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会结束,伊斯特拉的魔神们心情轻快地离开了大殿,魔王陛下所亮出的底牌,给了他们很大的信心,一想到不用再被万界商会这个威胁掣肘,众人便兴奋得差点儿大笑起来,好在还记得这是在魔王城,到底是给克制住了。

那么接下来,就该轮到巴尔他们付出代价了,这些年来,因为对万界商会的忌惮,使得他们在面对巴尔的一些动作时,只能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再忍让下来,已经让巴尔侵吞了不少领地和资源,现在,该是巴尔把吃下去的吐出来的时候了,连本带利的!

看着魔神们气势汹汹地离去,回过头来,林铮便对拜蒙他们说道:“反击可以,不过没必要那么暴烈,魔神界已经和平了很多年,我们没必要在这种时候主动引起战端,平白背上个坏名声!”

“这点我会让他们注意的,不过受了这么多年的气,恐怕有时候会暴躁一些,还请陛下多体谅一下!”

“这个就无所谓了!”林铮闻言便是一笑,本来就是为了让大家伙出口恶气,不主动引起战争,说到底也就是个提议,能做到自然最好,做不到,那也没必要委屈自己!

“对了!”林铮忽然想到了什么,这就问道:“话说回来,莉姿和克罗塞尔呢?怎么一直都没有见到他们?”

这一提到克罗塞尔,斯伯纳克便有些头大,一脸苦恼地说道:“那子还是一副没长大的德行,这阵子不是紫霄宫开启了吗?他听说拍卖会上会有珍贵的武器出现,就早早地跑过去了,现在都还没有回来,连联系都联系不上!”

“是么,那子也过去了啊!倒是没有碰到过他!”不过想想也是,紫霄宫那边人那么多,加上拍卖会的时候他又是提前离开的,克罗塞尔没有见到他也很正常。

“你也去了?”

“是啊!和菲特在那边买到了不少好东西呢!”一想到和菲特在大街上淘宝的情景,林铮便忍不住一笑,“比如说防尘液,不对,现在叫铁幕药剂,就是我和菲特在摊贩那边买到的,我说到底只是进行了一点儿的改良而已。”

菲特也想到了当时的情景,眼神一下便软了几分,而后便又忍不住赞颂起了她的大人:“大人对铁幕药剂的改良可不是一点点,不然的话,在见到防尘液的时候,我就已经认出来了,您可能还不知道,铁幕药剂在诸天万界的名气可是非常响亮的,只有伊斯特拉这边才有少量的出售!”

少量出售?!闻言,林铮这就朝阿斯娜和亚斯塔禄望去,而后便看到两人露出了得意的表情,“物以稀为贵你不知道吗?虽然铁幕药剂制作简单,但它的效果可是非常强大的,要是把它做成大路货色,咱们伊斯特拉得少赚多少啊!”

这两个财迷的婆娘,从当年就对做生意非常上心,不过嘛,会管家的婆娘,还是得表扬一下的,于是林铮笑道:“知道你们了不起了!不过你们会赚钱好歹也学会花钱啊!安朵斯的战甲穿了几千年,也不知道给她换一套新的!”

“哟——!你还心疼起安朵斯了!这是觉得我们太刻薄罗?”阿斯娜的语气一下便怪了起来,听得安朵斯的脸瞬间便红了,羞答答地便躲到了林铮旁边,一如当年,不过倒是记得给阿斯娜她们辩解一下,说道:“不是的陛下,是我自己不想换的,那可是陛下您给我做的啊!再说了,别人做的战甲,还没有陛下做的厉害呢!”

“听到了吧?”亚斯塔禄没好气地白了林铮一眼,说得她们好像刻薄的地主婆似的!

斯伯纳克也说道:“陛下,玄元黑金的效果比想象中的要强大多了,当年您给我们制作的装备,经过这些年的蜕变,威力已经不亚于先天灵宝,根本用不着更换!”

“真的假的?!”林铮一脸的惊奇,他虽然知道玄元黑金具有不错的成长特性,可是他当年炼制的那些东西,最多也就是中下层次的史诗级装备,现在竟然有先天灵宝的威力了?!

“当然是真的!”众人斩钉截铁地说道。

“那就太好了!”林铮欣喜了起来,而后便说道:“那么赶紧的,把装备都亮出来!”

“干嘛呢?”

“把装备现在的信息记录下来啊!永琳之前给我出了个考题,让我炼制点儿像样的东西,这次肯定没问题了!”

看着林铮那乐呵的模样,众人也是忍不住一笑,好吧!既然魔王陛下要交考卷,总得配合他一下,当下,众人便难得地将一身装备给装备了起来,一瞬间,一个个的气势便壮大了数倍,弄得大殿外的侍卫还以为有什么情况发生,匆匆忙忙地就冲了进来。

在把众人的装备信息记录下来之后,林铮的表情便是一愣,察觉到他的表情变化,安朵斯便说道:“莉姿姐姐已经隐居很久了,之前我来得匆忙,没有来得及去通知她一声!”

“隐居了啊!”林铮露出恍然之色,旋即笑道:“没事就好,不过好端端的隐居干嘛?以莉姿那种性格,应该不会随便就撂担子不干的才是,谁得罪她了?”

