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星尘听见这话就只是撇撇嘴道:“你就惯着我哥吧。”

这有什么惯着的?

厉南薇根本就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几人还没等再说什么,就听见楼下一声尖叫。

秦轻语的。

“我去看看。”厉南薇立即下楼。

“我也去。”祁星尘迅速跟下去。

等两人下楼的时候,就看见秦轻语和柳如玉两人站在一起,互相看着彼此,那目光简直是和要吃人一样。

本来柳如玉最近这几天情绪就不是特别高,现在又有这么一个小贱蹄子撞到自己的面前,柳如玉自然不能放过,她咬牙切齿地道:“小贱人,你要干什么?过来住几天还真以为自己是这家里的主人,翻天了要?”

“是你自己撞到我身上的,还来说我?你这人讲不讲理!”秦轻语也不甘示弱。

两人就只是看一眼之后,发现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便都没有久留,直接离开。

等上楼的时候,祁星尘突然想到什么,眨眨眼对厉南薇道:“嫂嫂,既然他们两个这么看对方不顺眼的话……不如你让他们两个打的更厉害一点算了。到时候等秦轻语离开之后,也正好把柳如玉给赶出去。”

厉南薇道:“也不是不行。”

她眨眨眼,非常认真地开始考虑起来秦轻语的这个建议。

毕竟,祁亦霆现在天天应对着柳宇珩那边,现在柳星辰已经嫁出去不说,她也应该给祁亦霆分分忧,解决一下柳如玉的问题。

“明天再说,今天先这样。”厉南薇想一想,放轻声音道:“等我想想办法的。”

——第二天没等厉南薇去找秦轻语,秦轻语就自己找上厉南薇来。

秦轻语的脸上带着一个十分明显的巴掌印。

厉南薇微微扬眉问道:“怎么回事?”

“姐!”最近秦轻语这个称呼是喊得越来越顺口,她现在极其委屈地捂着自己的脸道:“我真的没有去招惹她,结果她就非要看我不顺眼,什么话都不说上来就动手打我!”

“这怎么打成这样?”厉南薇皱起眉头来,脸上看着都是心疼,她叹口气,有些无奈地道:“你怎么也不知道还手?哦对,你喜爱你在肚子里面有个孩子,要好好保护好的。”

秦轻语的孩子才两个多月,根本就不影响行动,她之所以不敢和柳如玉动手就是因为这里是祁家。

虽然柳如玉看上去不太被祁亦霆待见,但是不管怎么样,柳如玉毕竟是祁文轩的夫人,秦轻语不敢。

“姐……”秦轻语也不管什么面子不面子的,放轻声音就开始和厉南薇撒娇道:“柳如玉这根本就没把你放在眼里,你就要这么容忍着她吗?”

厉南薇微微扬起眉梢,看来这秦轻语也不是真的没有脑子,还知道拿她来当成挡箭牌,只是可惜,不太有用。

厉南薇缓声开口道:“我没必要和她一般计较。不过以后如果她再敢碰你的话,你就直接和她动手,不用多废话。如果她有什么不满,就让她直接来找我。”

秦轻语的眼底闪过几分不甘心,不过很快又被快意掩盖。

虽然没能让厉南薇给自己出头,不过有厉南薇的这句话,她也算是如愿以偿。

这样的话,她倒是要看看柳如玉还怎么敢和自己蹦跶。

一口一个“小贱人”骂的不是很畅快吗,现在要是柳如玉再敢骂她一句,她就直接和柳如玉动手!

反正,她肚子里面的是“祁亦霆的孩子”,就算是柳如玉想要动手,也要考虑考虑这一层。

看见秦轻语兴高采烈地离开,厉南薇嗤笑着摇摇头。

看来用不上多久,祁老爷子就能回家。

还没等到晚饭的时候,柳如玉和秦轻语就在客厅里面闹起来。

柳如玉照例是对着秦轻语骂着一些不干不净的话,只不过以往一向都是逆来顺受的秦轻语今天却突然就不答应,整个人都从沙发上窜起来,嘴里一边骂着一边过去和柳如玉厮打在一起。

柳如玉也没想到秦轻语居然会突然动手,再加上一个已经上年纪的人,当然动手动不过秦轻语。

没一会儿的工夫,柳如玉几乎就是被秦轻语按在地上厮打。

秦轻语像是要将这段时间从卿飞羽和厉南薇身上受到的惊吓和恐惧全都发泄在柳如玉的身上一样,根本就顾不上自己的形象,像个疯婆娘一样撕扯着柳如玉的衣裳。

柳如玉一直在尖叫,只是周围的佣人却都像是没看见一样,一个过来帮忙的都没有。

等厉南薇和祁亦霆打算下来吃饭的时候,正好看见眼前这一幕。

祁亦霆稍微考虑一下,像是没看见厮打着的两个人,反而是转头对厉南薇道:“我们今晚出去吃吧。你不是和星尘说,想出去吃火锅么?”

“好!”祁星尘第一个双手双脚赞成,她迅速地往门外去,一边走还一边道:“我知道最近开一家超级正宗的火锅,一直想去尝尝都没机会呢!”

看着房门在面前被关上,柳如玉忍着浑身上下的疼痛,她绝望地闭上眼睛。

见柳如玉已经没有反抗能力,秦轻语才站起身来,将自己的头发拢到耳后,她目光阴沉地看向柳如玉道:“我警告你,我不是个好欺负的!你以后要是再敢对我做什么话,我就算是拼上这条命,也要和你同归于尽!”

这话秦轻语也就只敢和柳如玉说说。

因为秦轻语能看出来,柳如玉也和自己一样,怕死怕得要命。

果然,柳如玉的脸色一白,最终什么话都没有说。

等客厅里面就剩下柳如玉自己的时候,泪水从柳如玉的眼角流出来,她不知道这一年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之前一切都是好好的。

自从……

自从厉南薇进门之后!

先是柳星辰不听话一定要嫁给陆经年,然后又是柳宇珩现在出事眼看着就要进监狱,现在一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小贱蹄子都能踩在她的头上。

一切不应该是这样的。

都是以为厉南薇进门!

厉南薇就是个灾星!

艰难地翻身,柳如玉忍着浑身上下的疼痛,咬牙道:“厉南薇……”

章节目录

豪门婚宠:兽性老公夜夜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d言情只为原作者花不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不离并收藏豪门婚宠:兽性老公夜夜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