还要害死一门人。可怜我四个儿子,战死了三个,最后一个窝囊废,也成了枪下魂……”

那青阳夫人更是悲号一声,用那瘆人的唱腔道:“日月无情啊刀斧悬,人为奴才豺狼当权。天地啊糊涂如猪豚,恶的长命百岁,善的命比狗短。就连这刀口也怕硬欺软,只往无辜人的脖子上砍。地也,你不分对错何为地?天也,你助纣为虐枉做天!我咒这天地早日同归于尽,将这世上的渣子全掀翻……”

两个家伙在这竟然吟诗作对上了,犹如朗诵大会。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我的理智告诉我,马上搞清楚此行的意义最为重要,其他的事都没意义,但是我的内心又对这两个老鬼动了怜悯之情。

纵然,他们并非什么君子,可惨死为实,终究可悲可叹可怜。

“等一下!”我看着这些缓缓离去的鬼影突然喝道。

独虎青阳和一众鬼影登时一怔,赶紧回过头来。

“壮士肯为我们报仇了?你放心,只要你帮我们,我们下了地府,一定朝阎王老爷替你多求几年阳寿……”

我心道,说的好像你和阎王爷挺熟是的,再熟你能熟过我吗?

“行了,并非任何人之间的交流都要进行利益交换,你还是省省吧,有那本事去给自己下辈子多求几年寿命就行了!”我淡淡道:“虽然,我不能答应去为你报仇,但是,我倒是可以给你们做点其它事情,比如,给你们这砍掉的脖子修复修复,也免得入冥之后被人歧视,下辈子托生之后没脖子……再比如,我可以替你们招引鬼差,把你们送走!”

独虎青阳听了我的话,明显有些失望。

“当然,我这就是一厢情愿,想为这皮囊做点事,毕竟,他还让我体验了一把当将军的快感。你们要是不愿意就算了,当我没说!”我站起身,冷淡一摆手,准备送客!

独虎青阳到底是懦弱之辈,他做鬼都不敢去复仇,自然也不敢做个流落阳间的野鬼!

“我愿意,我……我们都愿意!”独虎青阳连声道。

“你们呢?”我一努嘴。

众鬼都忙不迭地点头。

“那好,我就先替你们修复这脖子。”

我抬头,看了看天,月落星稀,已经是五更天了,此时正是柳露初结的时候。便打开门,走到院子,将院外伸进来的一枝柳条折了下来。

柳树属阴,柳露为夜气所化,结在柳树之上,阴上加阴。在《幽冥志》中,也被称为修罗接骨汤,冥间亡魂,缺胳膊断腿,全靠这玩意拼接!

采来露水,点在黄表纸上,折成环形,箍在群鬼的断颈上,等露水渗入,在用明火点燃,呼的一下,黄表消失了,而那断掉的鬼头也重新长在了脖子上。除了断裂处有一圈黑线,并无异常。

然后我又焚香祈符,将过路阴差招了来。这对我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的事,简简单单便把这些断头鬼送走了。临走的时候,独虎青阳两口子忍不住回头看了又看着阳间的宅子,一脸的不舍和不甘。此时我心中暗道,如果他们两个现在对我说,他们肯豁出去鬼命,哪怕是不轮回也要报仇,那我倒是可以考虑帮一帮他们,毕竟,快意恩仇者是我的菜……

可他们没有,他们只希望别人去冒险,自己坐享其成,最后还是跟在鬼差身后,消失在了夜幕中。

第二天早上,姚广早早地赶了过来,结果一瞧这凌乱的灵堂,顿时吓了一跳。再看趴在供桌上呼呼大睡的我,更是难以置信……

“将军,这是……不会是闹鬼了吧?”

说完这话,姚广打了自己一巴掌,讪笑道:“对不起将军,我胡说八道的,怎么能对您说着话呢,毕竟,这堂上的可是您的至亲!”

“你说的没错,确实是闹鬼了!”我狡黠一笑道:“不过,是色鬼。那个什么,一会你和刘大进去兵部交印,至于公文之类,全由全权代理。”

“我去?”姚广诧异道:“将军,您刚刚被敕封四品,里应该去兵部谢恩的……”

“谁给我封的官?”我问道。

“皇上啊!”

“没错啊,既然是皇上封的,我去兵部谢哪门子恩?他们无非不就是想要几个喜钱吗?你只管带钱去,要多少给多少。”

“好吧!”姚广皱眉道:“那将军您去哪?”

我一嘬牙花子道:“你说呢?在边关这么久,早就憋坏了,自然是要去快活快活啊!”

“您要去青丝馆?”姚广惊叫一声。

“怎么了?不可以吗?”我看了看自己,嘀咕道:“独虎信不是单身吗?就算有妻氏,好像在这时代也完全可以去逛窑.子吧!”

“可是……可是……”姚广道:“可是您现在守灵期间啊,怎么可以出去厮混?还有……你可大胜了,你就和那苏琪格郡主有了……”

“别,千万别提那麻子郡主!”我一摆手道:“至于这灵堂嘛,我昨晚上已经和独虎青阳……哦,就是家父的魂魄交流过了,他说啊,年轻人,不要过度禁欲,否则很伤身体,哈哈,所以,我要去锻炼锻炼,毕竟,前线打完一仗,这后方也要打一仗。前线打得好,那是英雄;后方打得好,那才是男人!”

姚广摇摇头,在我出门的时候好像嘀咕了一声:“唉,到底还是那个独虎信……”

《六指诡医》

章节目录

六指诡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令狐二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令狐二中并收藏六指诡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