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破冰行动”,多地警方联合行动,在广东警方突袭塔寨取得阶段性进展的同一天,远在法国勒阿弗尔的朱鸿运落网,香港刘浩宇、黄达成落网,澳门方天逸落网,龙坪蔡继贤、季筱桐落网。

从塔寨村仓惶掏出来的马仔跟毒贩被海警军舰上全副武装的武警抓了个正着,从塔寨出去的那些“百年好合”婚车被拦在国道关卡,所有毒贩都被持枪武警当场抓获。另有两辆之前给塔寨送料头的箱货,被福建牌公安警车在宾馆门外停车场查获,两名运送料头的福建人被捕。

天蒙蒙亮的时候,马云波把李飞跟林耀东带到了海边。

他下车,林耀东也跟着下来,看了看空旷的海滩,“从海上走?”

马云波微微一笑,抽出手铐来,熟练地把他铐在了车门的内扶手上。

林耀东这才觉出不对来,“马云波……你什么意思?”

马云波平静地看着他,“带你走之前得先来这儿一趟。”

“来这儿?”

马云波不理他,开了后门,把李飞嘴上的封条撕开,看着眼泪糊了满脸却哭不出声来的李飞,黯然愧疚地闭了闭眼,不忍地避开他的目光,钻进去给他把手铐打开了,“李飞,我很抱歉。没能救出你的父亲。但是,我答应你的事,现在完成了,我已经抓到了他,把他……交到了你的手里了。”

李飞是第一个知道于慧死讯的人。

于慧自杀的那天夜里,马云波给他发了一条语音信息——

“李飞……是我!我要告诉你,你……你嫂子……走了……自己走的!……不!……是我逼的!我逼的!听着,记着今天啊!……以后……如果……如果我有什么意外……你在这天,给你嫂子上个香……给我上个香什么的……还有,记着……我答应过你的事儿……我一定完成!!!”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李飞给他回了电话,他帮他挡的那一枪,马云波欠他的一条命,他请他到塔寨帮忙救赵嘉良。

所有的人里,除了李维民、马雯跟陈珂,马云波是第四个听见李飞亲口承认这件事的人。

明明是两肋插刀的兄弟,最后却走到了这个地步。

他爸……

李飞的手铐松开了,他坐在后座,头抵着前面的座椅,脸埋进手掌中,半晌后,他忽然情难自制,懊恼又绝望,悲恸不已地抓住前面的座椅,脑袋就这么恶狠狠地不停撞了上去……

车外面,林耀东盯着马云波脱下警服外套,整齐地叠好,将警帽庄重地放在衣服上,知道再无返还余地的他竟然冷静下来,“马云波……马局……好吧……我愿意为你夫人陪葬。来吧,打死我吧,我愿意!”

马云波看了他一眼,走回车内,取出了枪,并且上了膛,“林耀东,你早就准备好也许会有这么一天了,对吧?而且,你也早就想好了结局和归宿。”

林耀东似是感叹地笑了起来,反而看开了一切,很豁达的样子,“你说的对,我从开始的第一天就想过今天,我选择死。我是为林氏的族群而死的。”他仿佛自己真就是死得其所了,竟然释然恬淡地笑了起来,“他们会明白我的意义、代价。所以,马局,希望你能成全。”

马云波也笑了,没什么意义,嘴角勾起来也不像个笑的样子,反倒有种报复得逞的快慰,“所以,我进了塔寨,”他说着,凛然地讥诮道:“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你以为你可以死得其所?错了,你死有余辜。在你没有把一切交待清楚、接受审判之前,你……没有死的资格!”

林耀东没想到他那枪里的子弹竟然不是给自己的,听见“接受审判”这个词,他一瞬间慌乱而愤怒起来,“马云波——!!!”

他咬牙切齿,马云波眼底终于真正有了浅浅的笑意。他走到坐在车里埋着头的李飞身边,抬手重重地拍了拍李飞的肩膀——

“有你这样的警员,我很满足,很骄傲……回去记得帮我和我师父说声对不起,我这个当徒弟的让他失望了!”

李飞头仍然顶在椅背上,没看他,声音带着哽咽,发着抖,“你跟我一起回去,你自己当面和他说。”

马云波却摇摇头,“我就不回去啦……我没脸见他了。”马云波寥落悲哀地苦笑一声,他长叹口气,又拍了拍李飞的肩膀,看着他的目光有殷切的期待和鼓励,“李飞,记住,没有什么能制住你,除了你自己!所以……”

所以什么,马云波说不下去了。

嘱托也好,安慰也罢,一切到这里戛然而止,成为一个小谜团,小悬念,也好。

至少你偶尔好奇地纠结起问题,还会想到我。

说到底,还是我对不起你。

马云波苦笑一声,收回握着李飞肩膀的手,狠狠抽气,转身要走,李飞终于抬起头来,猛地要下车追上去,却被马云波异常坚决地摁了回去。他眼中隐有恳求之色,欣慰、绝望而释然,“……让我和你师娘单独待一会儿。”

“……”李飞说不出话,眼睛通红地看着他佝偻着的背影,满身疲惫、孤零零的走向正在涨潮的海边。

看着他掏枪,看着他拿枪指着自己的太阳穴,然后……枪响。

“砰”地一声,痛苦几乎要将李飞撕裂,他牙龈都咬出血来,满嘴的血腥味里,听到远处警车蜂鸣而来……

飞驰而来的蔡永强没给他难过的时间,从车上跳下来,将一张逮捕令郑重地交给了李飞,他接过来,动作缓慢地下车,仿佛身体就是个空壳子,灵魂都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木然地走向林耀东,看着他的眼里从仇恨到愤怒再到空茫,半晌后,他漠然地宣布——

“林耀东,根据东山市检察院1309号《批准逮捕决定书》,因你涉嫌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涉嫌故意杀人罪,现依法对你执行逮捕。”

至此,海面明艳耀眼的红日升起,天光破晓,照亮了连日来阴云笼罩的东山大地。

一切,在鲜血铺就的底色中,尘埃落定。

破冰行动,抓获了制毒贩毒的最大头目以及182名犯罪嫌疑人,捣毁制毒工厂77个,缴获冰毒制成品2.5吨,制毒原料15吨,K粉800公斤,枪支9支子弹62发、手雷1枚、管制刀具弓弩及制毒工具一批。

行动创下了一次性捣毁制毒工场数、一次性缴毒总量、一次性抓捕毒犯数的全国纪录,同时成为亚洲范围内破获的最大宗族制毒贩毒案件。其缴获毒品数量之巨,涉案人数之多,震惊世界。

经过漫长的审理期,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认定原审判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顶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予以维持龙坪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结果。

塔寨村制毒贩毒系列案件中,主要涉案人员——

被告人林耀东,犯故意杀人罪及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其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数量巨大,主管恶性深,人身危险性极高,社会危害性极大,数罪并罚依法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被告人林耀华,犯故意杀人罪及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其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数量巨大,鉴于其有受人指使参与毒品犯罪之情节,同时,归案后认罪态度良好,能够对案情如实供述,有从宽处罚情节,数罪并罚依法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被告人林灿、林天昊,犯故意杀人罪及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鉴于其有受人指使参与毒品犯罪之情节,同时,归案后认罪态度良好,能够对案情如实供述,有从宽处罚情节,数罪并罚依法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被告人林小力,犯故意杀人罪,因其系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且认罪态度良好,符合未成年人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的法律规定,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d言情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