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它有灵智,那么它就应该是可以交流的。

可以交流就可以好好说,可以交友也可以合作……自然也可以威逼利诱胁迫洗脑。

当然,最好还是交朋友。

我安南可最喜欢交朋友了(意味深)。

只要不出现能让安南读出“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让你如此不尊重我”这种台词的情况,年幼的白毛大公还是很好说话的、脾气很温和的。

然而现在的问题在于……这个世界之子既然尚未诞生,自然不可能掌握言语。那么沟通起来就是个问题。

不过这也不是完全没有解决办法。

安南注视着这个“世界之子”,稍微有些心动。

假如说……其他人使用咒能,是因为他们是窃贼。

那么“世界之子”用自己的力量总没问题了吧?

虽然安南也不是很清楚,精灵们当年到底是如何制造世界之子的。

它现在并非是物质化的,而是以光的形态存在于光蛹正中间。唯有安南能够清晰的看到它的姿态……其他人的话,哪怕是用剑刃或是箭矢将光蛹贯穿,也仅仅只会从它身上穿过去而已。

或许会激怒它,但是绝对伤害不到它。

但这种把大骨熬成汤……化成光的情况,安南反而处理起来要简单得多。

因为他的光辉要素已经觉醒到了百分之百。

对于与“光”有关的物体,应该都具有绝对的先制权。

虽然安南暂时还没有抵达黄金阶。

但他也并非没有提前控制要素的能力。

“你们先退远一些。”

安南说着,他深吸一口气。

他高举手中的“三之塞壬”,一字一句缓缓念道:

“——你们当敬重我!

“因我已撕碎镜中之光,行于命运之上——”

与尤菲米娅的咏唱相似而不同。

在安南使用起“仪式法术:天车之痕”的瞬间,他身上迸发出了极为璀璨的光辉……甚至比“世界之子”所包裹着的光辉更加炽烈。

而安南的咏唱词也与尤菲米娅有所不同,但总得来说精简了许多:“我乃天车御手,率六百群星自下而上降落至默卡巴哈大殿之人!我乃天车,我将打开光界一切之门关!

“我将打开三重之门关:我将打开目与塑之门关、我将打开善与常住之门关、我将打开蠕虫与蝉之门关——”

尽管安南暂时除了蠕虫与蝉之门关外,其余两道门关根本没有理解有什么含义。但这不妨碍安南抄一下尤菲米娅的作业。

而下一刻。

让安南与玩家们惊异的事发生了——

强烈的光,从安南体内绽出。

他的衣服瞬间被“尖锐”而“锋利”的光撕碎。

但在西酞普兰唰的一下望过来时,她却有些失望的发现……这次安南变身时,他的皮肤也完全化为了光。

他身后肩胛骨与腰间各自刺出一对光翼,一对高举指天、一对下垂遮身。他的“头发”开始急速变长,一直生长到超过两米以上——如同光之触手一般,在空中漂浮着。

这次安南的身上,并没有裂出诸多的眼睛。

毕竟安南再次无意识爆衣了……考虑到自己总不能用头发抓着罗素飞过去,他就决定先把罗素放下。

安南的头发如同触手般灵活。

他将被自己抱在怀中、惊慌不定到正在嗡嗡嗡高频颤抖的罗素放到地上。罗素碰到地面之后根本不敢动,整条狐狸狗趴在地上、贴在地上就变成了一块白色的馒头。

他全身上下,唯一没有光化的就是手中的三色权杖。

它本身没有任何变化,倒是被安南放到尖端假冒权杖头部的水晶球,也被光之力触染、化为了纯粹的光球。

无需挥舞翅膀,安南便漂浮在了空中。

他稍微适应了一下自己这个形态,并估计出来能维持的时间后——他就便飘向了中间平台的“世界之子”。

但是……中间那个平台?可不像外圈平台一样有所依靠。

它是依托于咒能之力虚浮在空中的。而两个平台之间的夹缝就是无底深渊……中间虚浮着的平台若是落下?也恐怕是尸骨无存。

然而安南却是毫不畏惧。

他缓缓漂浮了过去,完全化为光流的头发像是一根根钢针一般、环绕着中间的胎儿……并一根一根刺入了进去。

以头发作为媒介?安南感觉到自己与“世界之子”的局域网逐渐开始变得稳定。毕竟大家同样都是由光构成的生命——

安南将自己的善意轻柔的传递过去——从外界来看?就是这些头发中有着光流逐渐从安南这边传输过去。

【你是谁】

一个稚嫩的声音,从安南心中响起。

……通过这种方式进行交流?果然是可行的!

安南大喜,立刻哄孩子般回应道:

“我是安南?是你的朋友。”

【不?你不是安南】

尚未出生、没有接受过任何教育的胎儿,却毫不犹豫的对此加以否定。

【你是天车】

“世界之子”发出了固执的声音。

【你也不是朋友】

【你是妈妈】

“……嗯?你要男妈妈?”

安南愣了一下。

好小子。

我把你当兄弟。

你却想当我儿子?

也成,儿子就儿子……

“那么,你叫什么名字?或者说?你有名字吗?”

安南继续散发着善意、同时向对方单方面的传递着光。

主要是安南担心?如果接受了对方的光,会不会也算作是窃取了咒能。毕竟安南的光自光界而来,而对方的光却是由咒能转化而来。

所以安南直接开了单向网——可以灌输光,但不接受对方的力量。

而对此,尚未出生的胎儿?却毫不犹豫的给予了清晰而系统的标准回答:

【我是标本封存库iii-2系列管理者,对“iii-201-299”型标本封存库具有管理权限?当前权限为“种子”。你可以称呼我为“恩底弥翁”】

……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完全超出了安南预料的事。

他原本以为,这个世界之子应当没有任何神智、也对世界没有认知。所以可能会很好忽悠……可如今他却发现?对方不仅有对自己的清晰认识,甚至还记得自己的名字。

尚未出生?就有名字、还有相当高的身份。

这合理吗?

但很快?安南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

虽然很小……

“你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安南询问道:“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父亲给我的名字?就是“恩底弥翁”】

【自第三纪开始皇室要求、每一代皇帝都需要将自己一位将生未生的孩子埋于咒窖之中。下一代的皇帝必须在留下“种子”之后销毁上一代的“种子”,假如统一大结界崩坏、那么“种子”就将作为祭品,用以重启大结界】

恩底弥翁毫不犹豫的答道:

【妈妈……我得使命之日,到来了吗?】

“……你为什么一直叫我妈妈?”

这是安南最为疑惑的事。

他不可能与精灵有什么关系……

然而,恩底弥翁却让安南愣了一瞬。

【因为我体内流动着天车御手的血脉,我是(消音)之子】

章节目录

玩家超正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818小说只为原作者不祈十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祈十弦并收藏玩家超正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