闻言,阿斯娜这就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个,可能是因为我把她丈夫的坟墓炸了!”

林铮猛地便是一个趔趄,而后便瞪大了眼睛盯着阿斯娜,“你没事儿炸了他丈夫的坟墓干嘛?!”

“你知道什么啊!?”阿斯娜把林铮鄙视了一番,“那个坟墓的存在,把莉姿的未来都埋葬了,一个死了几千年的家伙,却把莉姿给死死地绑在墓碑上,不炸了它,难道我还要看着莉姿继续被绑在那里?!”

林铮听得便是一滞,阿斯娜说的非常有道理,莉姿的情况和阿斯娜她们不同,虽然都是在坚持,但他是个大活人,会有回来的一天,但莉姿的守望,注定了是没有结果的,因为她守望的,是一座坟墓!虽然有道理,可是阿斯娜这种做法,“你就不能温和一点儿么?”林铮无奈地说道,用这么暴烈的手段,也就难怪莉姿会出走了。

“对莉姿来说,温和的手段可没有用!”见林铮一副无语的模样,阿斯娜便娇笑道:“放心吧!活人才有念想,一个死了几千年的家伙,能有多少存在感,现在坟墓都没有了,用不了多久,莉姿就会看淡的,到时候她就回来了!”

林铮听得一阵摇头,阿斯娜这婆娘说的太不靠谱,莉姿现在闹别扭离开,要是没有个台阶下,哪里还能回来的,想想,回头还是给她道个歉去吧!不过现在的话……

杨琪带着众人从飘渺云海回来了,在仙家洞府里面收获颇丰,心情还是不错的!所以现在就在土灵树下,一个个看上去气定神闲地盯着林铮,不时地和伊芙阿斯娜她们说说笑笑。所以嘛!反正也是不可能瞒下去的事儿,还是一口气死个痛快比较干脆一点儿!

而和树下诡异的气氛不同,不远处,老妈却是开心地和一群家伙一块玩耍,又多了个宝贝孙女,看看这丫头,这机灵的,太讨人喜欢了,糯糯的一声奶奶,听得老妈心肝都要化了!至于说儿子的事儿,不管,她老人家只管有孙子就行了!回头再看了看伊芙圆滚的肚皮,脸上的笑意便又浓郁了几分,再过不久,又要有一个乖孙了!

“回来啦?”看着书的永琳微微抬头,而后便看到了蔫了吧唧的林铮,这就忍不住笑了出来,“不过是在旧神之渊待了一天,没出息的!”

果然圣人就不是全知全能的,永琳只知道林铮在旧神之渊待了一天,至于其他的,一概不知,当下林铮便苦笑道:“在旧神之渊自然算不上什么,不过我碰到了尤格那个老爷子呢!”

“尤格?!”永琳露出惊诧之色,“那家伙可不简单,当年虽说他完全没有反抗,眼睁睁地看着旧神一族被驱赶到旧神之渊,不过圣人都怀疑,他早就证道了,旧神之渊的封印根本就拦不住他,现在想想,应该是了,那一走,可是完美地避开了封神大战呢!怎么?被他收拾了一顿?那家伙虽然强大,但脾气也古怪,应该只是让你吃了一些苦头而已吧!”

“苦头的话,倒也说不上吧!就是给他扔到了几千年前的魔神界,当了一阵子的魔王而已!”

“魔王?!”永琳的表情愣了愣,“这就奇怪了,我虽然对魔神界的了解不多,但一些大概的情报还是知道,印象中还真没有你这个魔王出现过!”

“是阿斯娜他们故意淡化这个消息的,为了保护我的安全!还有,伊斯特拉的经营重心,一直都是放在魔神界的,所以流传在外界的情报,很多都是巴尔散布出去的,真真假假都有,至上四柱中,只有巴尔所属的那一股势力,并不是我们伊斯特拉的,他属于万界商会!”

“原来如此,那就说得通了!”永琳点头道。

“说到伊斯特拉……”林铮这就讪笑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永琳说道:“之前为了让部下们安心,还把你和老道的名头拿出来扯大旗了!”

永琳闻言便是一笑,“你拿通天道友扯大旗就算了,拿我算什么?我手底下可没有那么多的门徒,人家要是真想找你们的麻烦,把我扯出来也没用!”

“这个,其实永琳……”

“恩!怎么了?有话就说!”

“你的门徒,还是挺多的!”见得永琳露出诧异之色,林铮便介绍道:“伊斯特拉的所有炼器师和炼丹师,都是我传下去的手艺,所以说这个……”

“你……”永琳哭笑不得地盯着林铮,好么,在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这就莫名其妙地多了一群徒子徒孙,现在好了,她可算是彻底被绑到了伊斯特拉上面,毕竟就算她自己不知道,但伊斯特拉的传承,的确是从她这里传下去的,和她有着割不断的因果,要是放任伊斯特拉被欺负,那可就是丢了她的脸面了,尽管永琳不太在乎所谓的圣人脸皮,但事关自己门下,那可就不管不行了!

