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宫里需要太医伺候,所以明妧只叫了三名太医来,又让太医找了三名医术不错的大夫来一起学,她没精力教很长时间,多些人学,离开行宫之后可以自行交流,慢慢揣摩。

  另外她只能教理论知识,有孕在身,她不会教他们实践,这一点,太医们也体谅,能教就不错了,哪敢奢求太多啊。

  这也就是满朝文武给皇上施压,怕哪一天工部尚书府大少奶奶的遭遇发生在他们妻女身上,这才同仇敌忾,扪心自问,如果是他们被逼着把秘法交出来,他们何曾愿意?

  其实他们都不愿意来,因为太医院都觉得来就是走个过场,镇南王世子妃不会真心教,她是有脾气有傲性的人,怎么可能满朝文武一施压就屈服的人呢,只是顾着皇上面子好看,你们想学她就教。

  倾囊相授是教,教点皮毛也是教,同样是师父的徒弟,还有学全和只学一半的呢。

  只是来了行宫之后,太医们就对明妧肃然起敬了,人家说了教,那就是真教,那等人高的铜人,上面穴位都标了出来,还有对照的图。

  穴位他们做太医的都知道,但他们知道的还真没有这铜人上的多,明妧教他们剖宫术目的是为救人,是做好事,教一半那不是帮人而是害人了。

  明妧怕太医学的不精,到时候鲁莽上手,救人不成反成误人了。

  教,就要教的心甘情愿,毫无保留。

  当年她是怎么学的,今日就怎么教给太医和大夫们,太医们受益匪浅,对明妧的医术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太医们每日来和明妧学三个时辰,来回奔波劳累,明妧干脆留他们在行宫用饭。

  回去之后,再把所学记录下来,呈给太医院院正,让太医们共同学习。

  明妧有事可忙,日子过的快多了,转眼,大景朝迎亲的队伍就到了。

  恒王因为招惹明妧,彻底和储君之位无缘了,朝廷大臣纷纷倒向大皇子,也就是新任太子,他迎娶菱月郡主的事,大景朝还真没多少人放在心上,当然了,菱月毕竟是北越郡主了,虽然她身上没有丝毫皇室血脉,但好歹有郡主封号。

  东陵狼子野心,大景朝还希望能和北越结盟,所以不会给北越太难堪,但也只囫囵个面子好看。

  聘礼不少,最贵重的是半人高的珊瑚树,其他东西都很平常,恒王在大景朝娶个王妃也就这聘礼,来送聘礼的官员身份也不高,不过是个从三品将军,还是太子的人。

  迎亲队伍抵达当年,北越朝廷举办了接风宴,不过明妧没有去参加,她动了胎气在前,忙着教太医们在后,实在没精力再进宫了,她更不愿意见到恒王那张脸。

  虽然恒王没有对她造成实质性伤害,但他有害她之心就不能姑息,再者,镇南王府可没少受惊气愤。

  接风宴的第二天,就是恒王和菱月成亲大喜的日子。

  两人的脸色是一个比一个难看,两人是你恨极了我,我恨极了你,恨不得剥皮啃肉的很,要不是恒王,菱月现在还是清白之身,还能跟在容王世子身边,就算无名无分,好歹这辈子能看着容王世子,她就心满意足了。

  哪像现在,她作为北越郡主被嫁去大景朝,这辈子就是死,只怕也没机会再回北越了,她为容王世子肝脑涂地,最后就换回来这样的下场,不可谓不心寒。

  恒王恨菱月,若不是菱月易容成明妧的样子,今日怀他骨肉的就是明妧了,就算明妧最后自尽身亡,好歹他曾得到过她,何至于像现在这样,人没得到,还失去了储君之位!

  他来北越是想和梁王联手共谋大事,可他来了这么多天,除了被人监视着,他几乎都找不到和梁王私下接触的机会,梁王也自顾不暇,顾不上他。

  得不到自己想要的,还要娶一个自己恨的咬牙切齿的女人回去,恒王呕血的心都有了。

  为了彰显北越和大景朝联姻的看重,拜堂的地方设在宫里,北越皇上高兴,北越百官高兴,前来迎亲的大景朝官员也高兴,唯独一对新人两张苦瓜脸,挤都挤不出来一丝的笑容。

  不过这不妨碍喜宴的热闹,觥筹交错,祝贺之词能把人耳朵都听出老茧来。

  菱月怀身孕的日子和明妧是同一天,两人应该差不多时间生产,要是运气好,没准儿能同一天,但看上去,菱月的肚子要比明妧大多了,身子这么重,一般要丫鬟搀扶,但菱月不需要。

  天知道她多想这孩子自己掉下来,可不论她怎么折腾,最多也就动个胎气,她刀架在太医脖子上,太医也不敢给她开堕胎药,现在月份大了,堕胎更伤身体,太医哪敢冒这个风险?

  何况她已经是恒王的人了,即便孩子没了,她也是要嫁给恒王的,除非她死。

  宫里热热闹闹的办过喜宴,恒王迎菱月回行宫。

  第二天,一对新人进宫拜谢北越皇上,然后就启程回大景朝了。

  菱月跪在地上泣不成声,说起来她的遭遇是真叫人心疼,效忠容王世子,结果把自己给搭了进去,但坏就坏在她不该针对明妧,否则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北越皇上赏了她一对玉如意,恒王带菱月出宫。

  他们离开的时候,容王世子正好进宫,菱月眸底泪花滚了又滚,但没有掉下来,渐渐的泪水化为恨意,看的人后背发寒。

  容王世子知道菱月恨他,他道,“你是北越郡主,如果你在大景朝有什么好歹,我一定会给你讨个公道。”

  “以后,你就安心待在大景朝,安度余生吧。”

  安度余生?

  菱月惨笑一声,此后余生,留给她的只有恨,何来的安?!

  她恨。

  她好恨。

  只有镇南王世子妃死了,她才能安!

  菱月头也不回的走了。

  恒王反倒落后一步,之前他还想折磨菱月报仇,那一刻,他改了主意,这颗棋子若是利用的好,没准儿有大用。

  菱月被扶上花轿,恒王带着她和迎亲队伍以及十里红妆返回大景朝。

  他们走后三天,定北侯和夫人苏氏总算是到北越都城了。

  

章节目录

十里红妆:明妧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d言情只为原作者洛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神并收藏十里红妆:明妧传最新章节