看着一脸讪笑的林铮,永琳这就无奈地一阵摇头,“难怪我以前看到魔神界东西总感觉有些眼熟呢,原来根子在你这里!”当然的啊,那可都是永琳惯用的手法,虽然斯伯纳克他们没办法运用得像永琳那么熟练,但总会留下相似的痕迹。

“不过,这种事儿应该还不至于让你头疼……让我想想,阿斯娜·阿斯莫德,亚斯塔禄·霍尔塔,如果说巴尔和你们是敌对的,那么关于她们的谣言,应该就都是假的,说说,除了她们之外,你在那个时代还认识了谁?少于三个的话,我是不太相信的!”说着永琳便没好气地盯着林铮,大概除了这种事情,就没有什么能让他这么头疼的了!

被说穿了心思的林铮只能傻笑,看得永琳颇为无语,算了,这家伙的德行也就这样,他的事情,等他自己去摆平,当下永琳便站了起来,“走吧!”

“额——上哪儿?”

闻言,永琳这就瞪了林铮一眼,“当然是去你的伊斯特拉,不亲眼看看他们的手艺,我又怎么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有问题!”

这敢情好啊!永琳肯亲自过去指点这种事儿,林铮还真没有想过,本来还只想从永琳这边弄点儿教材来着!回过神来,赶紧点头笑道:“正好!本来我还想把考卷交给你看的,既然你要去的话,那就等你看了再点评吧!”

“哟!看上去信心很足啊!”永琳一阵好笑,“行啊!那就让我看看你的考卷能有几分!”

满分一百的话,林铮觉得自己至少能有个八十分,虽然沾了材料好的光,但至少成品的确不错嘛!自信满满中,林铮这就拿出了罗盘,而后便带着永琳一块传送到了伊斯特拉。

伊斯特拉的炼器师和炼丹师都是非常宝贵的人才,为了让他们拥有充足的时间研究,到了一定品级之后,便可以申请不限时停留在时空塔,所以说,永琳想要见识一下伊斯特拉的手艺,那就得到时空塔里面,而目前时空塔所在的位置,已经成了一座宏伟的学院——伊斯特拉战争学院。

当初粗糙的岩石要塞,如今已经成了魔神界最大的城市,而战争学院便是这座城市的中心,可以说,整个城市,都是围绕这座学院而发展起来的。

永琳也只是第一次来到伊斯特拉,才刚站定,永琳的表情便露出了惊诧之色,忍不住便抬头望去,“这伊斯特拉的大阵是你设计的?”

“恩!”林铮点了点头,“之前从诛仙阵图里面参悟到的,叫周天山河大阵!”

“很不错,你的运气还真是一直都这么好!”说着永琳便是一笑,像这种大阵,没有好的福缘,可没办法从诛仙阵图里面参悟到。

在林铮自得的笑容中,两人很快便来到了伊斯特拉战争学院的大门前,看着学院宏伟的建筑群,永琳也是一阵赞叹,并说道:“你这座学院可不简单啊!当年但他林在诸天万界收罗了大量的魔导书,整合出了万界中最为完善的魔法修炼体系,可以说,至今所有流传的魔法体系,其根源都是这里,就算是斗气方面的学问,也仅仅在天空圣域的大天使学院之下,更别说还有诸多延伸的学科。”

“这么厉害?我还真不知道呢!”林铮有些诧异地说道,毕竟这战争学院,在一开始的时候,只是但他林一个无聊的消遣,谁能想到,经过几千年的发展,这座学院竟然成了如此了不起的存在。

“当然了,这和你没关系!”永琳笑道,“毕竟但他林将学院发展起来的时候,你早就离开那个时空了!”

被泼了冷水的林铮便是一滞,这就不服气地说道:“谁说的?但他林的绝大多数魔导书,那可都是我给她弄到的,我还修建了时空塔,当然最重要的是,但他林是我老婆!”

话音刚落,旁边便响起了一阵嗤笑声,正要发飙之际,便看到那嗤笑的年轻人说道:“拜托了老兄,你吹牛好歹打下草稿,但他林院长都消失一千五百多年了,你今年贵庚啊?!”这老兄刚说完,一个少女便冲过来揪住了他的耳朵,“快走!喜欢但他林院长的男人都是变态,不许你和他说话!”说完鄙视了一番林铮,而后便扯着惨叫的老兄离开了。

“变态啊!”永琳好笑地盯着林铮,而后目光便落到了但他林的塑像上面,就在她盯着塑像的林铮,一旁的林铮没好气地说道:“那丫头不长个子,我有什么办法?!话说永琳,你有没有那种可以把长不大的体型变大的药?!”

“身体的形态是由灵魂形态决定的,而能改变灵魂的药,那该是超越九转了,你觉得我有吗?”说完永琳便好笑地盯着林铮,“进去吧!至于你是不是变态,这个再议!”

看着永琳离开的背影,林铮立刻便追上去一阵大叫:“喂!永琳!什么叫再议啊!这种事儿不用讨论,我很明显不是啊!”

章节目录

网游之剑刃舞者(不是闻人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d言情只为原作者不是闻人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是闻人作并收藏网游之剑刃舞者(不是闻人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